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一挥手的博客

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招几个人生知己,能否?
个人资料
挥一挥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毛时代是个平等社会吗? 说说当兵的事

(2016-01-25 08:16:02) 下一个

毛时代是个平等社会吗? 说说当兵的事

毛时代,真的是一个平等公正的社会吗?

让我用事实——我的家庭事例来说明吧。就从当兵说起。

我大哥在初中时海军(记得是大连海军学院)招兵,学校推荐了包括大哥在内的几个红色出身同学,当时的风尚就是如此,所谓内部招收(内招)。结果大哥因为近视眼被退下来。记得他躺在床上哭得情景。

文革开始,大哥很风行了一阵。后来父母遭批斗,境况一落千丈。大哥那一届是一片红(这是政治术语,即全部下乡,插队落户,没有留城),大哥在犹豫,母亲到学校替他报了名,去黑龙江兵团。为此大哥和母亲吵了一架。父亲那时在隔离。母亲的意思是不能政治被动。就这样大哥情不愿地踏上北去列车。姐姐半年后也去了黑龙江农场。父亲不久也被流放到黑龙江。我家在文革时期和黑龙江有缘,一家六口,地分南北,开启政治化的家庭南北朝。

大哥去了半年,悄悄溜回来,被母亲斥责,于是又回黑龙江。之后他写信回来,说连队有人因为父母找的关系,当兵走了。他问母亲,你们不是也有关系吗,也可以让我去当兵啊。他诉说了一大堆苦。

母亲心动了。文革过了69年,初期的骚乱过去,当权者苦头吃过,被晾在一边了,局势稍稳。多年不来往战友,同事,因为外调和审查知道了下落,同病相怜,再次联络起来。他们有能量(即现在所谓人脉),逆境中互相慰济辅助,于是走后门办事逐渐盛行。母亲对于当兵找关系没底,于是写信问父亲。记得父亲当时回信,说找关系办事有的,当兵能够走后门,没听说过。母亲一看比自己还榆木疙瘩,于是回信说,那好了,我去试试看,到时你别拦着。

父母老战友孟哲生,晨明夫妇和我家走的较近,晨明阿姨的二姐晓星阿姨在北京,她丈夫是王飞,即林彪事件中的核心人物,时任空军党委办公室主任。母亲为大哥当兵事请晨明阿姨帮助联系晓星阿姨,晨明阿姨说,你家老挥和他们一家更熟,何必要我出面,直接和他们联系吧。其时晨明阿姨的女儿为了当兵特意去北京找二姨,结果晓星阿姨没有给外甥女办,住了一段时间她失望而归。

这么多年没联系了,愿不愿意帮忙呢?记得母亲写给晓星阿姨的信,开头是问候首长的客套话,语气谨慎。想不到晓星阿姨很快回信了,说,什么首长啊,老王很忙之类的话。然后叫我母亲把大哥具体信息告诉她。大哥和晓星阿姨的儿子都出生在49年,在南京的部队医院。所以她有映像,记得大哥名字叫胜利。

这事有戏。记得当时我特高兴,因为大哥能当兵,说明我也可以当兵了。我给大哥马上发电报,这是当时唯一最快捷的联系方法。母亲再写信告诉他。并且告知了晨明阿姨,晨明阿姨说,瞧,我没说错吧,你家老挥的面子比咱亲姐妹还大。

没多久,大哥接到沈阳军区通知,叫他去报到。大哥报了到后被安排在招待所,住了月余,却没有下文。他耐不住了,又写信给母亲,问是怎么回事。

母亲去信问讯,晓星阿姨很快回信,告知原委。原来晓星阿姨一步到位,把大哥就近安排,落实到南京空军。她告诉母亲,叫孩子安心等待。果然不久大哥接到通知到南京空军报到,又在招待所住了一段时间。他到部队后,南空某师的首长亲自到连队探视,这引起震动,连队都知道这个新兵来头不小。大哥干的是航空地勤兵,据他说就是检修仪表之类的。

大哥是近视眼,为此母亲给他配了隐形眼镜,当时属于奢侈的,费用昂贵。大哥入伍前回来过几天,母亲问他,近视眼当兵,部队也能接收?大哥回答,住在招待所,小卖部里当兵的瘸腿的也有,十三,四岁的孩子也有当兵的。此话消解了父母亲的疑问,他们终究还是老眼光看待部队,打仗的部队要的是体格健康没有缺陷的人。

时代变迁,唱歌演戏也可以当将军了,升级要送钱了,大哥当年当兵的经历就不算奇迹了。

当了两年兵,林彪出事了。全家忧心忡忡。接着是批林批孔批后门。大哥处境不妙。大哥后来说,连队带他的老兵与他关系不好,其实这个很正常吧。关键时刻有贵人帮助。父母的老上级曾旭清伯伯和李惠阿姨到南京办事,顺道去部队看了大哥,曾伯伯是军委委员,到了部队自然师部领导招待陪同。此一看望消解了疑团,部队自然会联想大哥的后台是曾伯伯。这件事母亲一直感激着李慧阿姨,母亲没有开过口,曾伯伯李慧阿姨去看大哥,面子极大,应该是李慧阿姨的主张,不管是顺道还是有意施援,大哥就此逃脱清队开除的厄运。

此时王飞伯伯已被关押,他的儿子原来开飞机,下放到农业连开拖拉机了,子女都受牵连。这是听母亲说的。

姐姐当时也正在办理当兵一事,找得关系是南通市主管公安的副市长杨剑鲁,是父母极好的老战友,通过南京军区江苏军分区的头。因为林彪事件中途搁浅,最后落户在军分区下属的一个制药厂,离开了黑龙江,落在南通,兵没当成,总算离家进了。我当时在农村学农,临近分配。母亲对我说,等电话,接到电话行李也不要拿,就去当兵。结果我在生产队的广场集合听广播得知了 林彪事件,那一刻,我明白自己的当兵梦破灭了。 二哥分配在国营工厂,过平稳日子。

大哥日子不好过,不管后台是谁,总归是开后门的吧,而且近视眼,虽然带着隐形眼镜。于是他提出要复员,母亲拒绝此刻复员,要大哥忍一忍,说现在局势不好,过了这一段再说。可是大哥还是递交了复员申请。部队比较负责,派人到上海联系复员事宜。根据原则,当兵的复员,哪儿来,回哪儿去。晓星阿姨办事周到,大哥档案跟着他人走的,就落在部队。所以他回不去黑龙江了,只能回出生地。可是我家里弄居委会对部队来人说,他怎么可以复员回上海啊,他是黑龙江的,是开后门当的兵。办复员的回去和大哥说了实情,意思不是我们不办,是你们居委会不办理。于是大哥处于上不着天下不落地的境地。

母亲又开始翻寻历史踪迹,查找人脉。终于给她找到一条活路。当时的南京市委书记方明,是父母老战友,方明夫人赵阿姨时任轻工业局局长,曾在下关区做过区委书记。于是母亲叫父亲给方明写信,先告知事情。接下来母亲六下南京,找赵阿姨落实大哥落户南京的事。赵阿姨找了下关区管人事的老部下,最后大哥分配到南京第二机床厂,做电工,户口落在南京父亲的一个表亲家里。

 

大哥当兵一事,有许多值得思考的地方。父亲自始至终没有和王飞晓星阿姨联系过,据父亲后来说,晓星阿姨和王飞还是父亲做的媒,晓星阿姨是父亲部属,王飞看上了她,经常骑着毛驴来转悠,父亲就说别那么辛苦了,我给你说说去吧,于是这事就成了。林彪事件后母亲和晓星阿姨也没再联系,虽然一直记挂着她。此后直到离世也没有再联系过。政治的对错(?)在父母那一辈竟至如此分明,生死相交的战友都不禁自觉站队,党性压服了人性。我80年代初在北京进修,其时姐姐也迁入北京在广电总局(cctv前身)工作,约好了在中央美院大门口和晓星阿姨见面,面致父母的问候。那天我见到了晓星阿姨,她和女儿一起来的,她比晨明阿姨矮一点,白净清秀。姐姐告诉我,晓星阿姨姐妹三,大姐杨洁如,也在北京,长得最漂亮。姐姐都见过。

 

大哥当兵到落户南京,都是母亲一手操办,联系的对象都是官员的夫人。每次母亲办事,都告知父亲一下,提示他不要半道挡路。父亲是个标准的好干部,清廉,不整人,老右倾,有几次母亲托人办事,有关者问到父亲,父亲答曰:不知道啊,事就黄了。母亲汲取教训,办事前就通告一下。夫人外交在官场流行,有的是官员怂恿,有的真是不知情。薄熙来大言不惭说,她夫人的钱是当律师赚来的,对海外资产不知情,也许有点道理,大概真的不知道薄谷开来捣鼓了多少钱,对薄谷开来有几个情人也不知道,最后看到太太提着王立军的皮鞋才明白两人的关系,一怒之下甩了王立军一耳刮子,真是小不忍乱大谋啊。

 

今日挥手我提起家兄当兵一事,有三原因。详述如下:

以此证明毛时代社会公平的假象。毛时代,出身是一个人的人生最重要附加值,以阶级划类,以出身定人,多少人一出生就被裁定阶级异类,丧失正常社会人的地位,及至尊严。毛时代,是有特权的,那是政治特权,可以享有社会最佳资源。且不说毛本人的奢侈淫逸和中央层级的特供制度。

以血统和出身评定人,其实这是最大的社会不公!!!

发展到文革,就公然提倡血统论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这是人伦倒退,人权沦落的年代。

改革开放的负面社会现象是贫富差距加剧,社会不公明显。社会上物质主义横行,普通百姓眼里盯着钞票,想着美食,就看见吃喝玩乐了,觉得毛时代没那么多吃喝,什么都要凭票供应,没见过那么多钞票,没看到过那么多美女,于是缅怀和想象毛时代是个公平社会。毛  左分子们更是推波助澜粉饰宣扬,愚 民们就被鼓动起来,竞相弹唱,唱起毛时代太平颂叻。更有极端毛左号召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鼓动暴力。愚 民是什么?就是一群好了疮疤忘了疼,记吃不记打的奴性群众,毛时代哺育营造了大批愚民,流愚贻害至今。

 

网坛上有些五* 毛政治敏感,且具有政治优越感,以为标榜爱国爱党就自然赋有肆意诬蔑不同意见的者的权力了。挥手我贴出有关台湾的帖子,五* 毛就自以为是的斥责为国民党后代,反动分子后代,对中国有刻骨仇恨,等等言辞不一而足。这些五* 毛灵魂里已经刻上阶级斗争意识,病得不轻,看人看事,凡不对意见,就认为是出身,阶级所致。爹妈或者政府出钱难道就为了培养出这些个白*-痴不成?这个世界竟然在五 *毛眼里皆是敌人敌情敌意?挥手被诬自然不爽,以此自证根正苗红,别他妈的狗 眼瞧人敌,有什么情报要保密的?龙头嘘嘘的,谁唬谁啊?

 

以此证实人性犹存,良知尚在。人有底线,辨知善恶,而不以自家自身利益为趋使,为党派利益昧良心。在网上经常见到有自称干部子弟的,以此为荣,更有甚者,大言不惭地说:根据情况看,大部分干部子弟是好的。文明社会,现代社会,还有人以这类身份沾沾自喜和有优越感,这是另一类愚民。这一类愚民往往自认对中国的江山赋有天然的责任感,这也是他们无端指责辱骂不同意见者的意识根源。

说到底,我,你们,也不过就是曾经姓过 赵,离赵*家*人还远着了呢,请别太把自个当个 赵 *家*奴。

记得文革期间,军装军帽成为一种身份优越的象征。优越感和自卑感是与生俱来的感受,一旦沾上,终生难戒,除非有良好的悟性和善根。网上毛  派尤其是海外毛   派,不少是姓过 赵的,现在不流行军装军帽,网上披马甲,你穿阿玛妮普瑞达都无人知,优越感从哪里发散呢?拥 毛 颂 毛即可以满足这类优越感。所以这类人生活在民主制下,享受着资本主义的自由福泽,仍然鼓吹毛 时代。挥手善知人意,基本照顾这类毛 派的优越感,不予针锋相对。但也不能太放肆哦。

劝告各位,你们有优越感就算了,别忽悠那些农民子弟贫户人家,忽悠得他们真的相信毛时代的光明灿烂,对现政权恨的牙痒痒的,憋着气要暴力推翻。这岂不是事与愿违,你们对得起党吗?这不是给大  大添堵吗?

再好心提醒那些农民后代,社会底层人士,现在这社会再怎么着,也比毛时代强多了,你丫们别轻听他人忽悠,想着回到毛时代。您现在不愁吃喝,还侥幸出了国,人模人样的。真回到毛时代,你们还是最底层,三月不知肉味,30岁还是老光棍,还得天天喊:毛主席万岁。终日绣地球,赚工分,年底公粮一交,剩下的够喝大楂子粥。

您自己想想,愿意回去吗?改变奴 才地位,当家作主只有解放灵魂,独立人格一条道路。

 

毛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残暴,因政治原因致老百姓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时代。也是最愚 民的时代。俄罗斯已经正视历史,将列 宁尸 体按常规处理,不再当 腊  肉展示;否定斯 大 林,为历次被迫害者竖立纪念馆。历史潮流滚滚向前,清算毛时代的荒谬日子一定会到来。到了那一天,中华民族才算是真正强大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3)
评论
挥一挥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龙' 的评论 :
谢谢。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Wuli98 发表评论于 2016-01-25 22:10:07...林彪有一点和现在的贪官一样,就是把国家给的权利,拿回家给老婆孩子玩。本来国家给你权利时是负有责任的,但是到了老婆孩子那里,就只是玩权利。"

----毛有一点和现在的贪官一样,就是把党(不是国家)给的权利,拿回家给老婆(江青)孩子(毛远新)玩。本来党(不是国家)给你权利时是负有责任的,但是到了老婆(江青)孩子(毛远新)那里,就只是玩权利。文革就是毛天下和党天下之争!
wsnyy 回复 悄悄话 挥手能够在这里实话实说,是需要勇气的。挥手说的,基本上是事实。赞同。
文学城里,你发表任何言论,一定有人赞,有人骂。
有一说一。清者自清。
山龙 回复 悄悄话 大顶难得好文,写的真真切切、实实在在,仿佛就发生在眼前,赞!

文中提到的王飞伯伯、晓星阿姨等,和我的长辈也认识,我小时候,也见过他们。

谢谢挥手仁兄分享家史经历,借此,预祝您猴年快乐、万事如意!



驻足闻香 回复 悄悄话 讨论毛时代好坏的人可以报报年龄吗?65年以后出生的肯定没有资格讨论的。你可能反驳说谁都有资格评价历史,没错!但是这要有个前提:就是有足够的、客观的资料来记录了这段历史。你看到资料了吗?
lznl50709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的真情实感,实话实说,值得称赞。
说的太真实了。
写得非常具体细致,确实是亲身经历。博主家好像还算那个年代的受惠者,却以当事人身份却保持公正客观的眼光,这点很难得。
好文
lznl50709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的真情实感,实话实说,值得称赞。
说的太真实了。
写得非常具体细致,确实是亲身经历。博主家好像还算那个年代的受惠者,却以当事人身份却保持公正客观的眼光,这点很难得。
好文
lznl50709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的真情实感,实话实说,值得称赞。
说的太真实了。
写得非常具体细致,确实是亲身经历。博主家好像还算那个年代的受惠者,却以当事人身份却保持公正客观的眼光,这点很难得。
好文
Wuli98 回复 悄悄话 国家和军队是不能政变的,如果有了政变,这国家和军队就像饭菜一样变味了。 搞个小集团,号称要为民除害,结果是自己变成了一群历史的小丑。 林彪有一点和现在的贪官一样,就是把国家给的权利,拿回家给老婆孩子玩。 本来国家给你权利时是负有责任的,但是到了老婆孩子那里,就只是玩权利。

林彪当年要是把林立果送到部队最艰苦的地方,当个普通一兵,起码可以捡条命。 既然搞政治,输了就得认,窃取国家飞机,飞往国外,算什么。 我作为中国人我都觉得丢人。 人家别国也有政治斗争,输了怎么不往中国跑? 林彪不能平反,就是死的不是地方。 什么天上就着火,你别往外飞呀,定时炸弹操作补了飞机。 你自己先叛国的,就算人家炸死你,也是活该吧?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nilsen714

----毛三胖子怎么成了人民军队的少将?这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小老百姓,只有看的份子。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nilsen714 发表评论于 2016-01-25 19:15:38
现在不用走后门,光明正大。温家宝的公子注册了一公司不到一年,有人就花几千万元买走了。
----------------------------------------------------
这是事实! 温家宝的公子温云松用“赚”到的钱然后又办起了私募公司,温云松的私募公司真神奇,这家的股票最高利润达300%,最后放着这么“赚钱”的公司不干,来个漂亮的转身,成了国企的大董事长,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小老百姓,只有看的份子。
--------------------------------------------
你还是在胡搅蛮缠!现在的问题是只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缺乏政治体制改革,还不是完善的法制社会,你举得例子和现在的贪腐都证明大陆还是权力至上,而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至上。这需要深化改革继续朝前走,而不是倒行逆施回到文革。依法治国才是杜绝贪腐的正确道路,而不是用国穷民困来使大家没可能贪腐。
Wuli98 回复 悄悄话 再告诉你点王飞吧。 林彪出逃前,王飞去了遵化的24师,问燕山上面的雷达四角。 告诉他是3000公尺,所以林彪专机出逃,在国境线内都飞3000以下,处境后拉起来。 当年中国多穷,一架三叉戟是天文数字,就给一家人略走了,还摔了。 什么东西? 你那王飞伯伯干的好事! 王飞他们这些人,连做人的起码品德都没有,太自私,太自私了。 和今天的贪官们没有什么区别。

人家林彪虽然也犯了错误,大错误,但是人家毕竟是有功的,王飞有什么? 就是个屁!
Wuli98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活明白呀? 就算你写的身世是真的吧。 前提先搞清楚了,没有毛主席,你爸妈就是被屁,你的那些叔叔阿姨都说一些屁。 还干部。 你的那个王飞伯伯,说实在的,连做人的品德都不具备。 当年在空军鼓吹林彪天才,马屁拍的最响的就是他。

“王飞在空司机关大搞以对林家父子的“态度”、“感情”为标准的所谓“路线分析”。胡说:“路线教育问题,说到底就是听谁的话、跟谁走的问题,是拥护谁反对谁的问题”。王飞一伙叫嚷:“合乎林立果这条线的就拼命干,不合乎林立果这条线的就猛批判”。

王飞还歪曲历史事实,胡说:不管是前二十八年还是后二十二年,都要突出林彪。并策划炮制了篡改党的历史、宣扬林彪“丰功伟绩”的所谓“两个决议的宣讲材料”,毒害广大群众。”

我不相信,你父亲也同一你的观点,如果他和王飞他们是一伙,他们就是一群心地阴暗小人,不是吗? 林彪,王飞他们要搞政变,要刺杀,最后连一个飞行员都找不到。

还腊肉? 你爸爸就是靠给“腊肉”当差上去的,不是吗?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lsen714' 的评论 :
人的一生就是有工作,受教育,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毛泽东时代这些基本上免费。市场机制就是像动物界一样竞争,丛林法则,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资源,大部分人为生存所迫,卖血卖命。
================
按佛教的说法,这个地球就是凡圣混居地,没有完美可言。
差别在于,
在“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资源,大部分人为生存所迫,卖血卖命。 ”,
在“极少数人占有‘所有’资源的地方,大部分人为生存所迫,出卖人格和自由,最后还不一定能生存”。 这可是真的丛林法则,你看看当年中央开会、战友们如何互相攻击,就知道什么是丛林法则了。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lsen714' 的评论 : 人的一生就是有工作,受教育,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毛泽东时代这些基本上免费。市场机制就是像动物界一样竞争,丛林法则,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资源,大部分人为生存所迫,卖血卖命。
==================
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只是相对好点的,对比来讲,“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资源”,还是比“极少数人占有‘所有’资源”要强啊。占有“所有”资源的人,想当上帝就当上帝的,当年连天津市长黄敬都被吓疯了,人见到阎王也不一定吓成那样吧。
nilsen714 回复 悄悄话 人的一生就是有工作,受教育,病有所医,老有所养,毛泽东时代这些基本上免费。市场机制就是像动物界一样竞争,丛林法则,极少数人占有绝大多数资源,大部分人为生存所迫,卖血卖命。



nilsen714 回复 悄悄话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2016-01-25 18:51:19
---------------------------------------------------------------------
毛泽东时代连刑满释放的人都给安排工作,现在几千万人没工作,自生自灭吧。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在这里呵呵。还是忍不住再比较一下两种社会的心理差别。
当年的社会,人为什么觉得自己有权利裁定别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另一些人为什么又丧失人格向别人证明自己是好人、坏人(比如证明自己是“忠”的)。当然是恐惧,恐惧什么,恐惧死亡,因为一旦被认定不忠(老毛),那你轻则失去社会地位和人际关系(就像文中说的王飞夫妻一样),重的就丢了性命。
这一套能实行的原因就是,那个集团把社会的生活命脉给抢了去集中起来了。如果一个人不需要证明忠于老毛,也能在自由市场上活命的化,人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在基督教社会,人们是不需要证明自己是好人坏人的,这个权利是上帝才有的(世间的人没有judge别人的权利)。人们的日常关系只是生活得关系,物质交换的关系。而中国的社会,虽然愚昧但是很多人却都有那种充当上帝的冲动,而且人们的心都被这种“世间上帝”的幻象俘获了,害怕被裁定为“不忠”。这是恐惧的根源之一吧。
nilsen714 回复 悄悄话 现在不用走后门,光明正大。温家宝的公子注册了一公司不到一年,有人就花几千万元买走了。
----------------------------------------------------
这是事实! 温家宝的公子温云松用“赚”到的钱然后又办起了私募公司,温云松的私募公司真神奇,这家的股票最高利润达300%,最后放着这么“赚钱”的公司不干,来个漂亮的转身,成了国企的大董事长,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小老百姓,只有看的份子。


三俗不俗 回复 悄悄话 挥兄好文!不必去理会那些三叶虫之类的低等生物。
freemanli01 回复 悄悄话 后来想起一个很重要的市场经济和控制经济中的社会心理差别:
毛时代里一个让人恐怖(并和市场经济不同)的地方是,自由市场里人不需要证明自己是好人坏人,只要自己对对方有用(能提供对方需要的产品或服务)就行,但在毛时代,人必须证明自己是好人,而好人、坏人的裁定极其任意。那些控制权利的人(其实也是控制了生活资料、资源的人)可以表示自己不需要你,任意蹂躏人的自尊和价值,人民的生存依赖于你怎么证明自己是“好人”(良民)。好坏标准(风向)天天变。共产党员都被党吓怕了。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毛泽东时代,国家根本没有《刑法》,一本1950年代起草的“刑法草案”,就是办案参考。没有经过任何法律训练的人,照样可以做法官。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定罪量刑的随意性很大,尤其体现在罪名认定上。为了争取政治正确,任何罪名之前都得冠以“反革命”三字,如杀人就是反革命杀人罪,强奸就是反革命强奸罪……
有一次,某个村子出了起奸尸案,搁在现在,当然得定“侮辱尸体罪”,那时这就属于疑难案件了。法官们讨论了半天,始终没有结论,最后还是承办人突发奇想,拟定了罪名:反革命不讲卫生罪!据说有位年轻工人,晚上做梦梦到和车间一名漂亮女工发生了关系,早上醒来很兴奋,到处向厂里人吹嘘,连细节都说得一清二楚。消息很快传到女工那里,那姑娘是个烈性子,羞愤难当,居然上吊自杀了。出了人命,事情就闹大了。年轻工人很快被保卫科抓了起来。案子到了法院,怎么定罪又成了问题,有人说该定反革命流氓罪,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认为那年轻工人只是做梦,并没有真正耍流氓,就算说他耍流氓,也是口头耍流氓。最后,还是法院院长拍了板:反革命梦奸罪,10年!
“有个村子,当年许多知青在此下放。有段时间,女知青们纷纷投诉,说总有人偷看她们洗澡。村里很重视此事,安排民兵和男知青轮流值班,终于破案,原来是村里一个二流子所为。案子到了法院,定罪又成了问题。其间,也有人提议定反革命流氓罪,可人家只是偷窥,没有动手啊。最后,还是一位军代表有见地,想了一个又贴合实际,又浪漫的罪名:反革命偷看青春罪。
原中国文联主席周巍峙与著名歌唱家王昆之子,曾在文革中坐过十年牢的周七月虽见证了遇罗克等的死刑,还经历过不少狱中奇迹。他说:如果在中国的摸个地方真的有人兽奸!那我们国家是怎么处理兽奸案例的?据说还有一起案子,叫“反革命强奸耕牛罪”,因为罪犯“对抗抓革命促生产的最高指示,破坏春耕!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哥儿们被判例10年。
周七月坐牢十年,遇到过的真正兽奸者有两名。他说一个我知道,因为他在监狱里继续犯,夜里偷偷钻进了猪圈……;另一个在饶阳县大狱时和我同号很久,但他真正的事由我是过了几年到衡水劳改队后才知道的,因为他在饶阳被判刑时判决书上明明写的是“反革命破坏农业学大寨罪”!七年!
“破坏上山下乡的现行反革命”是毛泽东时代后期发明的一种罪名,最高可以判处死刑。这一罪名通常指两种行为:一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威胁利诱下乡女知青与之发生性行为的,一般是国营或军垦农场的干部,或地方上的基层领导;二是教师与女学生有性行为(不论是否恋爱关系),以后利用权力帮助学生逃避下乡劳动的。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是贯穿那个时代的最强音。今天依然如此,本质上没变。其实量不量刑,怎么判刑,批不批判都和是不是红色基因有关。1971年老秦在总后某所的副政委在日坛公园婚外恋被抓了个正着,啥事没有,官方掩盖消息。而一对小青年正常搞对象摸了摸被发现却惨遭批判。原来那个女青年的父亲历史上参加过三青团,批判会上不但让他们断绝关系,女方还必须与历史反革命的老子划清界限。
总政文化部副部长陈亚丁在北京中山公园调戏妇女,被西城大妈举报,让警察抓到了派出所。但江青和总政主任李德生派人去档案室看了陈亚丁的材料,觉得他政治上没多大问题,大多是生活作风方面的事。才子多风流,反而被重用调到八一厂主持工作。
“文革”中,邱会作流氓成性引众怒,主持全军文革的徐向前要交群众,叶剑英却把邱会作藏在家里。因此拍了桌子,因此流传成史话:二月逆流时叶帅跟毛主席拍桌子震坏了手腕。后来周恩来亲自去保称邱会作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干部,是历届后勤部长中最好的后勤部长,这是我的看法,也是党中央、毛主席的看法”。有人揭发邱会作不拘小节等问题,林彪为之辩曰:“要注意政治大节,不要纠缠于生活小节。”并召邱谈话警示之:“玉不琢,不成器。不要因小失大。”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nilsen714 发表评论于 2016-01-25 18:17:16现在不用走后门,光明正大。温家宝的公子注册了一公司不到一年,有人就花几千万元买走了。"

----不要在胡搅蛮缠了好不好!现在的问题是只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缺乏政治体制改革,还不是完善的法制社会,你举得例子和现在的贪腐都证明大陆还是权力至上,而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至上。这需要深化改革继续朝前走,而不是倒行逆施回到文革。依法治国才是杜绝贪腐的正确道路,而不是用国穷民困来使大家没可能贪腐。
nilsen714 回复 悄悄话 现在不用走后门,光明正大。温家宝的公子注册了一公司不到一年,有人就花几千万元买走了。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的真情实感,实话实说,值得称赞。
mikeOZ 回复 悄悄话 难得真话!
mapletea 回复 悄悄话 这里讨论的不是合不合理,而是存不存在。在那个时代你没有走过后门还是要你没有生活过在那个年代?“宣传平等,实质不平等,就算是欺骗”,这种幼稚的话也说的出来。
十全老人 回复 悄悄话 你走后门买肉不等于这件事合理,而是证明毛时代的不公平宣传的虚伪。宣传平等,实质不平等,就算是欺骗。是你买到块瘦肉能够否定的? 世界上还是有比走后门买肉然后沾沾自喜几十年更高的思维层次的。
wqz220 回复 悄悄话 真实的好文!
bandband 回复 悄悄话 毛时代不平等,也比现在平等多了。起码毛时代,干部是夹着尾巴做人。

现在如果比毛时代平等,共产党威信一定比毛泽东时代高。你说说,共产党的威信到底什么时代最高?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大大的好文,分析太到家了。
挥一挥手 回复 悄悄话 更正:
年代久远了。方明的夫人姜阿姨。
有半句瞎编夸大,天打五雷轰!
幽幽茶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正气凌然,振聋发聩。
xiangpi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不言有罪 回复 悄悄话 毛毒不除,中国就不能走进现代文明。
THR太行人 回复 悄悄话 你咬森,你派的CIA美军,什么时候到?
mapletea 回复 悄悄话 天地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王飞被定罪为林彪死党,作者从王飞和那里得到好处,而且作者父亲又是王飞和晓星阿姨的媒人,所以恨毛有情可原。得到了好处还要骂娘,和毕福剑有一比。

走后门当兵就是不平等?谁不走后门?我的邻居是商场买肉的,我去买肉他就把瘦肉都割下来给我,排在后面的顾客只能买到剩下的肥肉。任何平头百姓都可以在自己的权利范围内制造不公平。
木头条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帖子比较真实,的确是这么回事。但这是普遍现象,世界都是一样的,毛泽东在世时,越穷越光荣,越流氓越混的开。我有一邻居叔叔阿姨,填的档案是贫农,所以都入了党,过的比较安稳,两口子人也本分老实,没干什么损人利己的事。文革结束,改革开放后,他爸妈突然从台湾回来看他,大家才知道他父母是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人员,但那时已没有人追究了。
我在文革中长大,60后,亲身经历中国这50年来的变迁,我看到,老实本分的人是绝大多数,调皮捣蛋的永远是吃香喝辣。文革时最光耀的是调皮捣蛋的学生和工人,大革命时是调皮捣蛋的学生和农民,改革开放的初期受益者是调皮捣蛋的城市平民和工人,最近10年是调皮捣蛋的干部,看看美国,也是如此,现在最拉风的是一直调皮捣蛋的川普。
maturedpeach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为了长见识特意百度了一下隐形眼镜历史:

(1)硬镜:1934年发明PMMA聚甲基丙烯酸甲酯;1947年用PMMA制出第一副全塑料隐形眼镜。优点:矫正视力较好,镜片寿命较长;缺点:脆、透气性差、异物感强。

(2)软镜:1960年发现PHEMA甲基丙烯酸羟乙酯;制出第一副软性隐形眼镜(软镜之父:Otto Wichterle);1971年获得FDA许可。优点:柔软、透氧、舒适、无异物感;缺点:易吸附沉淀、寿命短。

(3)透气性硬镜(RGP):1970年诞生,Polycon于1972年获得专利,材料主要由PMMA与硅酮聚合而成。优点:透氧性佳,比PMMA降低硬度;缺点:缺乏舒适感。
(百度,隐形眼镜)

好吧,1969年在中国能配到隐形眼镜……

并不是说挺毛的有多好,但反毛的怎么老是这种张嘴就没真话的货色,吃铁丝拉笊篱,真能编啊。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那个充满着落后和野蛮的酱缸国的一大特点是,它的文化,国民的认知水平和它现有的教育,决定着社会中时时刻刻就象繁衍细菌和病毒一样,在大块大块地滋生着五毛。大量五毛的存在,本身就说明那个社会的文明程度非常的低。五毛总认为天朝酱缸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比中国强大和先进的国家都不是好东西,一切反对天朝的人和国家都是敌人,都要被消灭。而老毛呢,是自义和团以来中国最大的五毛。

无论博主如何写,写出的是何等的真实,五毛们都不会读,不会信。:-)
亚发 回复 悄悄话 71年我家邻居在上海配隐形眼镜。那时是不得了的事情啊。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赞一个!
nilsen714 回复 悄悄话 “大哥是近视眼,为此母亲给他配了隐形眼镜”,1969年,不要说中国根本就没有隐形眼镜,放眼世界有隐形眼镜吗?编谎言编漏了吧!!! 当兵走后门是有的,不过不能是近视眼,近视眼是不能在基层当兵的,谁都知道。



nilsen714 回复 悄悄话 大贪官于幼军坐在大学的讲堂上,大谈反文革,这不是用自己作为活生生的例子给文革做广告吗?愚蠢至极!


明月天山 回复 悄悄话 挥手老兄,您这可是往毛粉,五毛这两个粪坑里扔炸弹啊! 您这文章在文学城头挂一天,他们可就跟您一天没完。 :)
龙头铡刀 回复 悄悄话 支持挥手!
maturedpeach 回复 悄悄话 自家拉关系走后门得了好处,然后作为既得利益者现在反过来又倒打一耙,跳出来扯什么公平。当时的里子现在的面子都不拉,这人品真是杠杠的。


亚发 回复 悄悄话 现在的红二代,父母辈哪一个没有受到毛时代的折磨,可是他们一上台,还是要走老路,欣赏毛的极权统治。
宇之道 回复 悄悄话 大开眼界。
四则舍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Frankie1211 回复 悄悄话 凡有亲身经历的人都不会相信毛时代多么光荣伟大,除非是没头脑和不高兴。
linmiu 回复 悄悄话 写得非常具体细致,确实是亲身经历。博主家好像还算那个年代的受惠者,却以当事人身份却保持公正客观的眼光,这点很难得。
舟水桥头 回复 悄悄话 说的太真实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