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瑜伽

关于投机和瑜伽, 还有我感兴趣的东西
个人资料
正文

[转帖]美国投资大赛冠军对话录 -- (3)

(2010-03-19 21:25:52) 下一个
辛希尔:你认为其他人在即日交易中为什么会失败呢?

库 克:他们太想赚大钱了,但却不能很快实现。贪婪的本质占了上风。要知道贪婪可不是一个人成为成功的交易者的原因,如果它是,那它就会慢慢地吞噬你,使你丧失理性。我经常跟大家讲,我希望你们在刚开始交易时就亏损,因为任何人都能处理盈利,却没有很多人能面对亏损,即使我曾经有87%的日子是盈利的,但在前 5年我却是亏损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即日交易只是他们一时的想法,年轻的交易者们在刚开始的时候应该遵守那条古老的法则,它告诉你如何在单打独斗中击中要害,那些坚持不懈的人是不想很快被打倒的人。

辛希尔:你所指的“单打独斗者”是什么意思?

库 克:在即日交易中,你必须单打独斗而非全家参战。你不得不克服贪婪,并克制住自己想通过一次大的买卖就会成为百万富翁的想法。2美元的股票变成100美元的机会是很渺茫的,就像买彩票中奖一样。我已经赚到了几百万美元,但这是通过每天赚几千美元积累起来的。我日复一日在这样做。因此,你们必须忘了想找帮手的想法,只是单打独斗你也能积聚财富。

辛希尔:但你怎么才能不让你的交易中掺杂贪婪的因素呢?

库 克:我的曾祖父和祖父都是农民,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有一次我问我的祖母,他们那个月赚了多少钱,她说收成不太好,他们整个月才赚了90美元。但我现在只要敲一下键盘就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赚到125美元,而我的祖母拼死拼活地干一整个月才有90美元。因此,我就在思考,为什么我不愿意去从事那种工作呢?大多数人的问题是贪婪主宰了他们,他们始终认为只要他们伸出右手就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赚大把大把的钱。

辛希尔:你认为成为一名成功的即日交易者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库 克:如果你非要我说出一点的话,我认为你最好是一个有主见的人,而不是那种随波逐流的人。如果你不是敢作敢为,可能就不会达到目标,你看那些对每一件事情都积极进取的人,他们会得到“火种”,能够获得能量,而你要做的只是将它引到正确的方向并从那开始前进。

辛希尔:要成为一名合格的交易者你认为需要多长时间?

库 克:以前曾有人到我这儿,说他们要在6个月内盈利,我对他们说,忘了它吧。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医生,你不会在第一天走进课堂时就说,“给我文凭,我要成为一名脑外科医生。”但人们却不这样看待股票交易。做股票,你可能会比任何脑外科医生赚的都多,但你必须传付出代价。我告诉他们这需要3年到5年,主像交学费,你的亏损就是你的学费。从现在起5年内,如果你头脑敏捷,如果你具有那种战斗的本能,并能坚持下去,你就会进入另外的群体,那么其结果就是其他人都退出了,他们不得不认识到坚持是这一切的代价。这是一场耐力赛,而不是短跑比赛。

辛希尔:心理因素在交易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是这样吗?

库 克:一个交易者越成熟,交易次数越多,他就会告诉你,心理因素能够区分男人与男孩,以及男孩与婴儿,人们必须得经历我称为“交易的革命” (EVOLUTION LF TRADING)的过程,你不得不开始审视你自己的个性,你的局限性,你的欲望,你的强项和弱点。我惟一的一次损失就是因为我忽视了交易中的心理因素,我陷入了一种我知道是没有作用也并不适合我的状态中。

辛希尔:长线投资者也能使用你这套方法,并将其用于他们的投资中吗?

库 克:我认为他们可以,但是得慢慢来。我记得在70年代初期,我受到的一直就是这种训练。在那时,没有哪个买股票的人想在至少366天之内卖掉它,这是因为要考虑税收的因素。他们会迫使你像被洗了脑一样,认为必须将一只股票握上相当长的时间才行。对于一个长线投资者来说,让其转变为即日交易者是很 难的,他们的脑筋一下子转不过来,必须慢慢地转变才行。

辛希尔:那你认为人们在交易中犯的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呢?

库 克:我在办公室里会举办一些讲座,有许多被我称之为贪婪鬼的人会闯进来。他们都亏损了,但他们还是很贪婪,因为为如果他们不贪婪,他们就会死。当这些人来了之后,我会浏览一下他们的交易情况,很快我就能发现问题的所在。他们通常交易时间间隔过长,并且不愿意承认亏损,人们只有在已经有亏损头寸的时候才不得不承认他们已经亏损,如果你能从那些亏损头寸中摆脱出来,你就可以进入下一轮交易中,我只能向他们的头脑中灌输,让他们明白应该改变他们的时间观念,但那实际上是最难做到的事。

辛希尔:当你交易时,你还用什么特殊的设备吗?

库 克:我只有你们称之为傻瓜机的设备。对于运用电脑我简直是一无所知。傻瓜机只是一个接收机,上面有行情显示,我觉得看起来它就像一条带子一样。我还是那种旧式的阅读习惯,我只看价格。我还真有一个软件能提供一种高速的反馈信息,让我能回过头去看一看状态下的交易情况。例如,如果我不在办公室里,我回去还可以看一看某一段问题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从而能使我的参数与市场保持协调。我是一个感性投资者,我预见到一些市场行为,但当我看到这些行为完全显露出来时,我又会持完全相反的态度,我与市场上的大部分人是反向作的,因为我认为多数人是错误的。

辛希尔:你与多数人意见相反吗?

库 克:是的,我特别喜欢与机构背道而驰,我认为他们是最无知的。

辛希尔:你曾经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库 克:是一条从许多人那里得到的建议。如果交易不成功,要坦然面对,放下你的自尊,才能走出困境。我认为自尊是大多数人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克服的最致命的敌人。我父亲经常对我说,努力工作,夹着尾巴做人,不要让自己浪得虚名。许多投资者,有些可能是你们以前听到过的名声很响的人,他们压力很大,因为他们掌握着大量的金钱。我不想给任何人一种印象,好像我能掌管上亿的资金,我知道我做不到,我认为任何人都做不到,他们曲解了这个市场,才会持有那么多的资金。如果你看看他们在一段时间内的盈利率,我能比他们做得都好。如果我不能使我的资金额一年增加50%--100%,我就不会干下去了。我不替其他人管理资金,但我给许多人以及许多投资者提供建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