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在文字废墟上的萦绕

(2022-01-23 15:33:20) 下一个

artwork by 立

 

在文字废墟上的萦绕

 

读到立的《贝克特与荷尔德林说立的诗歌》,觉得有些眼熟,最后几句与贝克特的文字很类似。而一经检索,发现立是用爱尔兰出生的法语作家贝克特代表性的文字与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经典的诗歌拼贴而成的诗歌。

在这首充满哲思的诗歌里,贝克特与荷尔德林在立的故事大门前谈论着立的诗歌,视觉新颖富于想象,有种虚构之中的虚构的感觉。敞开的门是一个隐喻,连接着两个空间的通道,包含着内与外,离开与进入等一些相对的意义。进入还是不进入,继续还是不继续,可以说是这个敞开门所产生出来的一个表征着选择的意象。这首语言拼贴诗虚无主义与浪漫主义透过时空的对话巧妙的融合在一起,犹如文字废墟上回荡萦绕交错的两个心灵独白。

在《最后之词》中,来自荷尔德林疯狂的内心的声音,悲怆而荒凉。

一个征兆我们是,无解
无痛我们而且几乎
在异邦失掉了语言。

贝克特在《无法称呼的人》的最后一句里写到,"It will be the silence, where I am, I don't know, I'll never know, in the silence you don't know, you must go on, I can't go on, I'll go on",那些没有故事情节与人物的语言,模糊了时空,如同梦呓,不断地重复,充满了质疑。仿佛在没有关联而失去了意义的文字里找寻着意义,却又在意义中质疑意义与存在。于最后的独白,只剩下一片凄凉,静寂,荒芜,与废墟。


贝克特与荷尔德林说立的诗歌

就在朝我的故事敞开着的大门里,
假如它敞开的话,
那将会是我,
那将会是沉默,
一个征兆我们是,无解
无痛我们而且几乎
在异邦失掉了语言,
但我就在那里,
但我不知道,
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在沉默中人们所不知道的,
必须继续下去,
我不能继续,
我继续着
我将继续。

 

01/23/2022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