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恺钜——改命造运,广结善缘

一個人的命,從出生那天起,從東向西而去;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股票預測故事之二

(2007-10-30 19:43:53) 下一个

 

李小姐是一位大學老師,業餘時間也在忙著炒股。不知她從哪聽説的,說我可以來預測股票行情,就風風火火地找上門來,非要我馬上給她測幾個股票。

她從包裏拿出一個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她的股市研究筆記。哇,不愧是搞學術研究的,炒起股來也是與衆不同。她翻開了筆記本,對我說,我們一個一個來討論好嗎?就開始向我介紹起她最重視的那些個股票的公司情況來了。我立刻打斷了她的介紹,我說,對我來說這些都是沒有意義的。任何的財務報告都有可能摻有水分,很多數據甚至就是假的,所以這些報告根本不足為据。我需要的是最能反映這家公司的情況的資料。

那麽你需要什麽資料呢?李小姐不解的問。

你只要把公司名稱給我就可以了。我的回答顯然讓李小姐大吃一驚。

李小姐狐疑地給了我一個公司名字,我當即起了一卦,是山雷頤之風雷益。我就對李小姐說,這個公司效益不錯,前景看好,但要注意防止下屬造反。

李小姐瞪大雙眼,說,對對對,這是一家法資公司,我很看好它。現在厰裏正閙罷工呢。你怎麽知道的?

我說,我根本沒有時間去研究這些股票,我只是根據卦象而言,卦象顯示這個公司的毛病是來自他的下屬,那麽,他一定會有這方面的問題。永遠都不會錯的。

李小姐說,這會不會是巧合呢。我馬上說,你可以再試啊。

我明白,只是一個卦的靈驗,要讓李小姐這麽一個搞學術研究的大學老師信服,是遠遠不夠的。我只繼續表演了。

接著,李小姐讓我測了一家澳大利亞公司,叫AUSSIE NET,我一起卦,是澤山咸之雷山小過,我斬釘截鐵地說,這家公司不好,如果是我,我就不去碰這個股票。

爲什麽?李小姐刨根問底。

我說,看這卦象,這家公司即使賺錢也只是在初期階段,而且這錢裏有是非,換句話說,這錢至少有一部分是來路不正的,或者在合法性上有不足之處,這是一。第二,從五行來看,公司本身屬土,周圍全是木尅金泄,沒有一點生氣,可以說前途渺茫,到時候只能是關門大吉。

李小姐說,你說的對,這是一家很大的華人IT公司,最興旺時,老闆被稱爲澳洲的比爾蓋茨,公司上市以後,家裏被一把無名之火燒了個乾淨,只開出一輛BMW房車,公司也很快倒閉,老板本人卷了一筆錢就不知所終了。

我一開始介紹過,李小姐是搞學術研究的,信的是現代科學,易經八卦,在她眼裏可是封建迷信的東西,但眼前的事實又怎麽解釋呢?這下子,把李小姐這麽精明的人給搞糊塗了。她的好奇心使她非要問出個所以然

我耐心的向他講解了易經八卦和時空之間的關係,(詳見我的另一篇文章《易經測股故事之一》),聼了我的解釋,李小姐似懂非懂的,一臉的茫然。但她好強的性格,又使她不甘就此罷休。她忽然冒出了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話,她說,不管怎樣,這總是迷信的東西,我們總不能把迷信當科學吧。

我回答說,對於不理解不明白的東西,不能隨隨便便的就指責為迷信。當年地心説盛行的時候,科學家們可都是堅信,太陽正圍繞著地球團團轉呢,這些科學家在當時都是科學的代言人,真理的化身。但是,隨著天文學的發展,人們發現,他們當時堅信的,認爲是科學的東西,其實倒是一種迷信。他們不僅錯了,還把真正的真理的代言人給活活地燒死了。易經八卦,雖然很多人認爲那是迷信的東西,但是這幾千年前的東西,卻能準確的預測出現代的某一個公司的情況,甚至連西方的公司也不例外,這已足以説明它不是迷信了。

就比如AUSSIE NET這個名字,李小姐看來這個名稱就像一杯白開水,品不出什麽滋味。可是在我這裡就不一樣了,這就像一個人的姓名,這個公司爲什麽會取這個名稱,就如一個人爲什麽會有這個姓名一樣,能量場作用下的必然,是命運的必然,其中的信息量之大之準確,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

我繼續發表著我的宏論。

凡是讀過維摩詰經的人都知道,其中的不思議品,說的是文殊菩薩和維摩詰長者一起討論時空相對論,維摩詰長者這麽說,“以須彌之高廣内芥子中無所增減,須彌山本相如故,······斷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輪,著右掌中,擲過恆沙世界之外,其中衆生不覺不知己之所往;又復還置本處,都不使人有往來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這一段精彩的描述,説明他們比愛因斯坦早幾千年就已經認識到了相對論這一偉大理論。但是,這閃耀在佛經中的真知灼見,如果沒有愛因斯坦,可能永遠只是迷信的光環,説不定到現在還在受著批判呢。

愛因斯坦的理論毫無疑問是科學的理論。但是愛因斯坦的理論,有很多論斷是在他死後很晚的時候才被證明是正確的。

牛頓定律曾經是那麽的完美,但是如果他真的是那麽完美的話,現代物理學就還停留在牛頓時代了,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就一種迷信了。

所以我們不要迷信牛頓,同樣的,也不要迷信愛因斯坦,這樣,也只有這樣,科學才會進步。

送走了李小姐,已經是紅日西沉,一天又過去了。我在想,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那麽時間呢,它是不是也應該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