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大宗师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2020底马云事件标志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经济或将遭遇滑铁卢

(2020-12-27 12:57:14) 下一个

2020底马云事件标志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经济或将遭遇滑铁卢

--大宗师

我以前曾提到过,习是有一条既定路线的,他和他的团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坚定不移地向前推进着这条路线,其间川普的贸易战、新冠病毒对其努力确有所影响,可是一旦习腾出手来,他又将继续推动他的既定路线。习的路线就是:政治上以反腐为手段,更换干部,统一思想,至少组织上形成高度集权;军事上完全彻底由最高领导人控制一切军事、安全、保卫、政法力量,向南海、台海、钓鱼岛、中印边境进行军事扩张,完成他们认为的“祖国统一大业”,收回一切领土主权;经济上“国进民退”,回归社会主义公有制;文化上肃清封资修买办卖国主义文化思想和其代表人物;外交上强势出击,和帝国主义霸权平起平坐。这些年来,他们的政治计划已经基本完成,军事计划正进入高潮,外交计划已入佳境,经济和文化计划已然在开始实施了!2020新冠之年年底的马云事件,就是习团队经济和文化计划大规模行动的标志性事件。

其实马云出事也不完全出乎预料,毕竟在中国,出头的椽子先烂,君不见这些年来台面上的衮衮诸公,不管是权贵、首富、名人,看着他起高楼,看着他楼塌了,一个个被抬上神坛,又一个个被掀翻滚下神坛,无一例外。马云的问题,我在六年前那篇“写在阿里巴巴北美上市之前”就提到:阿里巴巴还有一个被人诟病的,就是对中国的经济、社会的巨大冲击,它的备受争议的支付宝对中国银行业的冲击大家或许都听说过,而没有怎么被太多提起的,就是阿里巴巴对传统行业及就业的冲击。中国的大量的中小规模的作坊、零售业吸纳了大量的就业,阿里巴巴的巨大成功迅速吃掉了这些中小规模的作坊、零售业赖以生存的市场,使这些中小规模的作坊、零售业生存和发展日益艰难。

以前讲,中国社会的特点就是差别巨大,发展极其不平衡,现在其实仍然是这样,可能在某些方面有些改善,但在另外一些方面这种差别、不平衡更加扩大化了。中国既有可以和世界最发达国家相媲美的地区、行业,又有相当多地区与世界最落后地区相差无几;中国既有信息化的人口、社会及后工业化的人口、社会,又有工业化及前工业化的人口、社会,更有大量农业化的人口、社会;中国人的思想中,既有现代社会的新思想,也有封建、殖民社会的旧思想,而且封建、殖民社会的旧思想在中国社会根深蒂固,具有相当的、广泛的社会基础。这就是中国的基本国情,49年前那么讲,65年后还是这么讲,没什么大变化。

而中国的市场远不成熟,与官僚政治家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几大巨头,垄断着各行各业,当阿里巴巴迅速崛起之时,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其他资本势力能够有效的与之博弈、制衡,缓冲它对市场、社会的巨大冲击。没有政府对市场的保护,消灭垄断,防止不平等、恶性的竞争;没有政府采用良好的税收、补贴政策引导、规范市场,那些中小规模的作坊、零售业根本没有机会、动力、能力转型,唯有大批关门把钱投入房地产,或干脆移民他国投资海外。中国的国情,社会人口素质差别巨大,大多数人口素质不高,社会转型的成本注定是极其高昂的、极其痛苦的,谁来买单呢?只能由广大中下层人民自己承受。

封建官僚家族政治,统治着中国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49年前是这样,65年后也是这样,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和宿命。如同封建社会一样,商唯有与官相勾结,才会有巨大的利润,官商勾结是中国商界的常态。但官商勾结的风险也不小,这就是政治风险,商往往成为官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和突破口。当年红顶商人胡雪岩搭上了大官左宗棠,生意迅速膨胀,成为一代巨贾,富甲一方,一时风光无限,但后来左宗棠的政敌李鸿章为了打击左宗棠就以胡雪岩作为突破口,几下子就把胡雪岩打回原型,最后破产抄家,家败人亡。这个故事在当今中国政商界一再重演着。马云背后有着一帮政治势力,特别是金融界和某些政治家族的一股力量,这本是公开的秘密,他的兴衰命运与这股政治力量紧紧的联系在一起,如果这股政治力量最终在中国政治舞台得势,那么马云将更加风光无限,但他也可能成为这股政治力量的政敌的攻击对象和政治斗争的突破口,他个人的一些弱点也容易让对手抓到辫子,这也是他的宿命,只是希望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有关方面能尽量将马云个人和阿里巴巴切割开,尽量减少市场震荡。我六年前讲的这些话,今天看来,基本上不幸言中。

党国政府肆意打击私企以期“国进民退”是相当的有些底气的,一方面,相当多的私企的第一桶金原就来之于政府,或是当年在国企私有化浪潮里,当时的书记、经理一、二把手们借机转公为私,倾吞国有资产的结果;或是国家政策性的资助的结果。另一方面,基本上所有的私企,都与地方乃至中央的红色权贵、政府、官员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地方乃至中央的红色权贵、政府、官员们的庇护和照顾,他们就没有今天的发展与繁荣。既然你们的钱要么原来就是从我这儿拿去的,要么就是我照顾得来的,那我当然有权力连本带息的收回来或至少也得做个大股东呀!

讲到这里,说个八卦,马云收了个上蹿下跳的皮条客叫矮大紧,这矮大紧从小就不受他爹待见,据说他爹迷信,生他的日子不吉利,给他妈坐月子买的王八也跑了,觉得这孩子是个丧门星。是不是丧门星咱不知道,不过,这矮大紧沾上谁,谁就要出问题倒是真的:和女歌手谈恋爱,女歌手自杀了;和温哥华的市长见面,这个市长不久出丑闻下台了;和C罗聊,C罗被人告强奸;和吴秀波做节目,吴秀波卷进小三敲诈案子里去了;和冯小刚谈,冯小刚就被小崔捅出去了;刚要和爱尔兰歌星Dolores O'Riordan合作,Dolores O'Riordan就在London吸毒死了;和李安合作,李安的Gemini Man就亏了;抱上马云的粗腿,马云就垮台了,你说马云霉不霉。据说矮大紧不久前首次在人民日报做直播忽悠就大翻车,估计他和马云一样,一切封资修买办卖国主义的牛鬼蛇神都快要被党国扫荡了!

党国政府这个时候正式开始收拾马云,时机非常好,与国际大势相合。互联网经济自美国开始,借全球化之风,经各国政商界推波助澜,瞬间风靡全世界,已有二十多个年头。在这二十几年的大好时光里,互联网经济在全球范围内开疆破土,攻城掠地,全面碾压传统经济,赚的是盆满钵满。而传统经济则是全面萎缩,哀鸿遍野,一个接着一个的破产倒闭。但这些传统经济及其利益集团,不会甘于失败,不会坐以待毙,必将垂死挣扎,寻找时机反戈一击,这股政治力量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逐渐获得了相当的一些支持。再者,互联网经济已然养肥,是割韭菜的时候了,这是全世界发达国家政界的共识。据称,美国、欧洲政界已有计划即将开始对Google、Facebook、Amazon等采取法律行动,如同当年对微软的行动一般,对互联网经济大砍一刀,甚至课以重税,以收获大笔财富。中国与世界自鸦片战争中国被打开国门之后,一直是紧密地息息相连的,一战、二战、解放战争、韩战、越战、冷战、改革开放、8964乃至2020年的新冠,世界影响着中国,而中国也在影响着世界,改变着世界的发展方向。同样的,这次2020年年末的马云事件,不仅标志着中国互联网经济或将进入低潮,甚至可能是全球互联网经济进入低潮的标志性事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