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与惠特尼的再度约会

(2012-10-29 18:15:34) 下一个

2010625号上午10:40分,经过8小时连续徒步,疲惫的我们一行4人站在惠特尼山半山腰、99-switchback的最下端,前方之形的登山路完全被雪覆盖,只留下一个巨大的雪坡,直冲云霄。抬头望去,那雪坡的顶端仿佛和天连接在一起,是那么地遥不可及!当时已经近11点,距旁边有经验的人说,这个雪坡需要3个多小时攀登;而登上雪坡后,才来到Trail Crest,离峰顶还有2-3小时的路程。这么算下来,如果一切都非常顺利,也没有精力衰竭的问题的话,我们可能在下午5-6点登顶,那下山的11英里的一大半路要在夜色降临后走,当时到处是积雪,在白天日照的情况下,路都很难辨识;夜里找路,那困难度相当的大;再加上白天被太阳晒化的积雪在黑夜降临,温度骤降后,将重新冻结成新冰,其结果就是天冷路滑,这将给徒步带来很大的危险。我们在商量后决定放弃登顶,留待以后没有雪的季节再续前缘,第一次的登山就此以失败告终。

0)含恨放弃的99-switchback


Mt. Whitney是美国本土48州的最高峰,峰顶14505尺,4421米;全美最高峰Mt. McKinley在阿拉斯加,峰顶的高度是20320尺,合6194米,那个雪峰需要专业的工具和技能,还要冒着生命的危险,那显然不是象我这样胆小如鼠又爱惜生命的人胆敢尝试的哈!我呢,就走走这些不需要技术的小山就很心满意足了。Mt. Whitney Main Trail 往返22英里,登高6100尺,其中有一半左右的路程是在海拔12200尺,约4000米的高原上了;这个高度开车一般是没啥感觉了,可是,如果在那个高度走上坡路,马上就会感觉到心脏的剧烈跳动和双腿迈动时的沉重,所以在平时的训练里,我们适当加入了几次高海拔的徒步。

星转斗移,光阴似剑,倏忽的一年就象翻书一样,快速飘过,转眼花红柳绿,满目芳华;再眨眼,翠绿渐老,蝉鸣树翳,那一轮骄阳把火辣辣的热情,一下子投掷到每一个走出家门的人,让人不容忽视夏天的来临!为了顺利登顶,我们制订了周详的训练计划,有高度有强度,
10个礼拜走下来,夏末的这个徒步惠特尼就水到渠成,走起来不会那么难了,可是老天总不会让事情这么一帆风顺。6月中旬,我不慎在楼梯上滑倒,扭到左脚的脚脖子,当时痛彻心肺,跌坐在地上长达十几分钟,没办法站起来;巨痛过后,我看了一下,脚的外侧青紫了一大片,转了一下脚踝,站起来走路,虽然一瘸一拐,感觉还好,所以大意了一番,没认真冰敷。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左脚肿起老高,沿着脚踝的一圈,内外侧都曾青紫色,情况再也不容轻视,赶紧约了医生看急诊,拍了X-光片;经医生诊断,骨折倒是没有,但脚筋拉伤严重,需要好好休息。护士帮我打上绷带,这样可以固定脚踝,早日恢复。当天我一瘸一拐回到办公室上班,看着胖大的左脚,加上绷带,足有平时的两倍大,不禁苦笑起来,这下走路都难,怎么爬山呢?用iPhone拍一张伤脚,以做纪念:

1
)肿起的猪蹄一只。




左脚崴伤后,我被迫休息近
6个礼拜,爬山是不可能的了,更可怕的是数周没有锻炼后,腰上的游泳圈如雨后春笋般冒将出来,体重飕飕上窜。当我再次穿上徒步靴,重新站在徒步的小径上时,已经到了7月底,这前后的差距立即显现:一走上坡路时,我的双腿象灌满了铅一样沉重,拖也拖不动;心跳如槌鼓,真怕它一不小心会跳出胸腔;当我气喘如牛,一步捱着一步,踏上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山坡时;当我心里默数着数字,不到一千,誓不停步时;当我站在大小的峰顶,俯瞰四周的景色时,我清楚地意识到,人类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人的惰性是与生俱来的,贪图享受、好逸恶劳、坐享其成,是人的本性;要克服自身的这些劣根性,特别是我这样的,被父母捧在手心,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人,需要坚定的意志;要站在那四千多米的高峰上,享受一揽众山小的豪情,首先就要战胜自己的惰性!道理是浅显易懂的,做起来就没说得那么容易了。经过数周咬牙坚持下来,我渐渐找回以前徒步的感觉,步伐也渐渐轻松起来。


2
)站在高山之巅,看远处山峦层叠,染蓝抹黛,起伏连绵,心胸顿然开朗,感觉再怎样的劳累都有了回报!



3
)这是一条被称为“魔鬼的脊梁”的徒步路线,如果大风吹起时,人会不会如风筝一般飘向天空?幸运的是,我们经过的时候风和日丽,气温宜人。



2012
915号这个日子终于来临,我收拾好行李,整理好心情,一行8人,前后来到离LA四小时远的Lone Pine,先去那里的游客中心领取了通行证,然后在镇上找了一家餐馆吃饭。 Lone Pine是离Mt. Whitney Portal - 登山的起始路口最近的一个小镇,这里的海拔是3727尺;Portal那里的海拔是8360尺,很多人在登山前都选择在Portal1-2夜,以适应高度。我们人多嘴杂,从开始计划的小镇过夜;到改变初衷去Portal野营;到最终又推翻重来,回到小镇扎营,反复了好几次。我没有参加这些无谓的口舌之争,反正随着大流,去哪里都无关紧要,因为之前已经两次去过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这4000多米一直没太放在心上。倒是登山前的两天,身体突感不适,这让我暗自焦虑,准备了这么久的行程,实在没办法轻言放弃,只有跟自己一再地打气: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轻伤不下火线;就是爬也要爬到峰顶;加油加油再加油!!!


4
)吃完午饭后,看到餐馆外,花儿开得正艳,我顺手拍了一张。



这一天过的是猪的日子,完全是吃了睡,醒了后再吃。晚饭后,又立即上床睡觉,这一觉睡到午夜
12点,被闹钟叫起,我们简单地吃了不知道算是宵夜还是早餐的一顿饭,开车到Portal集合,停好车后,再一次检查背包,水,衣服,头灯,手套,帽子,登山杖,最后紧了紧徒步鞋的鞋带,背起背包,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在trailhead处合影,然后排成一队,在凌晨220分,鱼贯走上征途,徒步惠特尼山的这一刻终于到来!




由于起点的海拔较高,大家步伐缓慢;夜色沉沉,周围万籁寂静,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和心脏缓缓的跳动声。头上的头灯,刺破皑皑夜幕,照亮了眼前的一小片路途。又一次,在黑暗中,在大地处于一片的沉寂,万物都在休眠的时候,我走上了黑黢黢的登山路。我们一路无语,默默前行,照例的,我理顺了呼吸,按照大部队的速度,调整好我的步伐与频率。我的双脚机械地迈动,而我的思绪跳脱出身体的束缚,穿越时空和距离,自由自在地在飘荡着,这些年的事情,变成画面在我眼前一一呈现:去年洒在这里汗水辛劳;决定放弃登顶时那巨大的沮丧;徒步各个路线时的疲乏劳累;登顶诸个山峰的欣喜若狂;出发前的纷扰吵杂。。。想着想着,突然间,百感交集,感慨万分! 都说人生如戏,世事无常;我一直向往简单的生活,努力地工作,开心地旅游;更向往简单的人际关系,希望常常和朋友高谈阔论,和睦相处。庄子说:君子之交淡如水,经过了无数的人事后,我更深一层次体会到这句话背后真正的含义!

这一夜没有月亮,夜空晴朗,繁星闪耀,那大小不一,明暗各异的群星一如贵妇华丽裙裾上缀满的闪亮水钻。在我们不间息的脚步中,斗转星移,晨曦的脚步悄然无息地向我们走来。当我再次抬头,环顾四周,发现身后的东方,沉沉夜幕的下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口子,裂口的四周泛红,仿佛天地间有一块厚重的黑色丝绒幕布,被老天的巨手缓缓拉起;后面精彩的白昼,如一出等待已久的好戏,即将呼之欲出,粉墨登场。在群山峻岭之腹,在
晨光熹微之时,我站在高高的山岗上,无言地欣赏着大自然倾情演绎的戏码 - 破晓。迎面的山壁上,隐隐显现曙光的气息,这巍峨的大山仿佛张开了自己宽广的怀抱,去迎接阿波罗神那俊美的身影。

5
)曙光乍现




6)刘胡兰再世。


7
)曙光映红了前方的山壁


8)晨曦里的山路


9)辛苦的徒步者


10)日照金山


11)色友好摄的本性一览无余。


12)难得有人愿意做我的前景。



13
)曙光映红了山壁。


14)山尖上的阳光。



就这样,我们边走边拍,贪恋这日出高山的美景,脚下的步伐就缓慢起来。有时候甚至停下来拍个不停。我招呼着同伴,想赶到
trail camp 的那个湖边拍摄,想象着湖水映照着被朝阳染红的岩壁,那景色一定是很美的!我们拔脚往前跑,想与阿波罗比试脚力,结果人的力量显然是非常有限滴,在距离理想的目的地不到10分钟的地方,太阳神的触角已经遍布整个山脉,眼前的山壁洒满了金黄色的阳光,我知道那美丽的光线可能转眼即逝,正好旁边有一个小水潭,虽然比不上trail camp 的湖,但也聊胜于无,我们停下匆忙的脚步,蹲在水塘边,拍下了日出金山美丽的倒影。

15)倒影


16)还是倒影


17)又一个山头被阳光占领。




清晨
7点整,我们赶到trail camp,比去年的1040分,早了3个半小时,这路上有没有积雪,对我们这些菜鸟级别的徒步者来说,对速度的影响是巨大的。Trail camp距离起始点的Portal6.3英里,海拔12000多尺,在此后面的路虽然要稍稍短一些,可是因为是高海拔,难度相对高,所以Trail camp一直被大家算做是整个徒步路线的中间点,很多人在往返途中,都选择这里作为最大的休息站。幸运拿到过夜通行证的徒步者们,大都选择这里做为他们过夜的营地。

 18)在洒满阳光的地方,心也忍不住灿烂起来。


19)湖水边。



我们吃喝了一番,补充体力,休整了半个小时后,再度出发。没有雪的
99-switchback,弯道弯弯,没完没了,据有心人士认真数过,这里共有97个弯。上了12000尺,也就是4000米后,向上爬坡时开始感觉气息不匀,腿脚沉重。往上看,重重的弯道叠在头顶,弯道上的人们如蝼蚁般缓慢移动着;往下看,眼前山峦起伏,怪石嶙峋,三两个高山湖散落在山腹之中,这些湖由雪水融化而成的湖,在阳光的照射下,显现出碧蓝的颜色,很是养眼。过了Trail camp,周围已没有植被的影子,满眼望去,除了石头还是石头,到处能看到直冲天庭的巨石,还有巨石上经过长年累月的风霜雨打而被撕裂断开的痕迹;以及在残酷的自然条件下已然风化而成的大小石头。

20)我在switchback上龟行。



21
)永无止境的登山路



我在
switchback走着,拐过一个弯,前面还有无数的弯等着我。开始我还数着走过的弯道,没数多久,我就把自己给数糊涂了,我的精神开始萎靡起来,脚步渐缓,只有拿出数数字的办法来强行控制自己的前进和休息,时间突然在此停留下来,脑子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缺觉,开始困顿起来,想要反刍点小心事,可思绪总在远远的地方漂浮,根本没办法把它们聚拢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前方传来一阵欢呼,我精神一振,快步向前跑了几步,眼前突然开阔起来,在一个小小的山脊拐弯处,有一个醒目的小木牌,上面写着Trail Crest,呵,我终于走到了99-switchback的顶端,摆脱了无休无止的弯道。

22)到了Trail Crest


Trail Crest是在一个山脊上,左手边下面的平原里,有两个蛮大的湖。那个长形的,就是大家说的吉他湖吧?

23)俯瞰谷底的两个湖。

 

24
)怪石嶙峋



25
)梦绪在Trail Crest.



26
)休息片刻后,继续前行。


Trail Crest的海拔是13600尺,离峰顶的14505尺的高度都不到1000尺,本以为剩下的2.1英里再怎样,都难不到哪里去吧?结果事实证明,我高兴得太早了。离开木牌后的半英里,我们就一路向下,走起下坡路来,我一边走一边暗暗叫苦,现在下降的高度,到后来,都是要重新爬回来的;而且在回程的时候,这段下坡路就会变成是上坡,一定会很大程度地增加回程的难度。

27)痛苦的下坡路。


过了那段下坡后,脚下的路还是窄窄的一小条,可视野豁然开阔,路开始缓慢上升,我们的气息是越来越急促。这时的我虽然没有感觉明显的高原反应,但是我看同伴的嘴唇呈紫灰色,面色也不太好,据同伴说我的嘴唇气色也没好到哪里。抬头眺望远方,突然看到远在天边的最后一个山坡上,似乎有传说中的那个位于峰顶上的小石屋,那代表,最后那个最高的山峰就是Mt. Whitney的巅峰?OMG,我突然灰心起来,那峰顶看上去似乎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我能走到吗?

28)眺望巅峰


29)又不知道走了多久,峰顶依然遥不可及。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是过河的卒子,完全没有退路了,只有奋勇向前。路仿佛魔障一般,走也走不完;太阳看似火辣辣,而且周围毫无遮荫,但是照在身上,却也感觉不到什么温度;我的双腿在机械地迈动着,似乎也没感觉到太大的疲劳。我脑子有点模糊,所有的感官触觉都是钝钝的,有时想眼前的一切会不会是一个梦境?有可能,在前面一个地方,我被一个石子磕一下,一下子摔下万丈悬崖,那我的梦就醒了?可是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还是有痛感,那就不是梦了。就这样,我在梦境还是现实中,反复怀疑着自己,生怕吃了半天的辛苦,最终发觉是一个梦。 走着走着,一抬头,刚才远眺的山坡不见了,我来到最后的一个陡坡下,爬上去,就是胜利了?精神一振奋,脚下也加快了步伐,又走了半小时不到的时间,那个小石屋突然出现在眼前,我终于登上了Mt. Whitney 的峰顶。

30)惠特尼主峰



31
)小石屋触手可及


 

32)徒步小组在峰顶汇合

朋友拍的合影


33
)峰顶是光秃秃的一片,这次感觉太累了,没有仔细巡视峰顶的景色。



在峰顶上休息了一小时左右,感觉有点头昏眼花,可能是高原反应上来了,赶紧收拾了一下背包下山;站起身来,感觉身体异常疲惫,回程还有
11英里,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可是这时的我们就像拉磨盘的驴,除了走,还是走,这一走,又把太阳从头顶上,走到了山背后。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还在路上苦捱,这一天真走了个天昏地暗,好几次,身心极度疲乏的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真想就地闭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觉;可是一次次被同伴拉起,继续往前摞动脚步;两个脚底因为走太多的路,虽然穿了两双袜子,外加一双挺不错的徒步靴,却也时时感觉到路上的任何坑洼不平处;石子咯着脚底,每踩下一步,都有强烈的刺痛感,开始我还咧嘴喊几句,到后来表情麻木,连话都懒得说,只有默默地走路,嘴唇很干,舔上去生疼,可我连喝水那个动作都累到能免则免。一次我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关闭头灯,眼前一片漆黑,抬头仰望天空;纯净的夜空里,星星依然璀璨闪耀,看着看着,我不禁痴迷起来,恨不能可以融化在这美妙的夜色中。。。。不知道走了多久,好容易走到trailhead的车上时,看看表,是晚上10点半,这说明我已经连续走路长达20小时。达到预定目的的我,连一个兴奋的表情都挤不出,我用尽最后的力气,爬上座椅,瘫在那里,咧了咧嘴,可能是想哭吧,替疲惫的身体抗议一下大脑,可是面部的肌肉似乎也不听使唤,敢情连哭的力气都没了。

34)回到Trail Camp.



35
)在Trail Camp 补水



36
)看夕阳西落。



第二天,阳光灿烂,一觉睡过来后,我神清气爽,站在房间外的露台上,眺望惠特尼的主峰,我不禁又有些怀疑起来,那看上去远在天边,高耸入云的主峰,是我昨天登上去的那个吗?不会是梦吧?赶紧用劲儿掐了一把自己,有疼,我不禁笑了起来。。。。。

37)眺望惠特尼的主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苗青青 回复 悄悄话 曙光真美!
sesamepeanuts 回复 悄悄话 你好久没有发帖子了,今天专门来看看有什么新动向。看见了此贴,很少见你描述这么痛苦的登山过程。很喜欢。
GuShang 回复 悄悄话 真是佩服你们!
jin_yin_hua 回复 悄悄话 祝贺,祝贺。终于完成了心愿。回来的路太无聊了。有走来走去还没到的感觉。
没打算去走C2C?
mengx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迪子的评论:
这条路如果是当天往返,难度确实相对高点。我走过非洲的乞里马扎罗;尼泊尔的珠峰大本营,都没有这个难度高。
mengx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不知道的评论:
天天的160张通行证,天天都是爆满的,厉害的人,往返10小时就搞定了,我走了20小时,距离是巨大滴。  :)
mengxu 回复 悄悄话 回复enTiger744的评论:
没有任何的技术要求,只需要有一股子蛮劲儿就好。  :)
迪子 回复 悄悄话 哇,比印加古道难走多了!植被确实没有印加古道漂亮,但那“日照金山”太美啦!
不知道 回复 悄悄话 再佩服一次!
enTiger744 回复 悄悄话 wow,了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