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1-05-10 19:43:09) 下一个
 

Acrylic 



很久没有下过雨,更久,没有在雨中奔跑。

 

这次,是去看学校年度学生艺术展;我的一副画也参与了展览。但,那种开心,有时,甚至比不上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带来的惊喜。滋润!几乎可以看到干裂,也可以听到狂饮的声音。

跑到展览厅时,象一个落汤鸡。迎面而来的温暖,与寒冷之间的那一道裂缝,居然让我第一次觉得象个艺术家;穿过等待的人群,头发,披肩上的雨还在滴。

跑回来时,跨过一道水沟。这一瞬间,有人打电话,有人在上网,有人伸懒腰,有人在看窗外,有人在照相,有人在沉默,有人在哀嚎,有人漂在水中,有人压在地底,有人在默哀,有人在谩骂,有人在微笑,有人在呻吟,有人在愤怒,有人在悲哀,有人在空白,有人在起床,有人一夜未眠,有人在梦中,有人在废墟旁,有人在徘徊,有人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人看到更远的坠落,有人翻开书,有人落叶藏在书中,有人在开枪,有人在硝烟中倒下,有人在散步,有人在狂奔,有人张开双手,有人躺在地上,有人在指责,有人捡起一片落花,有人在听新闻,有人拆开邮件,有人在放火,有人在浇水,有人在做人工呼吸,有人在模拟死亡,有人在签名,有人在排队,有人在起舞,有人在做爱,有人在谋杀,有人在落泪,有人在洗衣,有人在点蜡烛,有人吹灭最后一盏灯,有人在整理行李,有人在关门。 。 。

有人在诞生,有人在死亡,有人在等待 。 。 。 。

突然,想喝一杯烈酒,灼烧着喉咙。

在我眼前,在雨中  ─  ─  ─  另一个世界,有人推开一扇窗,说,再见;另一个人的笑声,象风,从午夜街头穿过 ─  ─  ─  雨,仍在落。


:2008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