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whitelily2007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爱。转角 20.

(2014-01-03 14:19:29) 下一个

20.

林若初出院那天,许明成一反平常下班迟的习惯,早早离开公司,去华人超市买了一只乌鸡和一些党参和北芪。回到家中,许明成打开电脑,找到党参北芪炖乌鸡的食谱,按食谱上的步骤,认认真真地煲起了乌鸡汤。

许明成进屋以后就在厨房里捣鼓,这让郭秀芬觉得很奇怪,她走进厨房想看个究竟。

“忙呢?”

“嗯,若初今天出院。”

“若初住院了?她怎么了?要紧吗?”

“前几天刚做的手术,没什么大碍,就是身子骨还很虚。”

“我来,你歇着吧。”郭秀芬说着接过许明成手里的活。

“明成,让若初回来住吧?这里本来就是你和她的家。”郭秀芬忽然说。

“我说了,她不肯。”许明成解下围裙来递给郭秀芬。

“是因为我,对吧?我知道我夹在你们俩中间,挺讨人厌的,不过我不会让你们讨厌太久了。”郭秀芳似乎话外有话。

“你别这么说,咱俩现在虽然不是夫妻,但毕竟曾经夫妻一场,更何况,你我两家什么关系?”

“明成,我很感激你能这么说,虽然我知道我不配。这些天,我时常想起过去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一些本来遥远的东西,又变得清晰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是我亲手断送了我们之间曾经有过的幸福。”郭秀芬说这话的时候很动情,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关都关不上。

“Jean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吗?”许明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转移了话题。

“没有。那个老板的情妇偷偷去找过他,听说两人后来一起私奔了。”郭秀芬的神情有些茫然,仿佛说着一件和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许明成不确定这个时候他是不是应该说些安慰的话,想了想,还是什么也没说。

“明成,刚才我查温哥华家里的语音留言时发现,前段时间我递的那个简历有回应了,他们催我尽快过去面试。”

“是吗?那好啊!恭喜你!”

“八字还没一撇呢,等过了面试,你再贺我也不迟。”

两小时后,厨房里到处是鸡汤浓郁的香味,许明成尝了一小口,然后把火关掉,他拿出一只保温瓶来,将鸡汤装好,盖严。就在许明成准备出门去医院的时候,手机响了。

是公司新接手的客户,就修改设计方案一事急着要见许明成,他们打电话到公司没找到许明成,所以就追到家里来了,对方的口气很急,许明成没辙,只好答应他们到公司见面。

许明成回公司的路上经过许明珠的家,他摁响了门铃,Johnny出来开门,许明成让Johnny替他去医院接林若初,又把鸡汤也交给了他,还说务必要让林若初把鸡汤喝了。

Johnny到医院的时候发现张晓钧早就来了,林若初也已经脱掉病号服,换上了自己的衣服在那儿等着。

“Johhny 怎么是你?老许呢?”

“老许临时有事,让我过来接你。”

“麻烦你了,Johnny。”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

路上,Johnny一边开车,一边和张晓钧聊着公司里的奇闻趣事,张晓钧也兴致勃勃地给他讲了一些北京的故事,他们时不时地回过头来看看林若初,毕竟她以前也是公司的人,而林若初却只是静静地听他们说,并不插嘴。

“张晓钧,你可是你们老板的左右手,随便请假有点不太好吧?”

“没啥大不了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每年一次的会,名为学习交流,实则休假旅游。”

Johnny按照林若初给的路线,在一栋安静的小楼门口停下,林若初的一居室就在顶层的三楼。

“要不要上去坐坐?”林若初问两个男人。

“不了,改天吧。老许来我家的时候,我和明珠正准备出去呢。张晓钧,你帮我把若初送上楼呗?”

张晓钧跳下车来给林若初开门,再帮她把行李从车的后箱拿下来,两人挥手向Johnny告别。

Johhny的车开出去又折回来,只见他摇下车窗,从里面递出一只保温瓶,张晓钧连忙跑过去接住。

“你看我这记性,差点把老许亲自熬的鸡汤给忘了,老许吩咐一定要让若初把鸡汤喝了,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张晓钧。”

张晓钧先把行李和鸡汤拿到楼上,然后再下来接林若初。林若初扶着楼梯的栏杆,一步一步艰难地爬着楼梯。手术使用的虽然是微创腹腔镜技术,刚做完的时候不觉得疼,可是几天以后伤口苏醒了,反而疼了。

“你行吗?不如我背你上去吧?”

“不用,医生说了,可以适当活动。”

“那我搀着你吧。”

进屋以后,张晓钧扶林若初到床上躺下。他打开保温瓶,见里面的鸡汤还热,就盛了一碗端到林若初的面前:

“还不错,还知道给你熬鸡汤。若初,我喂你喝点吧?”

喝了几口,林若初说:

“晓钧,你也歇会。”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张晓钧问。

“走一步,看一步吧。”林如初回。

“许明成他要是真疼你,就不应该跟他的前妻牵扯不清,让你在中间受委屈。”

“我不怪他。对一个曾经对不起他的女人都能包容的人,怎么都应该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他说话。他要真好,你刚做完手术,他怎么能忍心让你一个人住着,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他要真好,你今天出院,他怎么不来接你?别以为煲了一碗鸡汤,就能蒙混过关!”

“老许一定是有重要事情脱不开身,不然他不会不来接我的。出院前他跟我提过,让我回去跟他和她妈一块住,我没答应。”

“若初,我是为你好,你得多长个心眼,他的前妻一天不走,我看这事情就玄得很。”

“谢谢你,晓钧,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爱一个人,就应该相信他,不是吗?”

“回去我怎么跟你爸妈说呀?”

“就说我好好的呗。”

“你这样子,是好好的吗?”

“你放心,我会好好的。”

“若初,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要是觉得委屈了,觉得难受了,或者许明成他对你不好了,你一定要告诉我,听到没?”

“好,我答应你,晓钧。那你自己呢,你现在过得好吗?”

“我?挺好的呀,每天上班嘻嘻哈哈,下了班和同事一起喝酒,不知道有多快活!周末了,还能去你家蹭顿饭吃吃,享受一下家庭的温暖。”

“晓钧,答应我,你也要好好的。适当的时候,谈个女朋友吧?”

“你就别为我操心了,我一个人挺好的,暂时还不想女朋友那档子事。”

“晓钧,我知道我亏欠你很多,什么时候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我才可能安心。”

“若初,你不欠我什么。你喜欢许明成这我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跟他在一起能够幸福,真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