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womaninhome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先生回忆大学打工生涯-在丁肇中教授的实验室打工

(2020-08-02 22:29:44) 下一个

   先生上大学时,学费很高,三分之一的学费是奖学金,三分之一是贷款,三分之一就是打工。一到暑假,他和同学们都分到各个实验室,给教授们做苦工,所谓苦工,就是工资低而且工作很无趣。比如,给试验室洗刷瓶子,接线头,比较枯燥的工作,但是又需要人工的工作。
    在物理系学习,他当然希望去诺贝尔奖的得主丁肇中实验室工作,于是,就和几个其他同学一起在那里工作一个暑假。在这里,看到了他没有想到的黑暗,也让他决定不再读研究生。
    丁肇中和大学的校长合不来,他们针锋相对,但是,丁教授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一年都可以为大学争取百万的基金,政府最看重名气,名气越大,钱给得越多。
所以即使校长对他很不待见,但是,为了钱财,也一咬牙,把丁教授安排到自己的一栋楼房, 在这栋楼房里,丁教授就是国王。
      丁是密执安大学毕业的, 每年,他都被邀请去大学做演讲,然后,大学买一部GM 新车赠给他, 一年就一部旧车换一部新车,他总是炫耀自己的新车,作为一个有钱有名气的教授,如此小气,让先生大跌眼镜。他想,这么大的教授买一部车也买得起,为什么要人捐赠呢?
      有时候,先生听到丁的小秘书抱怨,她需要帮助丁的女儿打作业,那时候,打字机还不普遍,所以,教授的女儿就要秘书给自己打作业。 还要一次,丁的一个研究生抱怨, 丁竟然通过了一个只交了三张纸论文的学生的研究生资格,原因是那个学生会拍马屁。丁的技术员有一天也抱怨,我是技术人员,他把我当佣人,我得去车行帮助他女儿挑一辆新车,作为18岁生日礼物。
      这些还不是最黑暗的。
      有一天,先生去实验室工作,发现一个中国来的访问学者,大约50几岁了,看得出他是一个老学者,不是普通人。可是,他竟然在刷洗瓶子,这是先生这个大学生的工作,先生觉得奇怪,问,你为什么做我们学生这样的低等工作? 学者也不隐瞒,他说,我和丁教授意见分歧,吵了一架,于是他就让我做这个苦差,先生问, 你干嘛受气? 回国吧。但是,学者说不愿意,他说不想回国。当时中国是比较穷的时候,大概1978-79年,所以教授宁愿做屈辱人格的事情也不愿回国,可是让一个学者做低下工作,丁教授也真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小人。看到一个诺贝尔奖的得主竟然是一个人品狭隘和小气的人,先生觉得学术界实际上是挺黑暗的,不是他从小时候憧憬的高尚和纯洁,当时就不想再读研究生,决定读书后就毕业工作了。
       当然,读书时遇到过很多人品好的教授,其中一个是参加过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的MMorrsion 教授. morrison曾经参加过曼哈顿计划,他喜欢给学生们上大课,他上课的时候,学生都没有兴趣学习课程,都要这个教授讲当年制造原子弹的故事。
教授说,当时很多工作人员二万多人,有物理学家,有化学家,有数学家,头头是"原子弹之父" J. Robert Oppenheimer,都聚集在新墨西哥的一个地方,政府为他们建立了一个新城市。他们两年半之内不能与亲戚联络,电话和通信都是监控过的,审查过的。他们不可以说自己在做什么,甚至不能告诉妻子和父母,儿女。
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在做什么,只知道和军事武器有关,具体不清楚,也不许打听。直到原子弹生产出来,他们才知道自己参加了制作史无前例的武器的工作。
        另一个就是一个犹太教授,名字很长,我忘记了怎么写,他很谦卑,从来没有架子,对所有的学生都尊重,可惜他不再带研究生,如果他带,先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读下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5)
评论
玄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克老狼' 的评论 : 同意这位的论述,见过这样的人,的确如此。小人物能够跟得上,就会有个好前程。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CPP' 的评论 : 好像也在哪里看过你说的情况。谢谢分享详细故事。
VCPP 回复 悄悄话 那个时代的每一位著名华裔物理学者,都为名利打得火起,LOL。那粒子J,正式名字有两个字母,有历史呀。
从前看不到中文以外的资料,我一直以为证明宇称不守恒的实验只有华人做了。其实不是,还有另一组人,只用了一个周末就轻易得出结论,不过,他们非常君子,一直等到华人领导的那组做好实验,写好论文,才同时发表,高风亮节,与另外那组内部发生的名利之争,完全相反。后来,洋人那组的领导又做出别的成绩,得到炸药奖,没耽误事。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克老狼' 的评论 : 同意,他是一个天才,天才和普通人不一样。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第5交响曲' 的评论 : 他是伟大的物理学家,这个毫无疑问。只是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这也是事实。
麦克老狼 回复 悄悄话 少年得志的人往往如此,根本不屑于去理解、帮助别人。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同理心”既无用又多余,他们只需要集中注意力到“大事”上,世界都是围绕着他们为他们服务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

但是从普通人角度去看,作为围绕着大人物团团转的小蚂蚁,被大人物随便鄙视、蹂躏的感觉自然很差劲

没办法,这些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智力优越感爆棚者”,除非你在智力上能和他们比肩,否则他们真的是懒得拿正眼去看你。人性如此
第5交响曲 回复 悄悄话 丁先生是我从小就佩服的科学家。从另一个角度看名人
http://www.zhishifenzi.com/depth/character/273.html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月亮_66' 的评论 : 道听途的说也是当事人的道听途说。当然不比外面的人的道听途说要准确。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当然是天堂,所以也看到了不为人知道的内幕。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马哈总结的得到位。一针见血。谢谢。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丁教授人品很差耶,又婆妈又爱占小便宜。
月亮_66 回复 悄悄话 你好像不知道国家研究基金是如何得到的,这点你实在是想当然了。其它好多细节你好像也是道听途说,让人觉得不真实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楼主受了一点委曲就大发丁教授的牢骚,我也是过来人在中歺馆打过工,丁教授的实验室已是天堂了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雅佳园' 的评论 : 说得好,有些人天生傲慢,从没有挫折,不会谦卑感恩的心待人。
雅佳园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 IQ vs EQ, 名人也不例外 :)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松松说得对,名人也是有个性的人 什么样都有。谢谢松松。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名人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谢谢家家分享。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吾道悠悠' 的评论 : 是的,先生也是单纯的人,和你想法一样,以为科学家就是纯洁高尚的人。这个现实特别不美好,他有些失望了。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话说得很对,现实中人们包括政府的官员对诺贝尔奖的获主总是高看一眼,没有什么比那个名誉更加吸引眼球了。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胡同巷' 的评论 : 谢谢胡同巷夸奖。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温莎公爵' 的评论 : 嗯,我也没有想到。
吾道悠悠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让我了解了某科学家不为人知的一面。
总以为科学家比政客商人人品要好,现看来即使是有炸药奖外衣的科学家也不过如此。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我最近看了居里夫人的电影,里面有她的婚外恋。科学家也是人,也会犯错。知道了就不会把他们当神来看待。

本人认为,不应该将荣誉利益跟科学绑架,这样容易导致很多问题。中国更加厉害,导致不少造假的东西。
胡同巷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真实!
温莎公爵 回复 悄悄话 想不到丁肇中人品如此,唉!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胖我的' 的评论 : 说得好,他们学校有很多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有的教授却非常humble. 也许从艰苦的生活中过来,懂得感恩。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Bucks!' 的评论 : 谢谢你,军人后代。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的故事有趣,有知识,有历史,我特别喜欢读。谢谢美丽智慧的菲儿。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卖麻翁' 的评论 : 你一定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老板喜欢这样的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印度,犹太人。谢谢留言。
womaninhom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思韵是有学问的美女啊,佩服你, 难怪文章写得很好。。读书也需要有动力的,没有希望就不喜欢去投入太多。谢谢你的留言。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所以说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要忘乎所以,最起码的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诺奖得主又怎样?不知道尊重自己身边的同事,后果就是被自己实验室的人指摘,人家当面肯定不会说,可背后不会少说,这又何苦呢?博主先生上学的时候经历很丰富呀,其实是好事,这样的事是早见识早知道好。在各个领域的学术大牛里都有“学霸”(学术一霸),打压年轻才俊,打压学术异己,极其不professional。年轻人碰上这样的真的没有办法,扳不倒的,最好办法就是放手,换人转组,不幸是肯定的,但是也有很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哎,学生不容易。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写的不错,还有最近写的,有看头。谢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家家好文!其实大学教授和常人一样,啥性格都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也不例外。我曾写过一个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的故事:罗伯特·卢卡斯在1995获得诺贝尔奖经济学奖,在1989年他的前妻就预测到他会得奖,妻子离婚时提出“若卢卡斯在1995年前获得诺奖,她应该分得一半的奖金”。

卢卡斯认为这是个玩笑,他答应了,没想到他真的获奖了,不得不按照之前的离婚协定给前妻一半。:)
卖麻翁 回复 悄悄话 初来美国时在大学做生物研究,朋友告诉我:第一不给中国老板干,第二不给印度老板干,第三不给犹太老板干,他们用人狠,给钱少,也不尊重人。我在后两者的实验室都做过,幸运的是他们对我都很好。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家美人好文。我也是读了硕士后觉得学术没有意思(没有遇到魅力人格),大失所望,于是放弃读博,赶紧工作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