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足坛打黑,底线在哪?

(2010-09-15 22:07:59) 下一个

 

今年一月,足协副主席南勇被抓,恺钜因此写了一篇文章,《老鼠拖木锨——从南勇、杨一民、张健强之名论足坛扫赌打黑》,恺钜当时曾说,俑者,木偶也,背后定有牵线操纵之人

果不其然,在半年之后,不幸而言中,中国足协专职副主席,中体产业集团董事长谢亚龙也被“请”到沈阳,和南勇他们聚会了。

老鼠拖木锨,果然是大的在后头。

谢亚龙,号称“龙王”,能不能当得起这个“大”字呢?

恺钜认为未必,未必的很!

谢亚龙这个名字,早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他不是真“龙”,他只是“亚龙”而已。“亚”者,次也,也就是说,他是条小龙,民俗中,小龙是蛇的美称,因此,谢亚龙,他名头再响,也只是条蛇,离“龙”还真有一段距离呢。

足球,在中国拥有广泛的基础,无数的球迷,多少年来国家投入重金,以期达成梦寐以求的“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愿望。

这块蛋糕太大了,“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既然谁富谁光荣,谁穷谁狗熊,不管手段如何,只要能赚钱就是好汉,于是乎,假球,黑哨,很快的,形成了一条全国性的赌球产业链,曾几何时,搞体育的,只要有“脚”,都“牛”的了不得,以至于“国”字号的黄马甲,疯涨到十万元以上,仍然趋之如鹜。

君不见,黄马褂一上身,哪个不是名车美女?球虽然踢得“臭”,行头绝对一流,曾经有记者报道,球队出门,清一色的“LV”旅行箱。“LV”本是顶级奢侈品,讲究的是品味,张扬的是个性,现在居然成了足球队的统一制服了,“LV”的设计师们真不知应该哭呢还是应该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暴利所在,苍蝇喋血。

最可怜的是中国的球迷们,疯狂的喊着“加油”,殊不知他们看到的只是早已排演好的假戏真做。

球员,教练,裁判,领队,董事长,一直往上,到足协的官员,形成了一个无名有实的“足联帮”。这“足联帮”深藏不露,是一座黑森林,野猪林。只有深入其中,方知内里乾坤。

从龚建平的黑哨案开始,抽丝剥茧,矛头所向,直指这野猪林中“足联帮”的帮主。

那么,谢亚龙仅仅是一条“蛇”,老鼠拖木锨,谁是后面的大头呢?

著名体育评论家李承鹏先生直言不讳:谢亚龙后就是崔大林。

崔大林是谁?乃是今年七月刚刚退休的国家体育总局前副局长。

千呼万唤,这下真出来个“大”的了!

老鼠拖木锨,一语成谶!

崔大林,这比起谢亚龙这条“蛇”肯定要大很多了,但还是不够大。

名“大”不见得真“大”。

他“崔大林”在恺钜的眼里,只是一只小“山雀”。

何以见得?请仔细看“崔大林”这个名字,第一个字就是这个“崔”字,“崔”字上面是“山”,下面是个“隹”,这个字念“锥”,意思是短尾鸟。

崔大林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足球这座 “山”上的“大”野猪“林”里的一只小鸟。

因此,崔大林,其实并不大。就像谢亚龙不是真龙一样。

这文章写到这,恺钜已经有点怕了。

恺钜忽然想到了一种小动物,壁虎。 

稍有一些生物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壁虎有一种断尾求生的本领。

在强大的猎食者的追捕之下,壁虎会主动把自己的尾巴断下来,并继续做挣扎状,引诱猎食者,自己则借此而逃之夭夭。

联想到崔大林突然的“被退休”,事情就很明显了,崔大林已经从“足联帮”里被剥离了出来,从此以后,崔大林的所作所为,只代表崔大林所扮演的崔大林的个人行为,与他人一概无涉。

李承鹏先生放话以后,崔大林急着露面辟谣,被人嘲笑为“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拙劣伎俩。实际上这正是“引火烧身”从而“断尾求生”的绝招!在“伪”装之下,有人就能“由”此而安全“走”出阴影,带领着中国足球,继续着“走向世界”的梦想。

恺钜请大家静观事态的发展,足坛扫赌打黑,逮到个“鸟”!

一场轰轰烈烈的打黑“运动会”,既然“冠”(大)“亚”军都已经出来了,闭幕自然是顺理成章!

谢晋谢导演早就在《芙蓉镇》里说过,不能再“运动”了。

谁说不是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wjsun 回复 悄悄话 此文一出,大林切齿,谁可弹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