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womaninhom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家坛四月活动——《我的第一次》

(2021-04-07 11:18:02) 下一个

 

    现在烫发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如果放在1978-79年,邓小平刚刚解放出来,四人帮才倒台,文化大革命才结束不久,家里有一个严厉的无产阶级老爸,这个就是天大的罪过也。我小时候的烫发回忆就是那么惊悚....
    老爸是有多严呢? 在部队上是做政治思想工作的政委,专业以后回到了地方工作,还是老本行,做医院的党未书记,思想把关的头号人物,全院几百个员工都看着的呢,所以,回到家里还是无法角色转换,老是用对士兵或者员工的一套对付我们几个,严厉有加无已,脸色说变就变,对"小资产阶级"的那一套深恶痛绝,不许我姐姐听邓丽君的歌曲,也不许我们唱邓丽君的歌曲,说这是资产阶级的毒药。一听到邓的歌曲,脸色哗变,像打雷前的乌云密布,哗哗的的骂人声就响起了,像暴风雨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我们都怕老爸,姐姐最怕爸爸,她刚刚从下放到农村的调了回城,还没有工作,一大堆的知青们就串门,侃大山,有一个帅哥很喜欢姐姐,姐姐比他要大几岁,姐姐很自卑,怕自己配不上帅气年青的他。她也很爱美,想起去烫发增加魅力,但是,想起老爸的那张飞脸色,心里哆嗦了一下,转眼一看,我这个跟屁虫在身边,就灵机一动,抓住我就往理发店走。姐姐很少理睬我这个小妹,现在特别地拉着我陪她去理发,我乐得屁颠屁颠地跟着姐姐进去坐下。
谁知道,她把我往理发师傅面前一推,说 帮我妹妹烫发吧。我莫名其妙地就成了姐姐的试验品。她的意思就是,如果我的头发烫了,爸爸不说什么的话,那么她烫发就顺理成章了。我哪里知道她的"险恶"用心,还以往她想让我美丽美丽呢。小时候我就是那么臭美。
理发师手很重,把我的头扯来扯去,折腾了足足5个小时,饿得我眼睛发花后,才放了我出门。姐姐倒是一直陪着我到结束。那时烫发就是5元钱。我照照镜子,觉得好像电影里面的女特务啊,特别好看,心花怒放觉得饿肚子也是值得的。
   回家后,已经华灯初上,妈妈做好晚饭,我爸回来了,看见我的一头卷发,原本笑嘻嘻的脸往下一沉把筷子往地上一扔,破口大骂,你们怎么搞的?竟然敢烫发?搞小资产阶级那一套?赶快把她的头发一剪刀剪去,剃掉。我吓得哇哇大哭,我好喜欢我的头发,剃掉我的头发不是变成光头了?妈妈马上说,她小,不是她的意思,是她姐姐带她去的。姐姐吓得不敢吭声,躲在屋子里面不出来,一时间家里鸡飞狗跳,一片鬼哭狼嚎。爸爸气得饭也吃不下,觉得自己太失职,连自己的孩子都管教不好,他真的很难过,跑到办公室去办公疗伤了,我哭哭啼啼地叫姐姐,姐姐终于出来帮我洗头,希望洗洗就可以拉直,可是越洗越卷,她就用筷子放在炉火上面烧热,然后帮我拉直头发,稍微拉直了一点点,但是还是卷得很,想了又想,姐姐终于想出办法,帮我把头发编出了小辫子,这下好了,头发看不出卷发,除了尾梢之外,看似自然卷,我终于松了口气,不用剃光头了。

    时光飞跃,现在烫发反而不时髦,拉直成了时髦的发式,时尚是不是一件很反复无常的事情?

   爸爸随着时代而进步了,不再那么古板固执。放松了对"资产阶级思想"的批判,变成一个懂得欣赏时尚的老人,我觉得他的眼光比妈妈还好,他看中得衣服比我妈看中的要经久耐看,有时尚感也有古典美。如果不是被"无产阶级的思想"耽误,他老人家也许也是一个时尚达人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8)
评论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云霞姐姐' 的评论 : 谢谢云霞姐姐,你的那篇生孩子的文章也勾起我的共鸣。也是在美国生孩子,也是没有打麻药生的孩子,痛苦也快乐的回忆。
云霞姐姐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来看家家,.文章写得好!把我们一同带回那个年代:有趣又无奈,祝贺获奖!周末愉快!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谢谢默默,你还说对了!学校的班主任老师找我谈话,说我有小资产阶级思想,要我检讨,我写就写,我都不怕,最怕还是老爸,他要剪掉我的头发,这比写检讨要可怕多了。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小时候烫发学校是要严厉批评的!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是啊,都经历过这个阶段。谢谢美才女的留言。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谢谢美才女思韵夸奖。看了你的文章我都不敢发文,你太油菜了!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谢谢美丽的静静。谢谢你的热情邀请我才有机会结识那么多才女才子!
cxyz 回复 悄悄话 家家写得时代感十足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我眼前看到的是爱臭美又楚楚可怜的小家家…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又来看看从小就爱臭美的家家,又会心一笑。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谢谢圆导夸奖和果酱。圆导也隐藏自己,我也没有猜出来。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是的,理发师的烫发工具很简单粗糙,动作也蛮不讲理,第一次烫发很痛苦,那经历忘不了。谢谢鱼鱼,看出理发店的经历也是“不堪回首”。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栀子花开2020' 的评论 : 哈哈,你爸爸太爱你了,现在还为你操心,有点感动到了。也是一个很爱美的老爸。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在王府读文章的时候,就读出小静芙蓉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娃。现在的家家是一个温婉美丽的女郎。
赞家家好文笔,也赞家家好声音!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烫发的夹子太重了,挺受罪的。在那个年代估计客人大多是文艺工作者,他们问我是哪个文工团的,到今天才明白为何有此一问,谢谢家家的好文!
栀子花开2020 回复 悄悄话 猜谜的时候只顾找线索了都没认真欣赏文,这会儿看来真的是有很多的共鸣,也有个当军人搞政工的老爸,别说小时候了,现在发张照片回去电话立马追来了,说头发太长了得剪剪,再不然就是衣服穿的不对了。也是个爱臭美的老头儿,前阵还问我有啥办法能把他的眼袋去一去,哈哈。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谢谢雅雅来访。你和你的姐姐去苏格兰的游记我记得,你们姐妹们感情很好。你的姐姐把牛仔裤收起来的故事很好看。有机会写下来。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QQ' 的评论 : 谢谢。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蓬莱阁' 的评论 : 对。蓬莱妹妹的文笔太好了,喜欢你的杀鸡的文章,非常好。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谢谢王妃的邀请,在王府里感觉到很好多友情热情年轻。感谢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展示自己。谢谢。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你的爬墙的文章我也没有想到的是你。和大家一样被误导了。松松好文,有亲情和温暖。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写得惟妙惟肖, 仿佛就是我们的小时候 :)记得我姐姐当年买了条牛仔裤, 被爸妈看见, 哇, 不得了, “女孩子怎能穿前面拉链的裤子?” 我躲在小房间里看着姐姐留着眼泪收起那条裤子。。。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小小的鼓励。我们有太多相似的经历。有军人的父亲,有在桂林的经历。真有缘!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最会蒙蔽我,我万万没有想到“阿钢”是你的笔名。一点都没有你的文风,太狡猾狡猾的了!你对我了解太多了,一点儿也瞒不过你的眼睛。哈哈。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心中之城。你的文章我也没有猜中。哈哈。你太厉害了。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无法弄夸奖。你的文才比我好太多了。我就是很平平淡淡地描述过去的一件往事。谢谢你的鼓励和美言。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谢谢小溪姐姐美言。你的文笔很好,可惜我蒙蔽了,没有猜对。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谢谢晓青夸奖。你的文章很好,我就没有猜出来。
XQQ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短文, 写出了很多层面。
蓬莱阁 回复 悄悄话 你姐狡猾大大的,让年幼的妹妹帮她挡子弹。^_^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家家参与王府活动,你这篇我是随大流得分的:)谢谢!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从一个严厉的父亲转变成一个懂得欣赏时尚的老人,这种转变真好!
欣赏佳佳好文:)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家家写得真好,记得家家以前也写过一些身边人的故事、文章等,赞好文笔!:))
这个烫发的故事很可爱,看见家家姐姐带着你去烫发,我很希望有个姐姐呢。
与家家类似,家里有一个军人的父亲,小时候我们也是绝对不能烫发的,甚至没有什么花衣服。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1家家文笔真好!

被我逮着了,哈哈:)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有画面感!赞静芙蓉!:)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家家写得太好了,把姐俩的描述得可爱。我就在想这姐俩一辈子在一起,是个伴儿多好!家家有才,美丽、安静,手笔也好:)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家家好文笔,这次王府活动,读了不少家家的佳作,都很敬佩喜欢。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