牛经沧海随记

吾言吾所思,君闻君所愿。【声明】仅供交流之用,不作投资建议。
个人资料
牛经沧海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原来我输在起跑线3

(2019-08-23 08:16:17) 下一个

3。教育革命忙支农

 

一九七四年春节过后,我背着一床棉被、一袋大米、一罐咸菜到孙岗中学报道,开始了住校生活。孙岗中学是孙岗区(现在的孙岗镇)唯一一所完全中学。初中部招收孙岗公社的小学毕业生。如此推断当时小学升学率不会太高。并不是所有小学毕业生都升学上初中。既不是考试也不是推荐,不知道是怎么决定谁上谁下。初一新生有两个班,大约110名学生。幸好我在升学之列。虽说上不上学都是干革命,现在想起来还是上学比较好。我的很多小伙伴们小学毕业就成了他们的最高学历,或许埋没了一些潜力。

 

我初到中学,挺兴奋的。我再也不用天天做家务了。学校操场很开阔,时不时有全区批斗大会、动员大会在此举行。那个年代坏蛋特别多,一批又一批,批斗大会持续不断。初一的时候正赶上由反潮流小闯将黄帅日记引发的狠批师道尊严,白卷英雄张铁生引发的读书原罪论。老师们乐得放羊,学生乐得玩耍,皆大欢喜。考试不但开卷,有的政治觉悟较高的老师还鼓励同学们互相讨论。

 

学校墙上粉刷着"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最高指示,字字2米以上。学校革委会主任(也就是现在校长书记吧)经常召开全校师生大会,把兼学别样落倒实处。即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街道没有什么工业。印象深刻的只有一户修理自行车、平板车的舖子(现在发展成汽车制造厂),还有一个修理舖修理从钟表到锅碗的任何东西。因为离学校近,我们经常去听他拜龙门阵。他自己用干电池装了一个小电扇,这让我们十分膜拜。因为没有通电,夏天又热,要是他收费的话肯定有人愿意出钱出体验一下。老头十分和善,乐得有两三学生陪着他。后来听说他是民国时期的邮政局长,既然也属于地富反坏右分子。

 

学工没有条件,主要要靠学农。学校拥有两片田地,专供学农之用,还可以创收。比较大的一片良田在离学四里地的大田庄。我们老师领着学生到大田庄插秧。中午到大田庄小学休息。小学生中午回家吃饭午休,我们正好借用他们的教室。休息的时候小伙伴们打打闹闹。我直接站到桌子上,从一排桌子跨到另一排桌子,爽暴了。然而乐极生悲。这些桌子不是普通的课桌,它们是教育革命新生事物,叫纸浆课桌。比之木桌它节省了昂贵的木材,比之土桌它不带灰尘。一不小心我闯了滔天大祸了!小学校长看着自己的政绩遭到破坏,痛心刻骨,立即给我扣上破坏革命新生事物的帽子。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大到可以打成现行反革命受到专政。我立即懵圈了。幸亏这个校长曾经是我父亲的学生,事情逐渐有了转机。学校老师也奋力帮我说好话,总算化险为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