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中淘筛历史的细节

西人资料中搜寻关于中国的点滴
个人资料
元亨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档案--1906年前后痧眼传染

(2020-02-07 08:29:38) 下一个

武汉新型冠状肺炎肆虐,全世界华人见面谈的都是这个。

中国历史上也有过大流行病的传播,美国档案馆网上是否有记载,我还没仔细找,不过看到了一个有关于20世纪初中国的一次痧眼传染的档案。

在美国档案馆官网上输入Trachoma(痧眼),和China或Chinese,就可以搜到相关档案,有几个,时间在1907,1908年前后。而这些档案提到1906年,所以痧眼问题1906年就开始被美国驻华领事机构注意到了。问题实际上跟菲律宾有关,因为19世纪末,美国跟西班牙在菲律宾打了一仗,西班牙打败了,所以菲律宾成了美国领土,美国在菲律宾有一名总督。而中国厦门,有很多菲律宾华侨,他们会来往于菲律宾和厦门,菲律宾的海关移民当然也由美国控制,过海关要进行医疗检查,如果有传染病,则会被拒绝入境,痧眼是在东方很流行的传染病,很多中国人都会有痧眼。中国人觉得痧眼不是什么大病,但是海关检查很严格,查出来就不放行,这项检查时间长,还要交钱,检查过程还会让人觉得受了侮辱,中国人认为这不是什么医学检查,是故意刁难中国人的。1907年,菲律宾出了一项新规定,要去菲律宾得中国人,不管是第一次去,还是已经在菲律宾有身份有家业的,都必须接受痧眼检查,而香港的美国领馆却并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指示,因此没有进行痧眼检查,认为这应该是入境港的责任,很多中国人从香港出境,到了菲律宾却被要求进行痧眼检查,查出有痧眼后被赶回香港,可想而知这些中国人的怨恨。香港轮船公司雇佣一名英国籍私人医生检查痧眼检查,他要收费,一人一港元,香港的美国领馆官员向上级报告,中国人肯定会觉得,这又是美国人的另一个诡计。从上海到新加坡,中国人都在传播各种消息,在美华人也会向中国亲友传递类似消息,这些都引发了中国人的反美情绪。他认为美国方面应该在离境地进行医疗检查,并建议美国政府要求其工作人员在对待中国移民时,不分贵贱高低,要有策略,有善心,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以此减轻中国人的仇恨心理。

至于菲律宾,菲律宾归美国陆军部(Department of War)管,而不是地方部门,比如国务院管理。中国人去菲律宾主要从厦门走,而菲律宾对痧眼进行封杀后,很多中国人滞留厦门,其中不少是在厦门没有被扣留,到了菲律宾却因为痧眼被遣返。这些中国人有3千人以上,聚在厦门,他们的家庭,生意都在菲律宾,其中有些在菲律宾社会很有地位,而有些人则是在菲律宾染上痧眼的,中国人对痧眼不是很重视,当地传教士们也肯定了这点。但是美国当局的处理方法,给这些中国人造成很多困难,他们因此产生仇美情绪。还有几百人游行到厦门商会前抗议。

这个问题,由香港厦门等地美国领事馆向美国政府汇报,引起重视,商务劳工部(下辖海关和移民部门)与国务院,以及管理菲律宾的陆军部联系,商讨处理办法,各部门要求对中国人要有礼貌,为他们着想。另外,海关遵守的医疗检查,是严格按手册进行,本身没有错,但是这个手册是一般性的,而对于痧眼,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个疾病并不很严重,也不致命,轻微痧眼可以考虑准许入境(但是菲律宾海关方面对此反对),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沟通,主要是美国方面与中国人之间的沟通,从美国的信函来往中可见,他们感觉他们很难向中国人解释清楚美国的政策,一方面必须严格海关检查制度,另一方面又要变通处理;还有就是美国各地区,各部门之间的沟通,协调,比如香港厦门海关可能检查的比较松泛,结果放行的人到了菲律宾被非常严格的菲律宾检查认为不得入境,被打回厦门,一来一往要数个星期,中国人的感受可想而知。

美国还派了菲律宾医务隔离方面官员赴厦门考察,他的报告也提到滞留在厦门的中国人的愤怒情绪,恐怕会引起骚乱,乃至美国人的生命财产都会受到威胁。他说他在厦门检查了约1千被拒入境的中国人,其中很多是有痧眼症状,但是确诊需要一段时间的观察和治疗,他去了以后,这个时间段已经过去了,他重新检查后放行了很多人,相信会安抚中国人的情绪。

美国商务劳工部召集国务院,陆军部代表开会,然后与菲律宾方面沟通认为,很多家在菲律宾的中国人,他们不应按移民来对待处理,也就是说不要那么严格,但是菲律宾方面不同意,认为这些中国人中,没有几个是西班牙身份(因为菲律宾之前是西班牙殖民地),90%以上都是劳工,所以对他们必须按移民处理。菲律宾方面似乎不太买美国其它部门的帐,移民局给菲律宾总督写信,希望他们对中国人网开一面,但是菲律宾总督顶了回去,认为美国建议不切实际。档案最后是1908年7月份国务院代表国务卿培根给商务劳工部长的信,似乎问题也没有最后解决,只说,如果某人是在美国期间染上某种疾病,那么美国法律不能阻止此人入境,他希望菲律宾方面也能按此处理,也即,如果中国人在菲律宾染上痧眼(很多人是这种情况),那么菲律宾不应阻止他们入境菲律宾。但是没有下文了。

下面附上美国档案馆网上相关档案,以供参考

最早的是一份1907年3月(Circular Letter Regarding the Dispatch from the American Consulate in Hong Kong,ID是18504081),由美国国务院转发给商务劳工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 and Labor)的一封来自美国驻香港领事馆的报告,他说中国人的怨恨,主要是针对我们的移民政策,他在1906年9月和10月就写了报告,说痧眼检查是被这项检查困在中国的很多中国人不满的重要原因,他们认为受到了不公平待遇。这项检查的冗长、花费、和羞辱,让中国人很失望,定好的计划被打乱,家庭被分散,还有一些是美国的永久居民,却无法返回美国,生意和生活大受影响。如果目前的不稳定(unrest)发展到工业战和种族仇恨,这些都是决定的因素。据说,很多跟美国移民部门打交道的中国人不相信有痧眼这么一说,这是想把他们拒之美国门外的一个招数。【从这个报告可以看出,事情至少发生在1906年。然后这个报告接着说】,近来,一项新规定要求前往菲律宾的中国人,不管是第一次去,还是返回在菲律宾的家,都要接受痧眼检查,而香港的美国卫生官员声称他们没有接到对前往菲律宾的中国人进行痧眼检查的指示,因此,痧眼检查是到达港口方面的责任。被拒绝入境的中国人回来叙述他们的怨屈。现在香港有一个英国籍的私人医生在进行痧眼检查,他是在轮船公司的安排下作痧眼检查的,一人一元香港币。中国人肯定会把这看成美国人的另一个诡计。我认为在离港地进行严格的身体检查,会减小中国人的怨恨。另外,从上海到新加坡,中国人还在传播他们受到的困难,还有在美华人向他们在中国的亲友发电报煽风点火。我认为美国政府要保证我们的官员们在对待中国移民的时候,不分贵贱,一定要有策略、要善良、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这样可以减轻中国移民的怨很。

1907年4月3日,商务劳工部部长斯特劳斯(Oscar S.Straus)给国务卿罗脱(Elihu Root)写信(Letter to Secretary of State Elihu Root Regarding the Dispatch from the American Consulate in Hong Kong About the Trachoma Tests ,ID是18505787),说中国人把美国在中国港口检查身体检查,拒绝那些染有某些疾病,尤其是痧眼的中国人入境,跟排华法案联系起来。让我吃惊的是有些人对我们部里为了保证美国人不受传染病影响的而建立的管理系统有意见,痧眼在东方非常普遍,如果痧眼携带者坐船,一来一去都要几个星期,非常多的机会传染给船上乘客。因此我们的政策是在离境港阻止患痧眼的人上船,这就可以免除他们的困难,还有费用,而对健康人的好处就更无法估量。我部注意到国务院建议政府官员要对中国人有礼貌,为他们着想,我们也向移民官员发了通知。至于菲律宾问题,我必须指出,菲律宾的移民海关不归商务劳工部管,而归陆军部管。

厦门领事给马尼拉海关领导的信,反映了厦门的情况,数千菲律宾中国人留滞在厦门,因为痧眼无法回菲律宾,他们的家庭,生意都在菲律宾,其中有些在菲律宾社会很有地位,而有些人则是在菲律宾染上痧眼的,中国人对痧眼不是很重视,传教士们也肯定了这点。但是美国当局的处理方法,给这些中国人造成很多困难,他们因此产生仇美情绪。

1908年3月24日(Letter to George R. Colton Regarding the Trachoma Restrictions in the Exclusion Laws ,ID是18505759),美国驻厦门领事馆的副领事(vice consul in charge)贝克(E. Carlton Baker)给菲律宾马尼拉内河海关收费官(Insular Collector of Customs)考尔顿(George R. Colton)的信:马尼拉采取的对付痧眼的措施,对本领事辖区产生的影响,成千的中国商人和其他人,回到厦门后无法回菲律宾,他们吵着要批准他们入境菲律宾,他们被拒绝的唯一原因是痧眼。虽然相关法律是一般性的,但是它的实施在本地造成巨大的困难,因此产生了反美情绪,我们迟早要应付这个局面。成千上万的人聚在厦门,想要回菲律宾,其中很多是有些地位的商人,其中有些患痧眼的是在菲律宾感染的,现在他们却回不去了,没有钱,生意也落入菲律宾人手中。隔离法规是必须的,但是要尽可能减轻影响。美国方面对这一事件的态度很难向在厦门的中国商人等解释清楚,他们中很多人常来常往菲律宾。痧眼不是很危险,也不会导致瞎眼。很多在中国的医学传教士也肯定了这一点。中国人对痧眼限制的反对很多不合理,但是他们对现有体系的投诉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有关当局应该认真对待,某些规定也许可以修改,轻微的痧眼可以入境,这样他们的困难就会减少,我们跟当地的道台也进行了沟通。

1908年3月30日,厦门领事馆的贝克给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写信(Letter to the Assistant Secretary of State Regarding the Resulted Distress from the Exclusion Laws Enforced in Amoy, China ,ID是18505565),再谈此事。还是提到患痧眼中国人无法去菲律宾,因此对产生反美情绪,某些当地传教士说,现在的形势跟1905年的抵制美货时期几乎一样,我也这样认为。数百人游行到当地的商会,要求采取行动来促使美国降低相关法规,否则他们会动用武力,他们还去了道台府,递交了同样的最后通牒。今天,数以百计的人群在厦门要求返回马尼拉,他们当中很多人患有痧眼,但仅在去轮船公司买返程票时才知道。轮船公司拒绝卖给他们票,因为把任何患有痧眼人带入美国或其属地将被罚款。这些群众认为痧眼只是拒绝他们去菲律宾的借口,他们的眼睛只是有点红或轻微发炎。本领馆推荐进行检查的医生McDougall受到很大的不公正指责,他已经尽可能的宽松了,但是他必须遵守马尼拉医务当局的规定。McDougall医生放行的8个人在马尼拉被拦下来,虽然他们最终被放行,但是这也说明,太松泛了,马尼拉方面仍然有可能会拒入。已经通知了马尼拉海关的收费官,希望他能发挥一些影响,但是马尼拉的医疗部门认为,现有法规并不过分。目前来说,主要的反对情绪来自无法返回的商人,他们大多是有声望的,所以降低限制门槛,似乎不会对菲律宾的经济造成巨大威胁。现在的医生们严格按照医学检查的相关手册进行检查,但是有些症状与其它比较轻微的病症有关,而不一定是痧眼,有些人第一天去查有痧眼,过些天再去则说没有痧眼,一些轻微症状自己消失了。也有人在某个医生手下检查时被拒,而在另一个医生那里却通过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仔细,更统一的检查系统,检查的医生也应该确认痧眼的存在,而不是匆忙地下结论。应该考虑特殊的法规,允许这些人返回他们的事业和家庭,减少他们的困难。

1908年4月7日,菲律宾群岛的主隔离官(Chief Quarantine Officer)给华盛顿的公共卫生与海事医院服务局(United States Public Health and Marine Hospital Service )的总医官(Surgeon General)写信(Letter to the Surgeon General of the United States Public Health and Marine Hospital Service in Washington, DC, Regarding the Chief Quarantine Officer for the Philippine Islands' Trip to Amoy, China ,ID是18505731),讨论主隔离官去中国厦门的事情,他说我是应内务部长和菲律宾总督的要求向你报告,我去了厦门,以确定,在那被扣留的人是否可以准入菲律宾,根据报告,这件事已经引起强烈的反美情绪,美国人在厦门的财产受到威胁,甚至要发生骚乱。当然,美国官员都知道,这种威胁不能改变因为医学原因而作出的决定,但是如果任何被扣压的人都可以进入菲律宾也是不公正的,更复杂的是,被扣留的人当中很多是多年居住在菲律宾的商人,有大量的资产在菲律宾,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不能进入菲律宾。在这种形势下,我于3月28日乘坐台山号轮船到厦门,4月6号坐同一艘轮船回到马尼拉。在厦门期间,我检查了约1千人,发现那里的医疗检查是按规定进行的,大量人被拒,原因是类似痧眼的症状,但是要确诊需要治疗或者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去是这段时间已经过了,所以我放行了很多被扣留的人,这一举动对恢复对美国人的信任有帮助,相信很多反美的意见会消失。

过去,厦门领事馆的习惯是聘一位驻馆医生,给他一份固定工资,然后,对想去菲律宾群岛的人收一块墨西哥银元作为医学检查的费用,这对领事来说是一大笔收入。这一作法受到很多批评,也对美国在东方办事的方法蒙上阴影。自贝克先生到任厦门后,驻馆医生被取消,检查费用由轮船公司雇用的医生直接收取。而且每作一次检查都要收取,虽然美国方面不涉及其中,但是难免其中有美国人在作祟的印象。很多人认为这样收费就是敲诈,而美国人要对此负责。现在的美国领事尽力要消除这种印象,但是收效不大。虽然我仅是一个医学检查官,但是我认为我的责任需要我指出,这种事会严重影响美国与中国关系,也会影响两国的经济关系。因此,我建议由公共卫生与海事医院服务局派医生驻厦门至少一年,现在的磨擦就会消除,收费也可以因此取消。此医生离开后,轮船公司可以将医学检查费包括在其船票中,这样,客人不用另外交费,磨擦也会减少。如果决定派这样一位医生,如果他没有与东方人交往的经验,我建议他短期驻旧金山或者马尼拉,最好两地都去,因为马尼拉的经历可以让他了解菲律宾的隔离程序。也许我还应当指出,厦门是世界上大流行病中心之一,驻地医官可以监督前往美国及其领地的货客两运,这样目前的隔离限制就可以大大修改。比如,过去5年里,每年都会有约6个月时间,要对前往美国的船只作7天的隔离。

1908年6月1日,移民局局长(Commissioner General)F. P. Sargen给陆军部内陆局(Chief Insular Bureau,War Department, )局长,C.R. Edwards准将(Brigadier-general)写信(Letter to the Brigadier General of the War Department Suggesting More Lenient Policies for the Admission of Chinese Persons Returning to the Philippines Islands and Afflicted with Trachoma,ID是18504507):收到你上月25日的半官方信件,请我就菲律宾与传染病(主要是在东方很流行的痧眼)相关的排华法案问题提出建议。国务院也将美国驻北京和厦门领事的信函转发我部。菲律宾的问题是与中国南方很近,其人口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南中国,所以情况与美国本土和其它领地不太一样。除非到菲律宾的中国人再乘坐跨太平洋轮船取道前往夏威夷或美国本土,把传染病带到夏威夷和美国大陆,所以,贵部再菲律宾的政策可以宽松一些,我部的移民法的执行也不是完全一样的,而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1908年6月22日,陆军部的主任科员(Chief clerk)代表不在家的陆军部长给商务劳工部长写信(Letter to the Secretary of Commerce and Labor Regarding the Governor General of the Philippines Islands' Statements About the Enforcement of Exclusion Laws for Chinese Persons Afflicted with Trachoma,ID是18504505):关于菲律宾方面拒绝感染痧眼的中国人入境一事,附上与菲律宾总督的来往信函。5月29日,致总督,商务劳工部长召集国务院,商劳部和陆军部内陆局代表开会,商劳部长建议,家在菲律宾的中国人返回菲律宾,不应按移民法来处理,巴克斯堡案的裁决(152 Federal reports 356)也支持这一点, 只要医生认为病症可以在合理时间内治愈。你怎么看?6月1日总督回电:收到来电,经与海关及卫生官员商讨,我方提请你们关注卫生部主任(Director of Health)发送给你们的报告。菲律宾最高法院认定,居住在菲律宾而非西班亚公民(subjects)的中国人是外籍人士,关于拒绝携带传染病外籍人士的法律适用于这批中国人,3千名困在厦门的中国人中,其中整整90%是劳工,他们当中肯定没有几个是西班亚公民。我们同意要采取措施减少当前危机,但是允许患有痧眼的中国人入境菲律宾治疗绝对是不可行的,卫生部主任说95%是治不好的,我们可能会有上千名病人,中国痧眼一般需要6个月的治疗。我们的执法和美国是一样的,但是我认为,家在菲律宾的中国人,只要有证明文件,如果他们不符合移民法中的医务规定,也不应该被拒之门外。主任科员接着说,卫生部主任的报告我们还没收到,菲律宾海关收费官的信,并经总督批准,建议把准入菲律宾的中国未成年人年龄限制,恢复到16岁,请你们提出你们的看法。此信抄送国务卿。

1908年7月1日,移民局代理局长给陆军部长Luke E.Wright 写信(Letter from the Acting Secretary of the Bureau of Immigration and Naturalization to Secretary of War Luke E. Wright Suggesting a Meeting to Discuss the Immigration Policies for Chinese Persons ,ID是18504503),收到6月22日来函,菲律宾总督认为商劳部5月21日的信件中的建议不切实际,等等,没有进一步具体的建议或行动。

1908年7月15日,国务院代理国务卿罗伯特.培根给商务劳工部长写信(Letter to the Secretary of Commerce and Labor Regarding Suggestions for How Philippines Officials Should Regulate the Admission of Chinese Afflicted with Trachoma,ID是18504472):收到贵部7月1日来函,我们满意地了解到,贵部认为,如果申请再入境的人是在美国感染上传染病,则相关禁止该生病的外国人入境的法律不适用。我们相信,如果马尼拉有关当局能这样作的话,中国人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抱怨了,而厦门的中国人因为不能入境菲律宾而产生的反美情绪也就会消失。
最后加一句,电影《教父》第2集,教父小时在西西里,家庭被仇人追杀,他亡命美国,在艾利斯岛上,有个镜头就是检查眼睛,医生扒开眼皮,查看眼睛情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