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影子的迷宫 ─ 1

(2021-06-18 15:02:28) 下一个

我这次的六月活动得非常感谢立,因为他打造出了一个影子的迷宫,而我恰好有幸成为这迷宫里的幻影。

摄影中的真实性是我一直怀疑的;因为同一个人在同一刻在不同的角度被捕捉到的可以完全不同。 我从立的系列创作里decipher 到的一个信息就是,即便同一张摄影,在色彩光线的调配后,与不同的影像的并置时,就与周围发生一些奇异的关联,从而产生了新的感受,与新的含义,犹如他在这篇小说所写,"最轻微的变化产生了时间。万物始于相互的关联。三生万物。" 而且,从他的创作过程里,我看到从摄影走入绘画,从具像走入抽象,从宏观走入微观,从感性走入理性,所衍生出新的影像与丰富的内涵。在某种程度上,我感觉到"一切如有法,如梦幻泡影"。

这次排序,我采用了一种不同于立在他的博克里影像排序的方式。这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可以从这里看到他的排序方式: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58832/202106/17572.html

在这里谢谢立的创作与小说;也谢谢各位的阅读。

 

 

 

影子的迷宫
——我给网友制作肖像并置的经历

 

“现在他什么都不是了。那另一个人的命运,他的生活,对于他有什么意义?所以,我始终念不出那句口诀,因此只能躺在黑暗的泥土里,让时光把我忘记。”

那天她找到我,建议和我进行一次尝试。尽管以前我曾和她有过几次交谈,但我始终没有看见过她的脸。当然,听着她讲述的声音,我的脑海里总是会构建着她的样子,但那是完全模糊的一个影子,况且她的声音也不真实,眼见为实,声音只有在亲眼注视下才会变得真实。我刚刚读完这个著名的瞎子博尔赫斯的小说《神的文字》合上书,那是二、三十本像迷宫一样的博尔赫斯全集中的一本,然后,我就又融入进了另一个虚拟的世界,像自动的,打开电脑,上网,点开论坛,而就在这时,我看到她发来了悄悄话。

我们都是网络中的ID,尽管每个ID连接着一个现实生活里的人——未来也许它会消失,那些生活在传统旧大陆的古老的肉体的生命,幻想着灵魂与永生的栖息。今天手机和微信的时代,几乎没有人能孤独的隔离生活于旧大陆。世界在融入虚拟的空间,我们也和万物一起在融入这个新世界。我想在这里我们都在扮演着我们的ID。今天应该如何理解虚拟一词?但无论是否实名,关键是当一个ID开始活动,它就渐渐有了自己的生命,有了它的声音、性格和欲望,它的意志,有了它的朋友,敌人,有了它的历史。我们于是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展现它的意志。我们的生命逐渐变成了它的生命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我被剥夺了数字化的生命,我不仅仅将痛不欲生而且将无法生活下去。我们并不比它更真实。当关掉手机电脑断开网络时,我就陷入了昏暗的沉睡,那或者是一种清醒,清醒于虚幻空洞的乏味难耐的现实感中。我们并不比它更真实。

她再次对我表示敬仰。网络上不乏敌意,爱和欣赏仍然令人感动。我和她过去在网上有过一些愉快的交流,我没有见过她,但当我们交流时,在我的脑海里我能听到她的声音看见她的样子。当然,这种声音是不可听的,这种样子也是不可见的。她正在告诉我,她一直以来迷恋于我的并置图像。因为,她说:那些图像经过我的并置就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仅仅是把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噢,我说。但是,她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她说,她相信这不仅仅是才华。她也有才华。她说,她曾尝试过像我那样把图像并置,但并没有这种奇异的变化。她也见过许多更有才华的人的并置作品,但他们的作品都不能产生这种奇异的变化。所以,她意识到了我的作品中有某种神秘的东西。噢,我笑了,告诉她,她让我感到受宠若惊。她是一个可爱的女ID。我和她过去在网上有过一些愉快的交流,但她连忙说:不,不。这决不是恭维。她非常确信。噢?她说她一直以来有着一种异乎寻常的敏感,她能感到我的作品里有某种魔法,或者,她马上又说:是邪灵的东西。我笑出了声。她说你不要笑。我知道网络中有些人容易变得更现实,有些则是为了脱离现实。刀锋像黎明般昏暗。她开始像梦呓一样描述起我的并置影像里的那种魔法或者邪灵的东西。呵呵。她还在继续说着。她说她认为在我的这些并置作品中,并置的图像间产生了复杂的相互作用,作品构成了一个三体系统,自发的产生出谜一样的隐喻、内涵、外延、所指、能指,自发的意义生成,它们具有了生命。就像你说的。我从遐想中回过神来,世界是由诠释创造,诠释也创造出我们的日常生活。我听见她在说:这就是你说的三生万物。我连忙说:不,这是老子说的。不,她说:你说过这句话。是的,我承认:我的确说过。所以,她仿佛兴奋了起来。但也可能是被过于强烈的好奇攫住。她那不可听见的声音开始在我眼前闪烁。让我们来做一次尝试。她让我把她的肖像作成并置作品。让它们在三体的系统中产生出谜一样复杂隐喻,让它们具有生命。她的ID叫影子。影子还在对我说着。我笑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我怎么能知道照片里的人是你呢?那就是我!她说的不容置疑:我在你的博客里见过你。可是你怎么知道那就是我呢?那就是你!口气同样的不容置疑。你很酷。我超喜欢你。我很快看到了她的样子。我已经在电脑里开始工作。调节光线的强度,曝光,对比,色彩,……。显然有些过程被她或者我启动了。而且,当我操纵电脑,电脑就拥有了我的生命。而且,有时当我离开电脑时,它仍然在那里工作着。现在,她正在我的眼前变幻。我无法拒绝的工作着。不久,她开始越来越变成我的脑海里的她。那就是她。我知道的。“你要我给你做多少张并置图片呢?”“并不是给我。是我们。我们一起的一次尝试。”“无限多。如果可能的话。”“噢。”“三生万物。”我们几乎一起说出。

最轻微的变化产生了时间。万物始于相互的关联。三生万物。影子的面容在我的电脑的空间开始了相互的作用,它们可能有几十张,几百张,几千张,并且还在像国际象棋棋盘上的米粒不断的增加,我已经不能停止,像一个智能木偶,不能自拔,它们在不断的自动衍生出越来越复杂的相互关联和我,它们在构建起一座面容的迷宫和我。我们的身体只是一种简单的情欲。当听到影子要我做她的肖像并置时,我曾想我应该以玩笑的口吻要她发给我几张裸照来并置。如果是那样就好了,现在事情就会简单的多。一座用身体构建的情欲的迷宫,但今天性爱只不过是一种复杂的但在日趋简单的快乐,你可以用金线团引导着随时逃离或进入迷宫。但现在我深陷于一座影子的迷宫,那里面有无数谜一样的面容,它们彼此极其相似,但又发生着轻微的变化,那神情,那眼睛的注视,那嘴角,那小巧的鼻子,轻轻偏向一侧的头,下巴翘起的弧线,发梢,相互交织,作用,产生出无数的隐喻,指向,询问和述说,让我陷入其中,它们在不断生出无穷无尽的东西,它们在拥有我的生命,悄悄吞噬着我的生命,而我成为了正在越来越多的影子中的一个幽灵般的影子。这时那个在古老旧大陆上像恐龙一样或许名字叫M的女人,她可能正在冰岛或夏威夷度假呢,将我设计留在了她的面容的迷宫里,无法走出,像走进沙漠深处的沙尘暴里的旅人。我在赋予这些面容生命。你将之赋予生命之时,便是你的毁灭的开始。时间在我的迷宫之外将我抛弃,携带着世界远去了。但连这甚至也还不是这个故事最糟糕的部分呢。刀锋像黎明般昏暗。从冬天到夏天,我的咖啡中的苦味像女人的裙子一样的永恒。那是许多年形成的习惯。清晨将烘炒焦黑的咖啡豆倾倒进桶状金属研磨器中,在模具飞快的转动中那些咖啡豆被研磨成粉状,在蓝色的灶火上煎熬,当水蒸气通过后,就凝结成滚开的咖啡。那里就溶解着无数并置的面容。死亡仍然是对世界的合理性的最终保证。幸好它没有放弃对于陷入那座影子的面容的迷宫里的我的承诺。我想在我和我置身其中的面容的影子间,我将是最早消失的那个影子。它是始于我的创造。因为,时间就在我最初对影子的面容的影子轻轻触动的一刻引发了她的面容的影子里神情的最轻微的变化时产生了。刀锋像黎明般昏暗。但那些都已经是非常久远的过去了。

“不错,”邓拉文说。“他是一个无名之辈,但是在默默无闻地死去前,总有一天他会想起自己曾是一个国王,或者,曾伪装过一个国王。”——《死于自己的迷宫的阿本》博尔赫斯

 


2021/06/13

 

 

 

 

 

 

 

 

 

 

 

 

 

 

 

 

 

 

 

 

 

 

 

 

 

 

 

 

 

 

 

 

 

 

 

 

 

立的摄影

立的摄影

立的摄影与绘画

 

 

 

 

 

立的摄影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立的绘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