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长篇小说 《盱眙》第九章 枪打出头鸟

(2021-06-10 06:55:55) 下一个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武川军营里,普壑正在叱罗延面前力荐柳眙然,说柳眙然自幼师从盱眙功夫大师,武功如何的好,武川军营需要这样的人来教授武功,提高格斗能力,去筑长城实在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有人来了,在叱罗延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叱罗延一听,眼睛都瞪圆了,“岂有此理!谁给他的豹子胆?!”

报信的人走了,普壑问怎么回事?叱罗延说:“那个柳眙然,竟然在长城脚下对监工拳打脚踢!我这就派几个人带家伙上去。这个柳眙然,不给他点厉害看不行!”

普壑一听,暗自叫苦,又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点他很清楚,不能让叱罗延的人去!于是他说:“副将,我看这柳眙然还是很讲道理的,一定是出了什么特别的事。还是我去看看吧。我能管好他。”

叱罗延猜透普壑的心思,斥道:“你给我乖乖呆着!”

叱罗延派去的狠家伙在长城工地突袭,将柳眙然绑起来。这会儿换监工得意了:“小兔崽子,现在知道了吧?爷不是好惹的!”

柳眙然“呸”了一口,对几个绑他的人说道:“有种别使阴的,看我不把你们全部砍成搓板!”

“看你这般嘴硬,等会儿瞧瞧你自己怎么成搓板吧!”几个家伙前呼后拥,将柳眙然推进一个棚间,其中一个扎着腰带的人抓起皮鞭就一通猛抽。那家伙用口音很重的汉语一边抽一边叫嚷:“说,说你再也不敢了!”

柳眙然低着头,咬着牙,一声不吭,心里却在恶骂。

“怎么没声了,你说啊,跟大爷我求饶啊!”那家伙有些歇斯底里了。

“做梦去吧,龟孙子!”柳眙然冷冷回道。

没过多久,柳眙然身上便没一块好肉,痛昏了过去。

边上的人提醒执鞭者:“再打,人就没了。叱罗将军可没让我们打死他。”

普壑的心腹星夜赶回营地,告知他柳眙然遭受酷刑的事。普壑坐不住了,当即上马,飞驰至宇文忠将军的营帐。这宇文忠是武川军队的总指挥。当年和柔兰激战,普壑的父亲救过这位将军的命。普父如今仍在北魏戍边。而普壑,便是宇文忠一手提拔。

这是普壑平常不轻易起用的最后一招。

普壑赶到将军营帐,哨兵拦住了他,说将军歇息了,不见人,有什么事明天再来。普壑说:明天再来人就死了!哨兵瞪了他一眼:“谁就死了?”普壑意识到自己言语有误,连忙改正道“一个很好很要紧的人。行行好,让我见一下将军吧!”

不料刚才普壑的口误得罪了哨兵,他死活不让他进去。普壑心一横,索性大声叫唤起来:“宇文将军,校尉普壑有急事求见!”

哨兵拔出剑来,门却开了,宇文忠站在了门内。普壑静了,行礼问安。

“那么急,是敌人来了吗?”宇文忠问。

普壑:“差不多……”

“进来吧。”

那宇文忠是个深度汉化的鲜卑将军,留着一撮山羊胡,浓眉细眼,面容很是和蔼。他和普家的私人关系其实是非常好的。叱罗延知道这一层,那就是为什么他不大敢和普壑过不去的原因。

普壑入帐,把武功好手柳眙然如何被掳至武川,在首战中战功彪炳,后却被叱罗延遣送去阴山下做苦力,以及眼下如何遭受酷刑,情况危急等一五一十向将军道来。


上集:长篇小说 《盱眙》 第七-八章 快意长城

下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