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澳洲大选揭晓,警示同现?

(2013-09-08 21:15:59) 下一个
孙恺钜 201399


《淮南子》中记载着这么一个故事,“近塞上之人有善术者。马无故亡而入胡。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数月,其马将胡骏马而归。人皆贺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为祸乎?家富良马,其子好骑,堕而折其髀。人皆吊之,其父曰:此何遽不为福乎?居一年,胡人大入塞,丁壮者引弦而战,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独以跛之故,父子相保”。

有人把这个故事,翻译成了白话文。

以前在北边的边塞地方有一个人很会养马,大家都叫他塞翁。有一天,塞翁的马逃走了,越过边境跑进了胡人居住的地方,邻居们知道这个消息都赶来安慰塞翁不要太难过。不料塞翁笑了笑说:我的马虽然走失了,但这说不定是件好事呢?

过了几个月,这匹马自己跑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匹胡地的骏马。邻居们听说这个事情之后,又纷纷跑到塞翁家来道贺。塞翁这回反而皱起眉头对大家说:白白得来这匹骏马恐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塞翁有个儿子,家里富裕,又有很多好马,他自然也喜欢骑马,有一天,他就骑着这匹胡地来的骏马出外游玩,结果一不小心从马被上摔下来跌断了腿。邻居们知道后,又赶来塞翁家慰问,没想到塞翁淡淡的对大家说:我的儿子虽然摔断了腿,但是说不定是件好事呢!邻居们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们认为塞翁也许是伤心过头,糊涂了。

过了不久,胡人大举入侵,所有的青年男子都被征调去当兵,因为胡人非常的剽悍,大部分的年轻男子都战死沙场,塞翁的儿子因为摔断了腿不用当兵,反而因此保全了性命。

这个故事,也就是成语“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的出处。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一个很浅显但也是很深邃的道理——得失相随,祸福相依。

人在得意时,切莫忘形,得意忘形,往往就是崩溃的开始。

所以,更要记住的一句成语,也是来自于这个故事:“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话说9 7日澳洲大选,不出人们所料,自由党赢得了大选。

输了大选的工党领袖陆克文高兴得仿佛是他得以重登总理宝座一般,笑得合不拢嘴,发表了二十多分钟创纪录长的败选演说,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宛如大明星似的,结束了他传奇式的澳洲总理生涯。

刚刚赢得大选的澳洲下任总理名叫艾伯特,一个铁人三项运动爱好者,体魄强健,是一个很强势的领导者。自2009年起一直担任反对党领袖。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艾伯特终于成功地问鼎澳洲总理。

在他享受举国祝贺的同时,恺钜想到的却是刚才说的这个《淮南子》中的故事。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艾伯特生肖属鸡,今年吉星高照,工党内部的权力斗争,使其不争而胜。

但是,艾伯特的英文名字,ANTHONY JOHN ABBOTT 却让我看到了一些不和谐的信息。

也是是有凑巧,在艾伯特赢得大选带着家人出场接受欢呼的时候,很偶然地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当艾伯特刚刚结束了他为时十分钟的胜选演说,与他的夫人和三个美貌的女儿一起站在台上向选民致意时,站在台左侧的一位女保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台上一位正在接近艾伯特的男子,与台右侧的保安一起将那男子迅速地架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但正在看电视直播的恺钜却注意到了在这过程中,左侧的一面澳洲国旗倒了,虽然它立即被人扶了起来。

自古以来,出征前倒旗,必损主帅。

倒旗是偶然的,但命运的行进却是必然的。

艾伯特是个百折不回的人,过刚则易折。

恺钜 希望艾伯特能够学会圆融处事,一意孤行,可能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参合艾伯特的姓名和胜选庆功会上的警示,艾伯特也许仍然逃不脱类似工党领袖陆克文和吉拉蒂的命运,在自己的任期未完之时,就被拉下马来。

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mzl9876 回复 悄悄话 艾伯特和那个女助理给人的感觉,不是很面善,
你看刚上台不久,就忙着搞美日澳所谓的联盟,
只能说是其仅配当附庸之辈,不如陆克文有谋略,
其实这并非因我是华人而说出此言,目前的我更关心
的是澳洲的大前途,因为我一家大小今后靠的是澳洲
而非中华,别的不说,仅经济由于日本搅浑水使得亚洲
的经济雪上加霜,身为大国的澳洲怎摸就忘了,身处亚洲,
亚洲经济如果强进,澳洲可打顺班车的道理?
混婚 回复 悄悄话 希望那个财长Peter Costello 能取代他,这个人的面相有点刻薄,他的演讲技巧比陆克文差远了。联邦当比较团结,派系没有那么多,治国之道远胜那个工党,祝其好运,国运则民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