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光影長流

(2005-12-28 21:44:54) 下一个

 

  我們有一群朋友,妻子約莫同時間懷孕,聚在一起憧憬日後孩子來了當如何珍惜,其中有個準爸爸的構想挺鮮趣,我就寶貝地把它記牢了。他說:「我要哇,每天,在同一面牆壁前,為寶寶喀一張相片。等他滿一歲了,浩浩三百六十五張一列排開,多有意思啊!」

  這個偉大的計畫,雖然聽起來很容易,但是當過奶爸、產婦的人就知道,近乎是夢想。

  然而我抓住了這「精神」,手邊常備著相機,一有機會就照相。就算是吃喝拉撒睡,甚至寶寶脫光洗澡,倒頭栽地大哭!爬高危危驚險時,做夢含笑的臉,大腳丫特寫,在窗口看星星時若有所思的側身,學小狗鑽躲在黑桌下只看見一雙亮眼,乃至他病懨懨時,拉肚子到慘白瘦垮兮..。

  我可不是冷血無感的父親,也不是愛捉弄人的哥哥,當然更不是見危不救的旁人;反而是我太愛自己的寶寶了,不管他什麼模樣,在怎樣景況裡,在我看來,分分秒秒,雲晴雨雪,無一不珍費難得。我盡力去拍下,像不忍鬆手的擁抱,我想藉著這剎那間的鏡頭,緊摟住永恆的記憶。

  我的不捨,幾乎到了如果可以拍下孩子每一寸的肌膚,每一次的哭笑,每一晚的睡容,我都想要。奈何這事除非上帝,沒有人做得到。

  我能做到的,便是這樣不嫌不挑,隨時隨地的拍攝。三年下來,四五十卷近兩千張的成長「拼圖」,雖然不像朋友的構想完整連續,「眼界」卻寬廣豐富。當朋友觀賞時頻歎「你這個也照」時,我想正足以顯示我的採樣性挺夠的了。

  回顧這些流逝的「光(陰與身)影」,全天候奶爸的甜美是多於辛酸的。而小生命的稍縱即變,若非拍下,單憑記憶力,就算是上個月他的模樣,我也己打糊了,何況初生時、襁褓中、踏出第一步時等等。也因此每一張相片都藏著一段歡笑或憂心的記憶,整個攤連起來,則成了親子情深的潺潺長流。


摘錄自《7-ELEVEN奶爸》,張老師文化出版,蒙允刊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