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又见洛阳》卷三七十一章:左家有种

(2020-08-13 17:23:56) 下一个

【提示】这是很悲的一章。本章交代了左民一支最后的踪迹,与小说开头的《引子曾姓,苏姓还是左姓?》呼应。这一支的后续从此从本小说消失,直到小说外传《鹿鸣呦呦》才重新描述。

  *

  两年多过后,有心的左民又听到令人振奋的消息了:朝廷命令桓温率部下据守临淮,协助荆州刺史庾翼北伐!

  这个时候,家中老人已经不在了。四十八岁的左民没有了后顾之忧,便带着十八岁的苏左思源北上江东。

  江东左家,虽然左纳还掌控大局,但一般事务都是大儿子左继业在操作。左园护卫霍少虎前些年病故,曾小蝶担任起了左园护卫领军的职务。二儿子左继原(小蝶所生)十七岁,在母亲言传身教下,练得一身好武艺。左民与儿子到达广陵老家时,广陵正盛传桓温北伐的事情。左民问儿子敢不敢去随桓温打仗,苏左思源一挺胸脯:“敢!”

  左继原见堂兄要从军去,也想要跟上。左纳不同意,说左园现在事务繁忙,需要人管。再说了,收复了北方又怎么样,左家也搬不回去了。左民一听感到错愕,说:“三弟怎么知道我们搬不回去呢?只要北伐成功,左梁的大门就朝我们开着。”左继原也说:他从小练武,就是要战时用上的。现在机会来了,说什么也要上。

  曾小蝶看着左民,心里感叹北伐一事她和他心意相通。这些年来,她从来没有忘过要北上抗胡。现在左民携子到来,她奋激之下,支持儿子的意愿,说大丈夫现在有机会为国效力,不该只想守住一己之园。

  左纳见小蝶为儿子撑腰,又想到这种情况下如果强留继原,他恐怕也不会在家里好好干,想到此他无奈地说:“我们左家这是怎么了?爷爷解甲回家后,再也不想问军问政。没想到我们走了一个大圈,又回去了。”

  小蝶:“就是说,咱左家有种!”

  儿子漫漫军戎路,父亲家中切思念。左继原走了以后,花落花又开。左纳看着左园边上一簇簇盛开的琼花,可左继原却不知何处去。耳边不断响着儿子年幼时的咯咯笑声,左纳什么事也做不了。

  他想象当年父亲是如何挂念着左民,心中叹道:“二哥呀,你折腾了父亲还不够,还要来折腾我!”

  大儿子左继业过来了,劝慰道:“父亲,您别担心弟弟了,他会没事的。”

  左纳伸出手来,握住了左继业的手,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左家两名少年男丁一从军就是五年。最后的三年随桓温西征,平定蜀地。之后,苏左思源一个人解甲回江东,左继原却战死在成都郊外的笮桥,没有能够活着看到胜利。

  左纳三男二女,其中与小蝶所生的次子左继原是他最心爱的儿子。左继原的战死,重创了左纳。他从此一病不起。病榻上立下遗嘱:他的子孙不得从军,不得参政。

  苏左思源回惠安后,告诉左民三叔卧病的消息。已经五十三岁的左民不顾一切,再度北上,去见左纳最后一面。

  左家大宅,正房内室,床榻前,左纳气息奄奄。左民俯身蹲着,紧紧握着三弟的手。他看着左纳渐渐虚弱的病体,想着这一辈子自己独自闯荡日多,与兄弟相聚时少。左家举家南迁、母亲和小蝶中途离去、左纳大婚、广陵左家农场开垦等等大事,他都没能常在弟弟身边。弟弟曾经多次留他,希望这个二哥能在他身边相扶持,他没能尽如弟弟之愿。不仅如此,还拉着左继原西征送死。想到这里,心内疚,泪欲滴,声沙哑。“三弟,三弟!二哥,二哥看你来了!”

  左纳用了最后的力气睁开眼睛,看见了左民。他的脸露出了一丝刚刚能看得见的笑容。“二哥,你回家来了?”

  左民强压悲痛,强作笑容:“是,二哥回家来了!”

  左纳:“这次就别走了。”

  左民使劲点头:“好的,二哥这回回来,一定不走了。二哥要一直陪着三弟!”

  左纳的额上露出了一抹光亮:“二哥,三弟我,好高兴……”又轻唤小蝶,目光寻觅着。小蝶强忍垂泪靠到近前:“左纳,我在这儿!”

  左纳抬起深情款款的眼睛:“小蝶,下辈子,尹阳河,三棵柳树下,我们还见面!”说完眼皮一垂,头一歪,一口气再也没有上得来。

  小蝶把左纳紧紧揽入自己怀里,哽咽半晌,终于放声哀号。

  受到巨大伤痛打击的左民,少吃寡眠,天天拿着锤子和铁钎,一锤一锤打着左纳的墓碑和碑文。碑文上写着:“江东左庄园左公纳之墓”。打好了左纳的墓碑,左民转而打自己的墓碑,上面写着:“左江子左纳兄左民之墓”。

  一个冬日,一场纷飞的大雪过后,暖暖的日头出来了。金色的光洒在皑皑的白雪上。左民抱着左纳的墓碑,灵魂出窍,去找他心爱的三弟去了。

  左家人带着无比的哀伤埋葬了左民。他的遗体就埋在了江东左园他三弟的身边。

  两晋的祸害和战乱,穿透了左江和他两个儿子左纳和左民的一生,也碎了他们的回乡梦。他们都没有能过活过五十三岁。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曾小蝶便眼睁睁看着她生命里三个最亲爱的人一个一个离开了她,一夜之间白了头。那时她五十二岁,习武之人,身体尚好。一个阴雨天,她离开左家,踏上了探访大别山大家庭的路。

  江东左家的噩耗传到了广陵老宅,左园墓地前,孤零零地站着李阿宽。已是古稀之年的他,一生见证了左家的搬迁、迭代、欢喜哀痛和起起落落。现在,他最爱的人们——包括他早逝的父亲和惨死的母亲,他的老庄主和少庄主……——一个一个离开了他,使他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上已经多余。

  “爹娘,老庄主,少庄主,二公子,你们等着,阿宽找你们来了!”阿宽说完,一头撞到左江的墓碑上,倒地而亡。

  左民留在惠安的子女谨守闽地,没有再北上,和江左堂亲从此失去联系。

 

《又见洛阳》起点阅读链接:https://book.qidian.com/info/1022165313#Catalog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本书的冉闵、佛教人物道安、北伐将领桓温等,都是历史上的真实人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