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延安,火星 - 回复姚顺兄

(2021-11-15 20:00:37) 下一个

 

延安,火星

 

对我来言,延安与火星有些共同点。

1。我没有去过;现在去不了;未来可能不会去。
2。都可以算是一种象征:少数人的激情所推动而导致的革命。延安,revolution; 火星,可能的evolution. 而无数的revolution 推动着evolution前进。

将来人类在火星上的延续里,我认为首先会是一种统一的文字诞生来帮助机器与人类所形成的Hybrid来共同面对适应这个环境;对环境适应后,"人类"可能有能力形成的不同的群体,而产生不同的文字或交流方式。共同的是,语言是用来交流的。

延安人说,姚顺兄的坚持写作很好。
火星人可能说: # * @ (基于我相信语言会趋于简单实用)

如果能看懂,那么这语言对读者就有了意思。

*

 

公家与私人的划分对我来言,有写教条化。

什么是公家? 什么是私人? 哪个比哪个优越取决于使用的地方吧。

难道秋日私语似的写怎样使用录音笔? 

"这是一个忧郁的日子,那么你先用你那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按那个色彩或许有写黯淡的绿色的键,它会将你的忧伤轻轻地藏在它的心低,成为永恒的记忆。"

在英文的学习里,有effective writing, 用简单的词语准确地表达出一个人想表达的。能做到这一点,非常不容易。

而且对文字这种刻意的划分,本身就带着一种歧视与偏见,与童年时代歧视你嘲笑你的人没有本质的区别。你在反抗抵触着让自己成为你自己所不喜欢的人。

 

*

 

写,本身很好;在写作中寻找自己的声音,更好。
如果能够找到,那就是thank god, or 
南无阿弥陀佛, or 
namaste 
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