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天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蒙特利尔的雨季 -1- Kiss Goodbye

(2006-09-23 12:18:44) 下一个



“各位乘客,飞机现在就要离开上海的浦东机场,本次航班的目的地是加拿大的温哥华,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系好您的安全带……”娴雅的空中小姐用温柔的声音耐心作着飞行前提示。耳边不再是我熟悉的中文了,这一刻开始我将踏上另一片陌生的土地,等待我的蒙特利尔将会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呢?

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在舷窗遮板即将被拉上的瞬间,我不禁再一次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留下了我无数青春足迹的繁华都市,妈妈离别前的泪水一直在我心头萦绕,我心口一酸,泪水不请自来。

就在我伤感的十字路口徘徊时,一个庞然大物填进了我身边的空座,我的泪水顿时被吓了回去。 那个家伙戴着深蓝色棒球帽,帽沿压得很低,一副大大的黑墨镜在昏暗的机舱里感觉很压抑。他很熟练地系着安全带,跟跑过来的空姐弯下腰拼命解释:“对不起先生,飞机在起飞时洗手间是被关闭的,请您稍后再使用……”他根本不理会对方,头很不耐烦地靠在椅背上。“切,真没礼貌。”

我开始打量起这个将和我度过20多个小时飞行的同座。他有一头黄色的修剪得很整齐得头发,头发很长如果不戴帽子估计可以盖住他的脸颊,从发质的硬度看应该是个华裔这个判断从他的肤色得到再次肯定。他的肩膀很宽,这么看来他至少有一米八五以上。身上穿着很普通的浅蓝色驼绒运动衣,一条打磨过的牛仔裤,这样的装束在我们那个时尚的城市里是再普通不过了。嘿嘿,我的职业病又犯了。

正当我打算仔细研究他的五官时,“Excuse me, if you need someone to help you, please press the button here."他说完指了指座位边上的按钮。

“对不起,我,噢不,Sorry,  I am  Ok,Ok……”他的话让我显得极为尴尬,这个棒球帽真是个刺猬,这一路看来是旅途漫漫了。

乘务员开始发放书报杂志了,我没有要因为我为自己准备了一本时尚杂志,棒球帽丝毫也没有要阅读的想法,依旧靠在椅背上。“真没文化。”我真是小女人的报复心理啊。灯光昏暗我不禁拉开的之前关上的舷窗隔板,我的这个动作似乎让他很不适应,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把头靠向另一边,余光中我看到闪烁在他耳边的白钻耳钉。后来我才发现那是很多在加拿大长大的华裔男孩都有的装饰。

不多久乘务员又开始发放饮料了,都说在飞机上要时刻保持身体的水份,尤其是脸。我要了果汁,牛奶和水,三个杯子堆满了我的小餐板我不得不把之前的杂志收起来。隔壁的棒球帽好像一脸嘲笑,是的我也觉得自己有点折腾,要那么多杯喝的也很乡下,其实我一直都是果汁和水混着喝得因为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可是谁又会明白这些啊。棒球帽什么也没有要,去了一趟洗手间依旧躺着,他倒是对乘务员来说挺省心的。

我咕咚咕咚把三个杯子都喝完了,啧啧嘴的声音有点响但是却为自己圆满完成任务很是得意,我可没有浪费哦。我似乎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侧过脸,看到的棒球帽已经把他的蛤蟆镜推到嘴边,一双单眼皮眼睛正气呼呼的看着我呐。我只有对着他傻笑,他很无奈地摇了摇头,推上眼镜继续睡。我看到他左边脸颊上有颗痣,妈妈说痣长在那个部位的男人通常会有一些脂粉气。从职业的角度来看我还发现这个男孩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岁,因为他的皮肤保护得异常的好,虽然晒了很多太阳但是没有雀斑。但是他的眼角有点点皱纹说明他的实际年龄估计有30岁了。

现在我有点后悔喝了太多,我感觉洗手间在向我召唤。我看看身边的这个庞然大物简直把个小小经济舱座位隔成了一个封闭的小包间。我不好意思地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运动衣袖,动作太小他居然没有反应。我咽了一口唾沫,"Excuse me, Sir?" 我心里其实叫他刺猬的。

"Yes!" 显然他当时是在梦里。
我做了一个要起身的动作,他立刻就明白了,因为他的身材,他必须站起来才能让出空间让我出去。
"Thank you."我迅速冲向洗手间,老实说到鼓起勇气说那句话我已经憋了很久了。

《Never Say Goodbye》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ABS 回复 悄悄话 待续,加油…
小荷田田 回复 悄悄话 描写的不错啊
脸颊有痣的男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