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解剖声音

(2021-08-15 10:23:43) 下一个

ink drawing by 立


解剖声音

 

 


一艘巨大的船停泊在一小洼水上。
从这个角度看,整个水面只有那些船前沿剥落的红色痕迹,。

我忘记是怎么来到这里。
仿佛翻开一页报纸,从黑蚂蚁般的文字里,就看到了这样一个遥远的风景。
它时近时远。在这样的交错里,我象漂浮在水洼中冬季灰白的清澈里。

这是公园B

他们坐在台阶上。赤裸着,有的下身围着白色浴巾。
密密麻麻地布满了─ ─ ─缓缓地─ ─ ─通往无限高的台阶。远远只看到白色,
肉色,和黑色。清一色平头的男女,朝同一个方向望去。

这是风景Y。

我站在阳台上,看着那公园。
这是一个越南人的房子。
女房东的面孔浸透了风霜。尘土的黄。据说,我们(?)将去公园。团体活动。

我转身从灰白走入幽暗地屋子。象回到1984年的夏季,我光着身子站在家中的浴室
里。我们刚搬到这栋刚修好的楼房里。没有完全竣工。但我们家已经等不及地搬了
进来。

“浴室”,一个陌生的名词。
以前的夏季,我常在屋后的小巷里,穿着短裤,用被阳光晒热的水,冲凉。
冷的时候,我把洗衣服的大木盆拖到厨房中央,放些用灶火烧好的水。
从浴室的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灯,特别幽黄,搅和着没有窗的浴室里散发出来的酶味,
让我喘不过气来。现在又回到那浴室,仿佛光着脚丫在青苔上走。

水从生锈的水龙头里滴着。
一滴又一滴。

身体,象一张干渴的嘴,吞着那一小滴水。
漫长的沉闷。等待。
吞着另一滴水。
它在膨胀,裂开。

在哗哗地水声,溅起的白色水雾中间
一个黑暗的没有窗没有门的空间里,
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而后,慢慢消逝。

这是梦N


阳光如金。

我坐在一个残垣断壁上的矮墙上,看着从脚下向远处蔓延的原野。
我不停地踢着脚丫,捭开一瓣桔子,放在嘴里,抿着。
那甜甜的橙黄的汁顺着某个通道,一滴一滴地,落入一个黑色无垠的世界。散发着。


不知道这是什么。
仿佛是记忆和一种非记忆的拼贴。

在那桔子特有的芬芳里,我,为挤满了口袋的桔子,为“家中”满筐满筐的桔子,
感觉到因吃不完而满足的幸福。

但,似乎有一个很清醒的声音在告诉我,这一种落日里吃桔子的不真实。
我所在的那个矮墙来自童年,田野里,草从中,那青灰的废墟。那样的安静。仿佛
鸟儿将从这里飞走。而那桔子来自我离开那儿后去的一个小镇。我严厉的父亲从他
朋友的果园中摘的桔子。

似乎,在凉意漾满了空气的秋天的某个黄昏里,童年和青春期在它们的分离点上重
聚,

砰─啪啪啪啪啪──啪
砰─啪啪啪啪啪──啪
砰─啪啪啪啪啪──啪
砰─啪啪啪啪啪──啪
。。。。。。。。


一只翅膀潮湿而鲜艳的蝴蝶破茧而出。

@20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