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又见洛阳》第105章 刃上重逢,命数天塌

(2020-09-03 06:33:09) 下一个

       【提示】这是小说卷五《北魏梦缘》中的一章,历史背景是钟离之战,南朝梁与北魏的一场著名战役,南朝获胜。韦睿是南北朝时期著名的将领。本章提到的左战英及其子左旭起在本书卷四《左英辈出》出现。

*

       元英与杨大眼见战况如此,各自奔逃。魏军有的投水,有的被杀,溃败如决堤。韦睿派人通知城里守将昌义之魏军溃败的消息。苦苦而顽强地坚守了钟离孤城数月之久的昌义之悲喜交加,顾不上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喊:“活了!活了!”

  从死里又活了过来的钟离城守军,在昌义之率领下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出钟离城门,追击败退的魏军。

  左之龙也在这追杀穷寇的队仗中。他一边喊杀,额头上的那第三只眼睛却没有闲着。这场火攻和追杀中,魏军阵亡将士遍布淮水百余里,惨不忍睹;而被生擒的也有五万余人。

  左之龙骑着马,围着魏军俘虏绕行,闻着一空的硝烟味,心头涌上来一种莫名的不祥感。忽然,他看见一个魏军俘虏和一个梁兵打了起来。他觉得那俘虏的脸庞和身姿看上去好面熟,好面熟!就在左之龙加快速度过去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就见那俘虏猛地取出一支飞镖来,朝对面的梁兵投了过去。那梁兵应声倒下,而他身边的另一个梁兵冲过去,挥起大刀朝那魏兵劈了下去……

  最害怕的事情,它居然就这么发生了!“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左之龙跳下马来,声嘶力竭地喊着,冲了过去。那梁兵一听,回了一下头,那受重伤了的魏兵趁机扑过去,一把匕首扎在了第二个梁兵的胸口上……

  “不要打了,弟弟呀!我是之龙,我是哥呀!”就在左之龙拼命喊着跑过去的时候,左之翼倒在了血泊里。

  左之龙跌跌撞撞地过去,跪在地上,抱起了垂死的弟弟。“弟弟,看看我,我是哥哥呀!”左之龙数场战役不怕伤不怕苦不怕死,现在,却血泪齐下。

  左之翼睁开眼睛,吃力地看了一下哥哥,说:“真没想到,是哥啊,好啊!回家去,告诉爷爷,之翼下辈子还做他的孙子,还做之龙的双胞弟弟……”就在兄弟俩的目光相遇见的一瞬间里,左之翼一口血涌了出来,断了气。

  天就在那一刻塌了下来。左之龙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弟弟断气,耳边还回响着当年他和弟弟之间的话语:“以后咱俩一起上战场。要是有箭向你飞过来,我伸手就能抓住它。”他对弟弟说。弟弟回应道:“好呀。如果有人向你冲过来,我就用飞镖打他!”

  这就是命吗?还是数?这个命数的东西,它竟然是这么样的庞大,铺天盖地,让小小的人无可逃逸。

  左之龙的心被冰冻住了。

  ……

  梁军大营正在庆祝胜利,清点战利品,左之龙马背上驮着弟弟的尸体,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现场的一个梁兵告诉韦睿:“就是他,害死了我们一个兄弟!”韦睿说:“去,把他拦回来。”

  左之龙面无表情地折了回来。

  韦睿一看,认出了这位整个战役中勇往直前的青年战士。

  “有人报告,你害死了一个梁军士兵,是真的么?”韦睿问。

  左之龙回答:“我没有,我只是喊别打了。”

  韦睿眉头一皱,“战场上,你为什么要喊别打?”

  左之龙:“因为,我看到了我弟弟。不过,没用了,他死了。将军,要杀要剐,您随便吧。”

  韦睿闭目,叹出了一口气,又问:“你驮着你弟弟,打算去哪里?”

  “我打算好好把他埋了,然后回家去。我们是双胞胎,他死了,我也没用了……”

  韦睿吩咐手下人,“给他点钱,让他厚葬自己的弟弟。”

  左之龙带着弟弟的尸体走了好远好远,再也没有烽烟,再也没有厮杀,只有一棵巨大的静静矗立着的古槐。他挖了一个大坑,把自己心爱的弟弟放了下去。封土前,他用刀割下弟弟的一缕头发,藏了起来。他要把弟弟的头发,带回老家。

  左之龙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钟离城保卫战中,江东左家的一个战士就死在那惨烈的孤城攻防中。那个男子就是左战英的小儿子,五十三岁的左旭起。

  左家三儿郎赴汤蹈火于同一座孤城的攻防激战,两个至死无缘相认,两个相认在天人永隔的一线间。

  这一年,是公元507年。

  那个年代,几乎每季都在酿造命运的苦酒,每年都在生成阴差阳错的遗恨。

 

《又见洛阳》第九十九章 三肋插刀 缘定武川

全书阅读: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2165313#Catalo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