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又见洛阳》第一零六章 “性本空,我本无”

(2020-09-09 06:49:08) 下一个

【前章】左之龙在钟离之战中与弟弟左之翼重逢,眼睁睁看着弟弟死去……

  *

  左之龙,如何南下,现在,他也如何北上。他只想早日回到武川,他知道,爷爷还在等着他和弟弟的归来。渡过黄河,一路往北。这个时候的北魏国土,凄凄惨惨,几乎见不到一个有精神的士兵。这个时候的左之龙,已经全然搞不清楚自己的国度究竟是哪一个,是南方那个朝廷,还是北方这片自己生长的土地。离开钟离战场后,他没有折回江东左家,却捎了一封长信给他爱戴的左任贤大哥。没有别人可以哭诉,他跟大哥诉说了自己与弟弟如何刀尖上重逢即诀别的人间惨剧。

  左任贤接信,双手发颤,脸色阴沉得如三九严冬。他恨不得此时能在左之龙身边,安慰他,和他分担这可怕的心碎时分。这场战争,无论胜负,已经摧毁了许多人的欢乐,也摧毁了之龙弟弟和左任贤自己生命里的许多东西。

  哀痛到了极点后,左之龙却又不得不庆幸自己参加了那场钟离战役,让他有机会见弟弟最后一面,也让弟弟死前获得些许的慰籍。

  初夏的大青山苍翠无比。左之龙又一次看到了那个不知是谁立的界碑:武川镇。踏上了那条熟悉的、有一点起伏的小路。路两旁的春小麦长得挺拔,绿中泛着金光,随风起伏,温柔地抚慰着左之龙受伤的心。

  到了家门口,就见娘在外头洗衣裳。他栓了马,便过去喊娘。娘一抬头,眼睛一亮,泪珠儿滚了下来。“龙儿呀,你可回来了,回来了!把娘想得好苦呀……”左之龙过去,抱住了娘,看着她那双思念儿子的眼睛,为她揩去泪水。“爹呢?”他问。

  “你爹呀,又跑差事去了。”

  “妹妹呢?”他又问。

  “你妹妹到菜园里去了,一会儿就会回来的。龙儿呀,娘看看你,你瘦多了,肯定是吃了不少苦头。”娘一边说着,一边抹泪。“来,进来吧,娘做点东西给你吃。”

  一进门,他便看到了白发苍苍的爷爷。十年不见,爷爷变得他几乎要认不出来。他低着头,闭着眼,嘴里念着什么。左之龙轻轻走过去,默默地看了看爷爷,他,仿佛知道自己的归来。可他双眼仍然闭着。

  “爷爷,爷爷,我回来了!”

  左弦飞缓缓睁开眼睛,“是你呀,龙儿,你走了那么久……”

  是啊,谁曾想到,说是南下认宗亲,一走便是十年!

  “是,是我……爷爷,我参加南方的军队了,弟弟他……”

  左弦飞没有让他说下去,便径自站了起来。他拿起一本书,走到了后院。走到一棵树下,他盘腿而坐,打开书念了起来。

  左之龙悄悄跟了过去。他原本以为爷爷是在念左氏家训,没想到他念的是另一种“训”,他听不懂。左之龙止不住好奇,轻轻问了一句:“爷爷,您念的是什么?”

  左弦飞给孙子看那书的封面,那上面写着“金刚经”三个字。

  左之龙心中百味。他想,聪明的爷爷大概已经知道了他要说的话;他想,他再也不必因为要跟爷爷道出这人间最哀痛的事情而有任何负担。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一个也没有——能够分担他与弟弟十年分离,一朝疆场诀别的剧痛。这个时刻,他的心裂开来,淌着血。这剧痛,已经超过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他不能在母亲面前哭喊,他只能在这里哭喊。“翼弟——”他唤了一声。转身离开。

  “龙儿!”他听到身后一声唤。他泪流满面,奔到爷爷跟前,俯身下跪,扒在爷爷膝上。爷爷的手,抚摸着他,从头,到肩膀,到双手,到两腿……“无坚不摧,无障不破。”左弦飞喃喃。

  “爷爷,您说什么?”左之龙不解。

  “一切皆因缘,性本空,我本无,龙儿勿要执着于哀而出不来。”左弦飞说,却管不住自己的下坠的泪珠。
  

相关:《又见洛阳》第105章 刃上重逢,命数天塌

全文阅读: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2165313#Catalo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