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再谈八字与姓名中的玄妙

(2013-10-28 21:55:23) 下一个
孙恺钜 20131029
 
 
 
人的命运是很奇妙的。
 
这里先举一个恺钜自身经历的例子。
 
有二个女生,为了叙述方便,恺钜用甲和乙来区分她俩。
 
女生甲和女生乙同年同月同日生,生在同一个城市,住在同一个地方,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读书,毕业后,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出了国。
 
令人奇怪的是,她俩虽然去了不同的国家,却不约而同地嫁给了同一个姓的男生。
 
之后,女生甲失去了爸爸,女生乙失去了妈妈,但奇怪的是,他们的忌日却是同一天。
 
女生乙在初中时已经改了名字,女生甲大约六年前也因(妇科)病找到恺钜改了名字。
 
俩人的命运,自那时起相行渐远。
 
女生乙在四年前查出得了(妇科)绝症,她坚强地与病魔搏斗了四年。
 
女生甲在改名以后,身体康复了,先买了车子,后买了房子,相夫教子。
 
这俩好姐妹,而今已天人殊途。
 
她俩的八字至少有六个字是相同的,她俩改名以后的名字,也都是以“金”为用神。可见为女生乙改名的人,至少在姓名用神方面,具有和恺钜差不多的思路。
 
这里,恺钜又要说几句老生常谈了。
 
姓名改运,远不是根据八字的五行喜忌,补个五行那么简单的。
 
八字和名字的信息,本是同步的,八字中的问题,必然地会反映到名字中来,名字中的问题,也一定是八字中的劫难,八字和名字是先后天的关系,八字是先天的,名字则是后天的。名字不仅反映了八字的信息,还具有将其扭曲的能力。因此,看一个名字,需要从名字的音型意格数理卦,以及姓名组合以后各方面的效应综合评价。这里面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最近,最热门的一个改名的例子,就是李天一改名为李冠丰。
 
李冠丰这个名字风流倜傥,为其改名的那位北京的文化高人本意是取其“木火通明”,生旺他的事业官运,但是,他忘记了,按照这个名字的繁体写法,姓名笔划总数为34。
 
这是个遭人谋害的数。
 
李天一刚刚改名为李冠丰,立刻被人做局陷害,锒铛入狱,重判十年(详细分析见拙文《天一冠丰李树倒》)。
 
请注意,为李天一改名的高人,是以简体字来计算姓名笔画的,在简体字里,总笔画数是20而不是34。
 
他的理由很强大,目前,繁体字只在港台地区流行,大陆用的都是简体字。
 
但是,恺钜要说的是,繁体字的根,深深地扎在祖国大陆,只要中华不灭,古籍不毁,繁体字的“阴灵”将永在大陆上空徘徊。
 
谁都可以用简体字来起名,谁都可以用简体字来评测名字,但谁都不能忘记,这里面还有繁体字的应验。忽略了繁体字,就是忘本,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姓名学的专家。
 
八字,确实是起名的基础,但八字的理论却不能用来指导起名(更详细的分析见拙文《恺钜漫谈姓名学三》)。
 
根据八字的理论,虽然能找到对命运有利的五行,比如用官、用印等,但八字需要的五行,可以正给,也可以反给,比如八字五行喜火,名字中补火,五行属火的字有无数个,那么,哪个字是合适的?还是只要属火字都是合适的?
 
谈姓论名的姓名学书籍如汗牛充栋,有哪一本提到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不提呢?
 
答案其实也很简单,老祖宗传下来的八字理论里面,没有姓名学的内容。
 
一个姓名中,姓用字一个到二个,名用字一个到二个,姓是祖传的,所以,起名时能够腾挪的地盘也就一、二个字,而在这一、二个字的方寸之地,要做到君臣佐使,趋吉避凶,讲究的是用字的准确到位。
 
要知道,不同的字有不同的用处,怎能以一个五行加以简单的归类?如果真是这样,这姓名也就无所谓学了。
 
所以,当一个名字需要用火的时候,并不是所有属火的字,都可以用的。一旦用反了,其结果也必然是南辕北辙。
 
兴奋剂可以使人成为飞毛腿,大力士,然而一旦用了兴奋剂,必定短命。
 
中医也许不能使人破世界纪录,却可以调理出一个寿星老。
 
这也是用玄学起名,最容易犯的错误。
 
就如金庸先生在他的武侠小说里写的,正派武功需要循序渐进,见效慢,但根基扎实。邪派武功见效快,但练到一定的程度就要走火入魔,而一旦走火入魔,性命交关,一切付之东流。
 
实际上,这个问题在《恺钜谈如何改命造运》一文中已经有了很详细的论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