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陈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职场十年(5):归隐山林

(2007-07-17 18:33:07) 下一个

按说在B公司过得模人样的,这纵横职场的脚步应该放慢了不是?但事实却不尽然,过了一年多惬意的日子,我就有点坐不住了。

正如我们老板所言,我们这些孙子辈的在公司地位的确低了点。年度员工大会上幻灯片一个接一个的放,讲到有关部门时他们的员工就欢呼、鼓掌,我们望眼欲穿,总算最后做system support的manager凯文露了一小脸我们还没有酝酿好起哄的情绪呢,镜头就又切换到客户部的人那里了。气啊!

外面热火朝天、家里冷锅冷灶,人心难免要浮动。我那娃娃脸的老板率先跳槽去了旗下另一家public relation公司。接着凯文也去外面挣大钱了,还带走了他手下的两个兵。纯技术的programmers工作好找,一个个走得更是迅雷不及掩耳最后搞到要是你没事擦擦桌子、整理一下文件就会有同事神秘地在你耳边问:要走啦?

我那时还年轻几岁,定力不够,看到别人这样自己也有点心慌而且咱中国人特有的危机感又来了,觉得工作了快两年没学到什么东西嘛,想想这样下去不是浪费年华吗?

再有一个困扰我的问题就是娃娃脸走后换了江山。新来的女老板是Georgetown political science硕士毕业的,曾长驻香港和印度多年。老公是澳洲人,两人在香港工作时认识的。她自己说不喜欢政治领域的肮脏所以回美国杀到企业界来了。

刚开始大家都挺喜欢她的,人长得甜美,又有学问,还有传奇的异国经历能不招人喜欢吗?她只比我大半岁又见天在我面前强调她的亚洲背景,说多么喜欢亚洲人,所以我们一开始亲热得像姐妹一样。

有一次不知她喝高了,还是给我们玩冷幽默,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她原来是为CIA工作的,要不我怎么在亚洲转悠那么久?她眼光灼灼地把我们扫了一遍。大家无语,噤若寒蝉。我至今不知这话的真伪,不是说CIA人永远也不能暴露身份吗?再说CIA的过气特工就来我们这里当个区区的小manager,也太掉价了吧?或许她只是个外围员?

不论怎样,这位姐姐很不简单,新上任的三把火烧得噼哩啪啦的。是不是CIA的姑且不论,那欺上瞒下的政治手腕耍得一点不比电影里的CIA差

现在回头看还是自己当时水准不够,不懂职场的黄金规则之一就是和老板亦敌亦友、若即若离。一开始搞得割头换颈等她的手腕耍到自己头上时又失望得一塌糊涂,不怪自己怪谁?

昔日的同僚多半跳槽了自己倍感孤单工作中对上被CIA姐姐牵制,对下又支使不动新来的牛人们;想在内部动动,第一个想到合作已久的media部门,找内线一问,人家的确是大爷级的,没有两把刷子根本进不去;去客户部吧,没有经验,我倒不介意和新毕业的帅哥靓女们一起从头做起人家还不愿意要我这个豆腐渣年龄的芝麻官呢,嫌高不成低不就。

想想要不离开吧,找个离家近的工作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我当时已搬到郊区了。说起我买房搬家,又印证了傻人傻福的理论。以前A公司的同事请我去她的housewarming party,我才发现与纽约隔河相望有这么一片好地方,全是古朴的百年小镇,一下就喜欢上了。丽于是把她买房的全套人马全介绍给我:地产经纪、检验工程师、律师、贷款专员,反正没费什么劲就买下了生平第一个房子。住进去发现去纽约的快车站就在街口更好地是十里开外就有一片工业园区,云集了很多耳熟能详的大公司。

于是,找了当地一个猎头,告诉她顺着十里外林子里那些大庙一个个拜过去猎头还真卖力,没过多久就有了回音:有两家公司向我抛绣球呢。

第一家相谈甚欢,连去了坐在哪里都带我去看了,然后却久久没有下文。第二家让我在一个13号兼星期五去面试。我是个土迷信、洋迷信都照单全收的人当时就把头摇得像泼郎鼓一样可对方坚持只有那天所有的面试官都有空,我只能硬着头皮去了。面试时被这个黑色星期五所困扰,好像谈得也没什么感觉。

下个星期一猎头却喜气洋洋地打电话告知:人家对你感觉挺好呢,快安排时间再去一次和HR做paperwork吧。真是无心插柳,就这么顺利拿到了C公司的工作

离开B公司时,给了三个星期的notice。倒不是工作上真的离不开大概潜意识里有一份不舍吧。两年下来也有不少私交不错的同事,那段时间就成天吃告别饭、讲车轱辘话。就这样做足了离开的心理准备,在最后关上办公室门的一刹那,还是湿了泪眼。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鱼鸟相依 回复 悄悄话 只是好奇,不知这个个隔河相望的百年小镇是哪一个镇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