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不很明了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津湖火了,不能说'蛋炒饭’了

(2021-10-13 18:57:49) 下一个

江苏宜兴时事评论人士张建平对网民因言获罪感到不能接受。他对本台说:“现在是制造这场悲剧的人没有罪,借这场悲剧宣扬仇恨的人没有罪,调侃这场悲剧或者有一些不同意见或不同想法的人却有罪,这真是一种让人不能接受的社会现象。而现在这种现象几乎跟我们小时候,文革时候一模一样,你有这种想法就可以给你定罪。”

----------------------------------------------------------------

『长津湖』打破票房记录,符合中国官方宣传爱国主义,“抗美”的逻辑,但“副作用”是引发中国民众探究朝鲜战争真相的强烈兴趣。官方又害怕人们去深究,说多了就给你戴一顶“侮辱英烈”的帽子,继罗昌平被抓后,又有一位因为说了“蛋炒饭”被刑拘了。

这么多人议论『长津湖』,初始与官方有太大关系。官媒一方面追捧『长津湖』如何如何好,鼓动人们去看,越多越好,另一方面,看得人多了,总有人发出疑问,谁敢大声说出来谁就遭到打压。

10月6日被抓捕的是知名记者罗昌平,他对官媒吹捧“冰雕连”不平,因为几个连的战士,在严冬,穿着单衣,还没有跟对手交锋,在朝鲜的山头上活活被冻死,官媒却把这种非人道的场景诗化为“全员化作了晶莹的冰雕”,甚至成了“国家和民族尊严的象征”。

罗昌平质疑当年中国参加朝鲜战争“正义性”,他在微博写道:“半个世纪之后,国人少有反思这场战争的正义性,就像当年的沙雕连不会怀疑上峰的‘英明决策’。“ ”至于这场战争,不必作过多的评价,看看现在的朝鲜和现在的韩国,所有答案一目了然。“结果他被抓走了。

有一位名叫左右的佑佑的网民10月7日在微博留言:“寒战最大成果就是蛋炒饭,感谢蛋炒饭,没有蛋炒饭,我们就跟曹县一样没区别。当然,可悲的是现在也区别不大”,10月8日,这位网民被南昌市公安局以“侮辱抗美援朝志愿军英烈的言论,造成不良影响”拘留10天。

“蛋炒饭”涉及朝鲜战争一段秘密,纽约时报日前有报道说,中国重大损失的细节多年来一直被保密。根据习近平去年引用的官方死亡人数,有19.7万名中国士兵死亡,尽管历史学家普遍认为这个数字要高得多。即便是现在,毛泽东之子毛岸英的去世仍是一个充满矛盾的话题,多年来坊间一直有一种说法,认为是他一时兴起想炒蛋炒饭吃而不慎殒命。”

毛泽东之子毛岸英,朝鲜战争时他在志愿军总部彭德怀司令身边工作,有种一直流传的说法指他利用美军轰炸间歇,到防空洞外面炒蛋,被美军发现烟火后飞过来投掷了一颗燃烧弹,炸死了。

但是,后来不知为什么,这一说法列入被禁之列,最明确的禁令来自7月15日在湖南省长沙市举行的“2021中国网络诚信大会”,大会发布“正本清源,明理增信”涉党史辟谣榜,列出十大涉党史谣言,其中第四大就是关于毛岸英的,“毛岸英牺牲是因为做蛋炒饭暴露了目标?谣言!”第十大是关于朝鲜战争的:“抗美援朝不是保家卫国,谣言!”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5:51:49

1949年毛泽东在北京宣称中国人民站起来时,苏联还占着中国的旅顺,还在那里强奸,抢劫,无恶不做。毛泽东为了换回旅顺的自主权,不惜做苏联打手卷入朝鲜统一,率先发动了朝鲜战争,迎战比苏联还强大的美国。结果就是割地赔款。不仅影响了中国后三十年的发展,而且还耽搁了解放台湾。让美国人铁了心卷入台海争端。两岸为此分离了近一个世纪。

 

我不知道后来中苏怎么谈判,1955年,在朝鲜战争结束两年后,在所谓中国人民站起来六年后,苏联才从旅顺撤军。这就是小傻红们鼓吹的一百多年的中国对外战争无一胜仗的屈辱一扫而光!这就是小傻红们自豪的中国不再任任人宰割的中国!

 

即使苏联从旅顺撤军,英国人还占着香港,葡萄牙人还占着澳门,美国军舰还在台湾海峡游戈。所说的不再任人宰割的中国,不过是一句笑话而已。就是共产党毛泽东,也宰割了长白山给朝鲜,宰割了夜莺岛给越南。小傻红门凭什么自豪?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5:49:49

朝鲜战争是中国历史上最阴暗的一幕。尤其是长津湖战役。解放台湾的钢铁之师就这样被糟蹋在哪里。这既不是保家,也不是卫国,只不过是苏联手中的玩物而已。它导致中国三十年贫穷,落后。它导致两岸分离近一个世纪。值得歌颂吗?

 

毛泽东都不好意思把长津湖战役拿来吹捧,二楞子和傻红们不懂历史吗?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5:44:35

不喜欢蛋炒饭,那咱们换个说法:

 

毛岸英为了结束毛泽东的封建统治,彻底埋葬毛家王朝,勇敢的站在美国轰炸机下,为中国的新民主主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4:06:24

整个志愿军司令部只死了毛岸英和一个来救他的参谋。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什么原因。是不是蛋炒饭?

 

志愿军司令部有多大?彭德怀都在人能少吗?志愿军纪律严格,美军来了肯定要躲到防空洞里,事实也是如此。可是为什么只炸死毛岸英一人和一个后来跑出去救他的参谋?

 

蛋炒饭也好,收拾文件也好,至少说明他不遵守纪律,连彭德怀的话都不听。要知道,志愿军其他人,不管你官有多大,见了彭都老老实实的。

 

这样专横跋扈人死了是中国的幸运!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6:15:02

看看中国人在抗美援朝中丢了什么:

1失去了解放台湾的机会,使美国人铁了心保护台湾,两岸分离,也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努力才能重新统一。

2丢掉了半个长白山。帮着别人打仗还送人领土,这世界上还有比毛泽东更二的吗?

3战死了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从历史上金氏政权对中国的作用来看,这些人死的一钱不值。

4浪费了无数钱财。帮别人打仗顺便把别人的债务也都揽了过来,不惜自己国家饿死几千万人,这世界上还有比这蠢的吗?

5制造了一个疯子邻居,将来不知道会对中国造成多大的伤害。

 

抗美援朝中国人得到的唯一好处是炸死了毛太子,使中国避免了朝鲜的命运。

 

o88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6:33:57

6. 欠下了苏联巨额的债务。三年自然灾害时还勒紧腰带还债,使得几千万人饿死。

7. 和苏联闹翻后陷入极端孤立,一时只有阿尔巴尼亚一个朋友。外压导致内斗加剧,政治运动不断,文革让中国的经济文化倒退数十年。

8.

 

洋知青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6:15:02

看看中国人在抗美援朝中丢了什么:

 

 

麦克老狼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11:08:03

太子跋扈得很,别人看见彭总都恭恭敬敬、大气不敢出,就他张口闭口老彭”“老彭” -- 从这个称呼上就能看出彭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下人、家仆一类的身份。

 

洪大麻子为了让彭总有个好心情,费尽心机陪彭总下棋消遣一下。太子跟彭总下棋一个子儿都不肯让,洪怎么劝都不行

 

作战会议上彭总气头上逮人就骂,只有他敢跳出来,不顾身份地位,上去指着地图胡说一气。彭也不敢反驳,只能气鼓鼓的一言不发 -- 多么荒诞

 

朴一禹送给彭总的鸡蛋,别人不敢吃,他伸手就拿 -- 这种事情也就太子敢干

 

roliepolieolie 发表评论于 2021-10-12 20:48:00

中国这个时候突然抛出70年从来不提的长津湖胜利,自然会引起中国人的怀疑。满嘴谎言的共贪党从来没有谦虚过。这么大的胜利居然藏着掖着这么久,人家自然想知道真相。

 

Redcliff 发表评论于 2021-10-12 21:43:47

爱国主义是独裁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爱因斯坦

 

老寓公 发表评论于 2021-10-12 22:16:19

 

跟据当时在场的杨迪将军在回忆录里说, 毛岸英是违反禁令生火做蛋炒饭而暴露目标的。 电视剧《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说敌机四架飞走后又再回头, 直扑小毛的房子投下一百多颗燃烧弹。 如果不是冒烟的话为什么直扑那房子?

 

实在看不出杨迪将军有什么动机要造谣。

 

2021-10-13 00:03:34 by theriver1

以下内容摘自《在志愿军司令部的岁月── 鲜为人知的真实情况》(解放军出版社-2003年修订版)作者杨迪(沈阳军区原参谋长,朝鲜战争期间任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

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后, 志愿军第13兵团司令部进驻鸭绿江南岸朝鲜境内的朔州以东偏南的大榆洞(北镇西北)。在大榆洞, 1950 1025曰正式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这是志愿军进入朝鲜抗美援朝,志愿军司令部的第1次指挥位置。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在大榆洞指挥了第1、第2次战役。第1次战役后,敌人的空中活动更加猖狂了,野马式轰炸机,沿公路。穿山沟低空飞行侦察,发现可疑目标就轰炸扫射。对志司所在的大榆洞沟这条山沟也注意了,不断地飞来飞去。

11月中旬,我们加强了防空措施:

一是要求机关各部门一定要提高对加强防空的认识,不能存在一点麻大意的思想;

二是没有挖猫耳洞的,一定都要迅速挖好;

三是都要在拂晓前做好早饭午饭,烧好开水,天亮后白昼不准冒烟;

四是白天人员都离开住的房屋到猫耳洞去工作;

五是将车辆隐蔽好,白天不准开车进出沟, 在山沟口加设岗哨检查车辆进行拦阻。

1123曰,敌人的侦察机对大榆洞这条山沟低空飞行好几次。 我即向解方参谋长报告:参谋长,情况不妙呀!敌人大概发现了我们这条山沟驻部队了,今曰敌机的侦察飞机很异常, 建议研究布置一下明曰的防空,彭总住的那间独立房子目标大,必须特别注意防敌飞机的轰炸。解方参谋长即召开机关各部门领导干部开会,重申防空纪律,严格要求明早拂晓前,吃完饭都一律进入防空洞。他随即去与邓华。洪学智。韩先楚。杜平等首长研究如何去说服彭总能在拂晓前进入猫耳洞去防空。不久解参谋长来到作战室, 我向他汇报了机关布置防空落实的情况后,即问他:彭总同意进猫耳洞去防空?

解参谋长说:彭总不愿意去猫耳洞内防空,还说:谁怕死,就去躲飞机。我们几个人研究、商量好了,不管彭总愿不愿意躲飞机,也不管彭总骂人,明早必 须要动员彭总甚至拉着他去防空。我们几个人都推举洪学智副司令去劝说彭总, 因为他们两人休息时爱下象棋,谁也不服输,就要他拉彭总去防空洞下棋。

第二天(即1124 曰)拂晓前,我派参谋分头去检查防空落实情况,我自己也准备到重点地方去检查,这时,邓华副司令员派人来找我,对我说:你到彭总那去看看,看洪副司令是不是已把彭总拉进防空洞了?我迅速跑向彭总的防空洞,正看着洪副司令推着彭总进防空洞,并说:老总,我和您下三盘,今天非赢你不可。因为彭总 唯一的爱好就是休息时下象棋,平时休息总是和洪学智对弈。洪副司令棋下得好,有时连赢彭总两盘,彭总就急了,说:洪麻子,你搞什么鬼名堂?洪学智说:老总,我敢在您面前搞鬼名堂吗?再下就下,可不要悔 棋。结果总是洪学智在彭总不觉得是让棋的情况下,让彭总赢一盘棋,形成平局。趁彭总和洪副司令正在摆棋子时,我赶快跑去向邓副司令报告。 在我路过彭总办公室时,看到烟筒冒烟,立即跑进面去看看,房还有三个人正在用鸡蛋炒米饭吃。

这些鸡蛋是前一天黄昏,我看到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部派到志愿军任副政治委员的一禹次帅(朝鲜金曰成是元帅,下有三位次帅)给彭总送来一小筐鸡蛋 (约10 多个)。 这在当时的朝鲜是极难得的, 当时彭总已吃过晚饭,还没来得及吃。 三人中我只认识成普同志, 那两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总的俄文翻译, 一位是才从西北调来的参谋,他们的姓名我不知道。我问成普:老成, 你们怎么敢用送给彭总的鸡蛋炒饭吃呢? 赶快把火弄灭。成普说:我怎么敢呀,是那位翻译同志在炒饭。我不高兴地说:你要他赶快不要炒饭了,快将火扑灭,赶快离开房子,躲进防空洞去。成普说:我们 马上就走。说完,我就向邓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拂晓后,敌人的飞机编队飞临大榆洞上空,也不绕圈子就投弹,第一颗凝固汽油弹正投中彭总那间办公室,敌机群先将凝固汽油弹和炸弹投下后,绕过圈来 就是俯扫射,然后就飞走了。我迅速跑出来看看敌机轰炸情况,一眼就看到彭总办公室方向正着大火冒烟,迅速跑去,彭总办公室已炸塌。看到成普满脸黑乎乎地跑出来, 棉衣也着了火,我要他赶快把棉衣棉裤都脱了,躺在地下打滚,将火滚灭。(凝固汽油弹,在当时是美空军的一种新式炸弹,用水扑灭不了)我问成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成普说:听到飞机投弹声,就从你让我打开的窗户门跳出来的。我急着问:那两位同志呢?成普说:他们往床底下躲,没有出来。我着急地大声说:他们怎么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弹烧焦了。我就要随来的参谋赶快去叫警卫营派部长来救火,叫医护人员来救人。这就是毛岸英同志牺牲的真实情况。随后,我迅速跑到彭总和洪副司令的防空洞,看到他们很安全就放心了。我急喘喘地向洪学智副司令报告:洪副司令,不好了,彭总办公室被炸毁了。洪学智副司令急着问:里面的人都出来了吗?我说:只有成普跳窗户出来了,还有两位同志没有出来。彭总和洪副司令一听那两位同志没有出来,就急了,洪学智喊着赶快派人抢救。我说:已调部队和医务人员抢救。洪学智副司令很快向着火的房子跑去,我也跟着跑去。火扑灭了, 那两位同志牺牲在面了。洪学智副司令很着急地说:这可糟了,这可糟了!我听了莫名其妙,又不好问。洪学智副司令要我赶快去报告邓副司令,他去报告彭总。当邓华副司令等首长听了我的汇报后,都奔向那烧塌的房子,也很着急很悲痛地说:这可糟了,这怎么交待呀!我仍是不明白彭总和其它首长们为何这样着急和悲痛。由此,我突然想起在1113曰志司开作战会议时,彭总严厉批评兴初军长,大家都很紧张,都不 敢说话,我指地图稍偏了一点,彭总就批评我。唯独那位俄文翻译,年纪轻轻的,在当时会议那样严肃的气氛中,敢在彭总面前说这说那,彭总没有说他什 么,而只坐着不吭声,邓华副司令等首长也没有制止他说话。我想,这位年轻同志大概不是一般的翻译。邓华副司令对我说:杨迪,快迅速找个安全的地方作为彭总的指挥室。我说:山下有个用钢筋水泥作的有2公尺高,约有200公尺长的夏天下雨的流水洞,上面有土覆盖还有枯黄的小树和草,不易被敌机发现。我看这条流水 洞,可以作暂时的隐蔽部,我即派部队很快去清理, 并很快在洞隔出若个木板房间,彭总和首长们及作战室、机要部长都可进去。邓华副司令说:好,你赶快将这个流水洞清理出来,先隔一个木板房间,请彭总先进去。随后我指示警卫营及工兵连迅速清理出流水洞,做了指挥室。洪学智副司令请彭总进住流水洞后,彭总表情很沉重严肃,除了看电报看地图和研究正在进行的作战问题外,其馀时间就一个人坐着不说话,发闷。其它志 司首长也都不像过去那样有说有笑了,在一起只是研究作战问题。就是平常有说有笑的丁甘如处长,也不说笑了。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问他,我说:丁处长,今早牺牲的两位同志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由于他们的死而使彭总等首长们都沉浸在悲痛中?还有你也很沉寂了,不和我们有说有笑了,这是为什么?丁甘如同志长叹一声, 悄悄对我说:炸死的那位俄文翻译,是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同志。那位参谋是彭总从西北第一野战军刚调来的高瑞欣同志。毛主席的儿子炸死了,这怎么向毛主席交待?老杨,这件事是绝对保密的,因为你是作战处副处长,来问我,我也了解你、信任你,不会乱讲,就告诉你。你一定要遵守纪律,这事在没有正式公开以前,你不准对任何人讲。我听后说:呵,原来如此,请你放心,我绝对遵守保密纪律。

 

 

theriver1 发表评论于 2021-10-13 01:14:45

其实最早揭秘毛岸英死因的还不是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杨迪,而是现为军事科学院军史研究员的王天成。他参加朝鲜战争那年只有17岁,是原志愿军总部敌情研究参谋,主管美军情况。1980年,王天成与杨凤安 (朝鲜战争时期彭德怀的军事秘书)编写出版了《北纬三十八度——彭德怀与朝鲜战争》一书。为了解毛岸英之死,王天成当年走访了志愿军总部的许多老同志,包括时任志愿军副司令的洪学智、作战处副处长杨迪等人,大家对毛岸英殉难之事记忆犹新。王天成向我们讲述了以下这段历史:

 

毛岸英是在19501023日入朝的,其正式身份是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的秘书兼翻译。然而,仅仅一个月后的1125日,毛岸英就牺牲了。当时,美国空军常派上千架飞机整天轰炸,志愿军司令部已经先后换了4个地方。11月中旬,志愿军党委常委开会,决定司令部工作人员在25日拂晓前疏散到各自的工作岗位。24日晚上,彭总搬进了防空洞,在与邓华副司令和洪学智研究了两个多小时战况后,彭总叫杨凤安到办公室询问前线情况。志愿军司令部办公室实际上是一个小木房。早上9点多,毛岸英和参谋高瑞欣刚从休息的山洞回到办公室,两人还没有吃早点,正围着火炉热鸡蛋炒米饭。还没来得及吃,美军飞机来空袭了。杨凤安见有敌机飞来,便喊了一声:“不好,快跑!这时敌机的凝固汽油弹已有几十枚投在办公室周围,成普、 徐西元两位参谋和彭总的两个警卫员逃出了火海,可是离房门较远的毛岸英和高瑞欣却没跑出来。

 

 

 

来源: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1/10/12/10974930.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