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秋的边缘

(2021-05-15 21:13:35) 下一个

 

 

秋的边缘

还是从秋天说起吧。
听说今天立秋。

我是从这几天夜间的风,和偶然的风铃声中感觉到的。
仍然,莫名的欣喜;仿佛重生。
仿佛,每一个秋季,我的生命的某处土壤开始松软滋润;期待着,“诗”的种子。而,一段时间里,我都在和“语言”抗战。与其是怀疑语言,不如说,怀疑自己,怀疑被使用语言的真实性,怀疑说出的意图!

当我诚挚地“选择”艺术作为一种自我表达方式时,我,没有自主地,被一种力量带到自己对真实性的怀疑里。因为,我渴望,一股“完美”的清泉,从内心深处涌出来,淌过画布!渴望,永恒!

现在,我感到自己在慢慢爬过这样质疑的时期,但,不是在它的尽头。

记得,曾经过一架天桥。严重的恐高症,让我无法站起来抓住别人的手,依赖他们的帮助走过去。我只能爬着过来。爬过来的喜悦 ─ ─ ─不止是喜悦 ─ ─ ─是我所不能告诉你的。

秋天来临的一个标记,似乎,是,天空中鸟儿多了起来。

不知道鸟儿是否一直这么多。但,好像,秋天,是慢慢抬起的眼帘;从逐渐涌出的淡蓝中,我开始张开自己的手臂。

我不再用名字约束自己。

 

:201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