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时间都到哪儿去了?

(2021-09-04 09:06:02) 下一个

白驹过隙。转眼快两年了。新冠病毒仍在肆虐,变异。世界仍在封闭。昨日朋友说到朋友的朋友的中国行,真是比唐僧取经还难,至少唐僧取经的路是没有被堵死的,尽管妖魔鬼怪丛生。

去年一月份西雅图的医院里机器人治疗第一个美国本土上被报道的新冠病人所带来的兴奋与希望,已经泡沫化。从去年二月开始我就在在家工作。那时我母亲还在,还在希望之中。她听到我去年十月才回公司时,很是开心,"那时我可能都好了。"。母亲是九月离世的;但那一年以后我还在家工作,据说延长到明年初。

今年的七月有不少历史事件发生。7月20日,杰夫·贝佐斯 (Jeff Bezos)乘坐第一艘载人火箭New Shepard,与有史以来最年长的女性太空人与最年轻的男性有钱人一起在太空飞行。而这一天,创下了不少世界之最。New Shepard 的推出代表了其朝着 杰夫·贝佐斯的 愿景迈进的里程碑,与其他两家公司开启了太空旅游商品经济。


据说人类对宇宙的知识超过了对海洋的认知,现在似乎也超过了对病毒的认知。人们还在纷争着病毒起源。在繁复的政治经济霸权的战争里,真相越发的迷离扑朔。

这时回顾立兄写得新冠系列就更耐人寻味了,还有惊叹!

 

新冠肺炎:从新冠肺炎谈谈生化攻击的可能性

 

这次武汉肺炎爆发,我就开始考虑生化攻击的问题。今天看了文学城的一个新闻报道“刘亚东:相信基因武器的人都是白 痴”,我觉得必须写一篇文章谈谈这件事。

新闻说:“我刚刚看见《科技日报》刘亚东总编辑发了一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他附加了一段评论,是一个回忆,他说: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还十万加,赖人家西方敌对势力泡制新型冠状病毒,用来毁灭 x x人。只能说,写的人和信的人是白 痴,连猪都不如。朋友圈里要有这种人,麻烦您赶紧把我拉黑,拜托!”如果这些信息是真的,那么刘亚东的愤怒让我吃惊。作为科技日报的总编辑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生气时就会侮辱谩骂,这是让人吃惊的。我总认为,辩论时骂人是情感大于智力的表现,而侮辱别人的言论,也是对于自己的侮辱。

从文章来看,科技日报总编辑刘亚东先生,中国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还有生化博士著名科普大v飞雪之灵的幼稚程度让我感到惊讶。

这几个人的观点普遍认为,因为没有人种特异性基因,所以运用基因武器进行人种灭绝不可能。但是,因此否定生化武器的可行性和危险性,就非常幼稚了。

严格的基因武器现在在技术上可能离实用非常遥远。(因为,我不了解军方的研究情况,仅从生物医学的国际研究现状做出这个论断。)这里我们只讨论用病毒作为生化武器的可能性和可行性。

病毒攻击需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军方是否有相关研究。我认为今天各个大国都有专门的生化武器的研究。
是否可能筛选具有高感染力和致死率的病毒株。今天,这在方法学上是完全可行的。
是否可以体外大量包装具有生物活性的病毒颗粒。今天,这在方法学上是完全可行的。
病毒是否可以方便的体外携带,与秘密的扩散。这个也是非常可行的。
那么,这种病毒攻击会不会把自己也伤害了呢?今天武汉肺炎,(当然这里或许我们应该说新型冠状病毒,但为方便明确起见我这里不带歧视性的还是用武汉肺炎来谈论。)的爆发下恰给了我们新的警示。

今天的战争和以往不同,更多的不是针对领土的占领,或种族灭绝,而是经济。

针对中国这样人口高度密集的国家,人为制造的病毒突然爆发,完全可以对该国家和地区的经济产生严重影响,并且可以反复攻击。而通过病毒扩散的时间差,攻击国可以极大程度减少向本国的扩散。更进一步,如果战争正的恶化,病毒战也完全可以对敌对国造成大规模的人员杀伤,因为攻击国可以先行研制出疫苗,发动攻击后自己本国国民进行免疫。这样的病毒战将非常残酷,而且难以预防。

当然,这样的不人道的事件,今天会有人干吗?其实,现代武器都是极其残忍的,不人道的,大规模杀伤的。就武汉肺炎,我认为不太可能是一种人为工具,但至少从理论不应该对于这样重大的问题予以忽略,天真的认为这件事情因为太残酷而不可能发生。恰恰相反,武汉肺炎的爆发及影响,使我意识到,以今天的技术水平,发动这样的攻击是完全可能的。

 


2020/2/1

 

 

再谈中美谁传播了新冠病毒

昨天美国爆出航母上发现确诊病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因为军队尤其航母与社会是非常隔离的。如果航母已经有病例,而且,美国这么快病例就超过中国,第一,说明美国疫情一定非常严重了。第二,流行病有一个发病过程,不会一下变的严重。所以,美国可能非常早就有病毒了,只是由于美国地广人稀传播比中国慢,而且,美国一直不诊断或一直在隐瞒。

现在看来美国一直疫情极其不透明。直到中国1月23日之后,疫情是透明的,即便如果有不准确的,也是技术原因。但美国是不作为和故意隐瞒。而且,美国现在好像军队的疫情又不报道了。好像其他国家还没有报道军队出现疫情的。中国似乎应该没有。因为中国其他省份基本也很少,而且比较明显是武汉传播过去的。

现在,我们是时候需要问:在武汉发病之前,美国是否已经有新冠流行了?到底会不会是美国先于武汉发病,而并没有宣布或没有发现。

这是一个科学问题,我仍然认为很可能是始于武汉。但我们应该重视另一种可能性,并认真调查了。

而且,中国的发病主要是武汉,中国其他省份都比较轻,周围边的国家疫情也都不重。而欧洲和美国发病这么重,而且似乎是较为均匀的发病。这是为什么也需要有一个科学结论。

 

现在,台湾莫建又在叫嚣要打仗了。

这次疫情真是扑朔迷离。而且,从一开始几乎每个环节总有一些说不清的东西。

总之,在没有确凿的科学结论前还真不能武断的说病毒是在哪里起源的。即便起源于武汉,我觉得也没有不应该叫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因为,没必要。

 


2020/03/27

 

立: 新冠肺炎:从新冠肺炎谈谈生化攻击的可能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影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dknight' 的评论 : 怎么不让差了?是没有查到预想的结果,动用CIA而不是病毒专家调查。
qdknight 回复 悄悄话 心里有鬼,当然不敢让查。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溯源极其重要,怎么就不让查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