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Air-to-air Shooting

(2009-07-22 16:39:49) 下一个

话说六月份的一天,蓝MM去一个Air Show拍照片。身材高挑,肩挎牛机牛头的蓝MM,一定迷倒在场的一大片老中青数代的诸位帅叔帅哥和帅弟们。蓝MM英姿飒爽,身手矫健,完全颠覆了传统理念中对美女的评价:没大脑少根筋;头发长见识短。我当日由于路远没有成行,错失了见识蓝MM的风采的大好机会,可我凭我迟钝的想象力,我仿佛看见,蓝MM穿梭在人群中,谈笑风生,美目顾盼,巧笑倩兮;加上美女端起大炮不停地对天对地对人扫射,那认真敬业的迷人风姿,简直就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就算是作为同性的我,如果在场,也会不知觉地流下串串口水。

话说一衰锅D,实在不能满足于远远观望,他擦干了鼻血,奋力挤进里三层外三层的帅哥包围圈,走近蓝MM,跟她套瓷。原来衰锅D有一私人飞机,已经转手,过几天要交货,正想请人帮忙拍一些照片留念,现在看蓝MM如此设备,如此风姿,如此身手,如此人气,一定要请蓝MM帮忙。蓝MM听说可以上天去拍摄,心中窃喜,当场就和衰锅D拍板,双方口头协议完毕,各自满意而归。

第二天蓝MM在电话里,跟我聊到这事,我马上厚颜要求,可不可以蹭拍? MM热心帮我去问,衰锅D说欢迎美女的朋友,我心说,美女的朋友一般都是丑女,机会难得,丑女也不怕抛头露面了。我检查了我的设备,拍照那天是周末,我新买的Canon 5D Mark II17-40/f470-200/f2.8 IS因为质量问题,正好在那周退掉,手上只剩Nikon D20018-200VR,再买D700及镜头,怕也来不及运到。想来想去,就把主意打到大眼头上,跟他一说,大眼同学极够朋友义气,废话没一句,镜头就拿给了我,还附带了一个增倍镜。我拿了镜头怯怯地问了一句,万一我坐的小飞机出事,你的镜头就拿不回来了。他说,那个危险跟中乐透一样,几率是很低的。

就这样,在6月底的一天,我起一大早,喝杯牛奶,想想还是给领导留一字条,交代一些事情,我这个人天生胆小,这次居然敢去坐这样的小飞机,实属不易。临行前留下遗言,也不奇怪。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以交代的,领导是孩子的爹,比我还疼爱孩子;家里的存款投资,我从来都不知道有多少在哪里?我心里记挂着,如果有万一,那相机镜头一定做了陪葬,我得叫领导帮我还钱给大眼;还有告诉领导我iPhone的密码,那里面有了一些我平时的纪录。写完字条放在桌上;转念一想,领导起床,看到这字条,心里一定很堵吃不下饭,我何苦让他一天不舒服?我还是把它放在我的摄影包里。如果有万一,警察叔叔会把这字条拿给领导。

一切办完后,我开车2个小时到圣地亚哥和蓝MM聚会。值得一提的是,我家开车出游,从来都比GSP计算的时间晚到,无一例外;这次我单独开车出门,一路上,就看到GPS不段地在调整到达的时间,最后竟然比GPS最初预算的时间早到20分钟,哈哈,这个值得浮上一大白。

见到蓝MM,我们一起去了飞机场,和衰锅DRD2见面握手,然后蓝MM和衰锅D2一飞机,我和衰锅D&R一飞机。衰锅D2R都是D的教练,这次两个飞机同时起飞,为的就是可以拍飞机在飞行时的照片,这就是所谓的Air-to-air Shooting.我们很快上飞机,衰锅D叫我带上耳机,以方便和他们说话交流。两架飞机一前一后开到跑道上,准备起飞。

1)

2) MM的飞机在我们的左边

不一会儿,蓝MM的飞机先起飞,我们紧随其后。飞机飞起来的时候,我紧紧握住前面的椅背,心里紧张到不行。过一会儿,发现飞机异常地平稳,我这才把手松开,因为不常练铁爪功,就这么使了几分钟,整个手已经很有点酸麻,哈哈,看来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是很有道理滴。飞机在天上飞着,我拿出相机,开始对准地面扫射。

3)

4)

5)

6)

7)

发现蓝MM坐的飞机了,我们开始互相扫射。

8)

9)

10)

11)

12)

两架飞机变换位置。这时D突然来了个大倾斜,飞机陡然下降了数十米,我以为飞机出事,吓得连声大叫,估计那惨叫声一定可以把所有带耳机的人和塔台指挥的人震得从椅子上跌到地面上。等缓过劲来,D忙不迭地跟我道歉,说忘了提醒我。飞机平稳后,我再次拿起相机接着扫。

13)

14)

15)

半个小时后,飞机返程,安全降落,我走下飞机,还好,脚没有发软。整个飞行还算无惊无险,D的技术看来已经过关。

16)

17)

18)

19)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闲人Filiz 回复 悄悄话 酷!难得的机会!
blackjack8 回复 悄悄话 wow, nice shots, from Carlsbad?
BTW: 46404 is not a very lucy number anyway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