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什么逃亡?

(2021-08-27 23:00:35) 下一个

 

为什么逃亡?  


当秋天到来时
果子已从枝头
逃到摩天大厦的楼顶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而诗歌第一段展现出一副奇异的意象,丰收时节成熟的果子逃到了摩天大厦的楼顶,犹如诗歌的名字<<顶点>>。那它们在逃离什么?成功了吗? 在它们逃到摩天大楼的屋顶上看到蔚蓝的天空后,还能逃往何处?

然而就在这时,诗歌的第二段的第一句重复着第一段的第一句,但拉长的语气舒缓了诗歌的节奏。紧接而来的写到"我敲响了键盘",诗歌突如其来地结束并没有给予我们任何的答案。

<<顶点>>这首诗歌以简洁的日常语言写着秋天到来时逃亡的果子与沉静下来的"我"而产生出耐人寻味的一组组充满了对比的超现实的意象。语气的改变导致着语言节奏的变换。"当秋天到来时"比"当秋天来到的时候"短而急促,将果子仓惶的逃亡生动的表达出来。一个成熟的果实似乎只有一种命运——被吃掉或死亡。它似乎在试图逃脱这困境与命运。但在高楼大厦看到的蓝天,有着一刻的自由,仍然是绝望而无法摆脱死亡的阴影。第二段里诗歌的节奏放缓写出了沉静的我通过写作将内在的世界往外延伸,或许,这是一种精神世界的延续,与肉体的脆弱易逝形成了对比。

成熟的果实是一个原始古老的意象。十几万年前人类进化成智人就开始采摘果实。果实与现代的高楼大厦之间产生了原始与现代的对比。而且"我敲响了键盘"这突兀的一句里的键盘作为现代工具与击鼓的原始感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呼应与对比。

鼓,作为人类最古老的乐器之一,最早出现与公元前六千年的两河文明。在不少传统文化里它有着象征意义,并常用于宗教或庆典仪式里。在小说<<失去爱>>里也有着片断的描述。

"在非洲,桑人被其他黑人部族认为可以通灵,因为他们有一个神秘的宗教仪式——幻舞。仪式上,全体部落的成员围在篝火旁,首先要杀死一头巨大的牛羚,用牛羚的血在不同世界间建立联系。然后,在单调的击鼓声中,巫师带领人们开始围着篝火长时间地转圈。一边转一边摇头摆手,最后所有的人都无法行走,有的跪在地上用头不停撞地,有的像动物一样爬行,有的仰面躺倒失去知觉,很多人开始流鼻血,出现幻觉或者意识丧失,眼中的人物变得又细又长,长着各种动物的脑袋。这时巫师就通灵了,可以进行医疗、祁雨或者与冥界的亡灵交流。"

好的诗歌仿佛是时空,记忆,情感,理念等等各种交织所产生的一个极为复杂的整体,在我们在不断的回味里层层展开。

 

附立的诗歌

顶点

当秋天到来时
果子已从枝头
逃到摩天大厦的楼顶

当秋天来到的时候
我敲响了键盘。

 


2021/08/25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