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中淘筛历史的细节

西人资料中搜寻关于中国的点滴
个人资料
元亨利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美国档案--宋霭龄1904年入境美国记录(8月25日增补,杰克伦敦)

(2020-02-17 14:10:50) 下一个

前面一些档案都是关于宋庆龄宋美龄的,接下来自然要问,比庆龄美龄早来美国的宋霭龄的入境记录呢?我发现,宋霭龄的中文资料也相对于她两个妹妹来说要少很多。美国档案馆网上搜索,根本找不到,我试了宋霭龄的各种英文拼法,Soong Ailing,Soong E-ling,Eileen Soong,都没有结果。网上说她是1904年到美国的,我开始假设她跟妹妹们一样,也是从西雅图入境,前面贴子中用过的西雅图1903年到1907年的入境记录就应该有,但是翻阅结果没有发现宋霭龄。后来搜到她是1904年7月1日在旧金山入境,乘坐船只是高丽号。档案馆网上没有查到旧金山1904年的入境记录(前面贴子里有1936-1949年的,且是飞机入境记录),可能还要想其他办法。略去过程吧,最终找到一个:Lists of Chinese Passenger Arrivals at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8/9/1882 - 12/25/1914(ID是4481626),1882年到1914年旧金山入境乘客,而且专门是中国人的,但是这页面上只给出32个其它档案的链结,自己是个门户页。顺便说一句,美国档案馆官网上有很多这类档案似乎有重叠部分,比如一个档案说它是从1900年到1924年,另一个可能说他是1905年到1932年,都是同一个地点,年份重叠。还有就是海关记录的形式,各地也不一样,西雅图和旧金山可能就不一样。这32个文档中有一个:November 9, 1903, SS Sonoma - September 23, 1904, SS Gaelic,它的ID是120127102,从1903年到1904年9月,那么1904年7月肯定在其中了。这个题目里面的SS Sonoma,SS Gaelic是船名。进去看,一共有1201页,都是比较老旧的轮船的记录,100多年了,而且是手写,很多字迹不是那么好认,我对老美的字母的写法不熟,只能边看边猜,互相对比参照。这个文档下面的说明没有说,但是很多同类的乘客名单档案都有说明,说档案馆拍成缩微胶片后,原件就销毁了,清楚不清楚就那么回事了(原文是说有些记录可能不清楚,但是原件在拍摄后已经销毁)。
回来说正题,进入这个文档,前前后后一通好找,它的排列是一艘船的记录以一个类似封面的图片开始,上面写船名,日期,这就省了不少事,先定船名和日期,结果在第638张图(p638)上

看到Korea,June30th,1904的字样,Korea,就是高丽,June30th, 1904,1904年6月30日,上面网查结果说7月1日,这里是6月30日,差一天,但肯定就是它了,不可能说第2天还有一艘叫高丽号的又来了。船只停靠,海关人员上船,检查登记,旅客下船,这个过程很长,很多手续,一天之差,可以理解。翻到下一页,p639,这艘船的乘客名单

先看下方这个表格

上面写的是Chinese Destination,中国人目的地,3个栏目标题是Cabin,Steerage,Asiatic,这个应该是舱位的分类,我也不懂,Cabin应该是比较好的,没查到中文的翻译,steerage翻译成统舱,Asiatic可能是专对亚洲人设的,可能类似3等舱或更低?最左边一行是目的地,第一旧金山San Francisco,第二Macon,Ga,看到这个我眼都直了,血液流动加速!都知道宋霭龄要去卫斯理安学院上学,那个学校就在佐治亚州的梅肯,不就是Macon吗?Ga是佐治亚Georgia的缩写。人数1人,Cabin舱里的。于是急忙往后翻,先看年龄,超过18的都跳过,宋霭龄那年15岁。一直到p643页都没有,再下面就是另一艘船,另一个日期了。仔细看过,还是没有,失望之下回到p639,这才注意到表格上方的名单,放大

第1栏编号,第2栏姓名,第3栏年龄,精确到月,第4栏是职业,第5栏是目的地,后面就是海关移民部门处理。先看年龄,倒数第3名,14岁,职业student,学生,目的地,Macon,Ga,基本上都对,年龄14岁,宋霭龄生于1889年7月15日,1904年6月30日,没到生日,可以认为还没到15岁,所以14岁也对。最后看名字:再放大一些

Alice E. Soon,网上没有查到宋霭龄英文名,有的英文书里说是Nancy,这里是Alice,后面E. 可以是霭龄首字母,Soon,跟宋家通行拼法Soong,差一个字母g,但是她们父亲宋耀如,早期英文姓的拼写就是Soon,所以,90%,这个就是宋蔼霭龄了,其它完全符合,名字也可以解释过去,关于英文名,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有资料称宋霭龄行前去了葡萄牙驻上海领事馆,因为宋耀如称自己出生于澳门,是葡萄牙殖民地属民,所以在那为宋霭龄拿到一份葡萄牙护照,花了一笔钱。Alice E. Soon,应该是这本护照上的名字,可能宋耀如在葡萄牙方面的记录中,仍然用Soon拼写他的姓,自然宋霭龄随他。另外,Alice E. Soon这一行,最右边上有手写字样,放大那部分

,在“SEC,6 CERTIFICATE”字样上面,仔细看,是Shanghai,上海,这应该指的是此人上船地点,这就99%是宋霭龄了,不可能同一天,同一个地点上船,到同一个地方,同样年龄,姓的发音也一样有两个人吧。
到这里,可以肯定,这就是宋霭龄1904年到美国读书的入境原始记录。到达时间是1904年6月30日。
还有一些细节,她这一行最后盖章,Sec 6 Certificate,不用多说,这是第6条款证明,适用于学生,不在排华之列。再前面一点也是盖章:landed order commissioner immigration Jul 19,1904,后面显然另一个章,by Inspt‘r McFarland,这是说,检查她们的是检查官(inspector,缩写成Inspt‘r)McFarland,而她最后根据移民局负责人的命令,于1904年7月19日上岸,这实际上是另一个证明此人是宋霭龄,因为她的传记中说她到了旧金山,海关移民部门开始不允许她入境,后来是在美国友人奔走下,3个星期后方被准入,6月30日到7月19日,20天,就是3个星期。至此,100%是宋霭龄。她6月30日抵美,7月19日入境。

主要问题解决了,再来看看同档中同一条船的其它记录,看下一页p640


有意思的是职业栏,第一个写的是Grocer,卖杂货的,然后下面全是“同上”,全是卖杂货的,目的地也全一样(看不清,Calxxx),那个地方的杂货铺店家全在这船上来了。
再看一页,p642吧,这页上种类多一些:

这页上职业有变化,开始好几个是Grocer,然后一个Laborer,劳工,注意他后面的处理,landing refused,拒绝登陆,后面habeas corpus是个法律专有名字,拉丁文吧,我也不太懂,主要是说他可以到法庭上诉,就是说还有机会,还给一个案件号码。其他人的备注,有的写merchant,商人,因为商人也在排华法案豁面类别中,上面为什么那么多卖杂货的,就是因为卖杂货可以列入商人类。并不是每个被拒绝入境的都有上诉机会,有的就是departed per steamer Siberia Oct 8, 1904,一被拒就被遣返了,当年10月8日坐西伯利亚号回去。
这页快到最下面,有一个学生,student,名字墨水太浓,看不清,Huxxy Leong(?),23岁,也被拒了,也有上诉,Habeas corpus。最右边这一列里,还有的写Native U.S.,指美国本土出生的,虽然他可能也是劳工,还是准入,有的return laborer,返程劳工--农民工返城?,这些人大多也都准入,虽然也是劳工。还有写mcht‘s son,商人的儿子,也多准入。还有几个,职业是杂货店老板,后面也注明Sec 6 certificate,第6条款证明,当然,第6条款规定包括商人,学生,教师和政府官员,但是还有很多商人,没有填这个,也不是本土出生的,区别在哪里?
高丽号最后一页p643,上面有3个人填学生,两个16岁,一个39岁,两个16岁花季的都注为商人儿子,而39岁这个注为商人,不知是什么情况,前面填学生,后面又注为商人,半工半读?有可能,39岁了。就不上这页图了。

这里的档案,实际上是轮船公司的档案,而不是美国海关或者移民部门的档案,当然,名单后面盖的章是海关的章。但是,这并不影响这档案的权威性。

20200418补记:
上面这个档案来自邮轮公司,而美国移民局也留下了记录,也存于美国档案馆,他们官网上同样有记录,来自一个系列档案:
Lists of Chinese Applying for Admission to the United States through the Port of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7/7/1903 - 1/7/1947 ,1903年至1947年在旧金山港申请入境美国的华人名单。这个链接给出27个按年份分段的档案,其中之一July 7, 1903, SS Peking - October 23, 1905, SS Siberia,1903年7月7日北京号蒸汽轮到1905年10月23日西伯利亚蒸汽轮,其ID是102048912,里面第540页,即第540张图片,图中记有4名乘客,时间、船名跟上面轮船公司记录完全一样:高丽号,1904年6月30日抵达旧金山港


最后一名Alice E Soon,正是宋霭龄,名字与上面轮船公司记录的完全一样,类别(Class)是section 6 student,第6条款学生,目的地是Macon,Ga,乔治亚州的Macon,与上面也相同。Date of Examination这栏,即检查日期,填着Referred,June30,送交是6月30日,高丽号抵达的日期,然后Returned July 1,发还 7月1日,大概指检查结果在7月1日发还。下一栏,写着Inspector,Interpreter,Stenographer,检查官,翻译,速记员,在检查官下,盖着名章Dunn,其它两人下面没有内容。所以处理宋霭龄的检查官姓Dunn,没有名字,这个是移民局内部用的,他们自己一看就知道是谁,不用再写名。
第539页(第539张图)是第540页的右半叶,记录移民海关部门的处理意见备注等,宋霭龄这行的准入(Admitted)处盖着Jul 19 1904,她于7月19日被批准入境。

以上图片均由Ancestry提供

实际上,宋霭龄入境美国时间应该是1904年7月19日。6月30日,为轮船到达旧金山港时间,但是没有被立即批准入境,直到7月19日,所以,7月19日才是她实际上入境日期。

2020.8.25补充
近来又发现了新材料
一,同一个华人乘客名单档案中,除了上面几张图片外,实际上还有宋霭龄的,但是不知为什么没有放在一起,所以开始没有发现,后来对这个档案全面翻检时发现了。上面是600多页的,下面是p326,
只有两人第1位即宋霭龄,Alice Eling Soon,生日1890年6月7日,身高5呎2吋,1米60不到一点,她才14岁,所以还算挺高,不知后来长了多少。下面一张是第325图
第一栏写着Portugese,葡萄牙,再次说明宋霭龄拿了葡萄牙护照,后面no consuls,不知什么意思。学习时间:6年或更长,专业:英语或医学,最后一栏是重头戏:签名,宋霭龄签的是英文 Alice E. Soon。下图放大签名部分
近来在Familysearch.org网上又发现了宋霭龄1904年这次入境记录,原来,排华法案年代,华人入境美国,其名字会出现在3份名单中,移民局、轮船公司华人乘客名单,即上面美国国家档案馆网上可以看到的,但是实际上还有一个就是全体乘客名单,原以为既然有了华人单独的名单,那其余乘客名单中就不会有他们了,但是全体名单照样有。下面图片来自Familysearch的这个档案:Film # 007683018。第158图含有宋霭龄:
+++

宋霭龄是第4名,前面写有"37"数字。信息几乎完全一样,只是多了行李件数:3件。

上面是在Familysearch网上用Alice Eling Soon搜索结果中的图片,但是宋霭龄这一次旅程的记录却还没完,如果先用任何一个已知人比如赵元任的名字查,然后进入1910年赵元任作为第2批庚款留美学生入境的档案,这时可以进入总的旧金山入境记录系列的链接,在那里选1904年6月前后的文档011 - May 2 - Aug 31, 1904,点进去,然后找到6月30入境的高丽号,就会得到下面这张图,是第243张图,p243

+++

图中有两份名单,宋霭龄出现在上面那份名单中,倒数第2名,Alice E. Soon,其它信息一样,国籍填的是葡萄牙,谁支付这次旅程,W. B. Burke,这是步惠廉的原名,携带钱数:$300。

宋霭龄赴美的记载,几乎都来自步惠廉(William Burke)的儿子James Burke的回忆录:

My Father in China 作者James Burke,出版社:Farrar & Rinehart,Inc.,New York, Toronto,1942年。里面对宋霭龄去美国的经历写的很详细。步惠廉全家与宋霭龄一起乘高丽号回美国,但是步太太船上生重病,结果只能在日本下船,然后把宋霭龄托付给另一个 美国人,但是那家的太太对中国人有歧视,宋霭龄不再跟他们来往,后来又来了一个美国女传教士,对宋霭龄很好,宋霭龄只记得她叫Lanman,最后宋霭龄被扣在旧金山海关,正是Lanman女士为她奔走。但是在Familysearch的全体乘客名单中,没有发现步惠廉一家的姓名,也没有发现Lanman之名,到是有一名Lanius女士,Anna B. Lanius,她与宋霭龄在同一页上,见上,她在倒数11位,前面写有数字“65”的那条记录。30岁,职业是Missionary,传教士,所以有可能是她,是在日本神户(Kobe)上的船。

这本书还提到,杰克伦敦也在那条船上,当时他是记者,去亚洲报道日俄战争。确实找到了他的记录,在第159图上:

+++

比较中间的位置,前面写有“103”的那条,姓名:Jack London 杰克伦敦,28岁,职业Journalist 记者,带有11件行李,目的地是旧金山。

注:带有“+++”符号的图片,均来自Familysearch.or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元亨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shqg' 的评论 : 虽然我是以作研究的态度写,但是还是希望进来看的朋友们能从中得到点娱乐,很高兴你能觉得有趣。谢谢!
zhshqg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真的有趣。
元亨利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觉晓' 的评论 : 现在码字时代,个个都是键盘侠,手写水平肯定不行了,老的还有些底子,但是也退化了,我也是手写时很多不会写,就画个近似的。
刚发现,7月19日准入,7月15日生日,宋霭龄是在移民看守所里渡过她15岁生日的!真的叫移民监啊,旧金山的叫天使岛吧,她那天一定百感交集。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不用客气,我是碰巧扫到,我自己才是错别字大王了,手写时,连字都写不出了,用拼音,再用新华字典。
元亨利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觉晓!每次发贴都会有错别字,尽量等下了首页都改过来。
看了很多华人劳工的美国档案,一个最大的感触就是,历史总是重演,这么多年在美国加拿大,接触了很多移民,听了很多故事,跟100多年前比,真的是轮回,只不过时代不同,道具不一样而已。
觉晓 回复 悄悄话 “是宋蔼龄,因为她的专记”,—传记。
这个情节,我也读到过,所以,后来温姨夫带宋庆龄和宋美龄去美国,避免发生同样事。
去年读过一本美国华人矿工历史方面的书,至今一个小镇保留了华人的杂货店。提到当年返回中国探亲的劳工回美国要雇主的信,因为是排华背景下,杂货店老板算商人。还有商人儿子,就算是“paper son”了,很多台山男孩子就此离开故土,很小时候。如此情况,加拿大一样,我们认识一个六岁来加拿大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