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小说《吉女花》 17 阿宝

(2014-01-10 07:21:01) 下一个

       杏真几个月都没进吉来饭店半步了。这一阵里,冬川的情况起起伏伏,时好时差。父亲中风了,躺床上再也起不来。祸不单行,这一天,杏真刚交完活回来,有人跟着在外头敲门。那敲门声很重,很生硬。杏真转身回去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看样子不大像本地人,说着一口带他乡口音的吉镇话。

“我找黄格明。”男子说。

“他不舒服……”杏真说。

“那我也得找他。”男子毫无客气。

杏真只觉得来者不善,“他真的不舒服,有什么事,你跟我说行吗?”

“不行,你太小!过去的事你不知道。”男人不耐烦了,夺门而入。

“冬川!”杏真不由得喊丈夫。

冬川慢慢走过来了。“这位同志,有什么事好好说。”

那人见来了个年青男的,声调多少缓和了一些:“我没说不好好说么。”

“外头什么事?”黄格明在里头发声了。杏真和冬川只好把那人领到了父亲床前。那人一见黄格明,脸上就现出一副难看的笑,喊了一句“姨丈”。

黄格明眯起双眼看着来人:“你是?”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那人扯着难听的嗓门说,“我是阿宝呀!”

“阿宝……”黄格明并不记得有这么一个外甥。

“您真不记得了?我是秀卿的儿子。”

秀卿是黄格明妻子的表姐,黄格明终于想起来了。妻子在的时候,和那位表姐并没有多少往来。秀卿的丈夫文革那会儿是个头面人物,身边一大帮英雄好汉,镇上的人都怕他们。自从妻子过世后,黄格明和秀卿一家就再也没有往来,所以连杏真都不知道阿宝。不知今天他来是何贵干,黄格明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嗯,我记得。你有什么事吗?”

阿宝从衣兜里拿出来一张破烂的纸条。“姨父你看,这是表姨当年跟我妈借钱时留下的字据。本来么,表姨也不在了,事情也过去这么多年了,又搭着亲戚,我们也想就算了。可近来年头不顺,家里多事急需要钱,只好来跟你重提这事。”

“紫瑛跟你们借什么钱?拿过来我看看。”

阿宝从另一个衣兜里拿出来一张新一点的纸条,递过去给黄格明。“借据原件实在太破了,我复印了一张。你看看这张。”

“杏真给我拿眼镜。”黄格明唤女儿。杏真拿着老花眼镜走过来的时候,阿宝一双眼睛很诡异地在她身上转悠着。

黄格明打开纸张认真地看了看。“这是什么嘛!四十五元,早就还了,还是从我这里拿钱去还的!”黄格明把纸张扔回给阿宝。

阿宝的脸唰一下拉长了:“姨父,话可不是这么说的。钱要还了,怎么借据还在呢?”

“我那个死老婆做什么都不认真,又想着你们是亲戚。你们要还当她是亲戚,就撕了那字据。”

阿宝:“那可不成。当年四十五元,现在都值多少了?十倍还不止哪!”

“你还讲不讲理啊?我说了,早还了。不讲理,你出去,出去!” 黄格明又气又急,咳嗽着,大口喘着气。

冬川在一旁再也忍不住了,他站出来说:“你也不看看,老人病着。还是亲戚呢。进来一句好话都没有!”

阿宝转过头来,瞪了冬川一眼:“你是谁,瘸子一个!”

“你!”冬川脑门一热,却说不出别的话来。

阿宝理都没再理冬川,只对黄格明说:“你好好想想吧。你要不还也成,我们可就告到镇上去了。”

“叫你妈过来和我对质!”黄格明喊道。

“你再喊也没用。等着瞧!”阿宝恶狠狠地走了,走的时候,又瞟了杏真一眼。


上集:小说《吉女花》 16 林冬川
下集:小说《吉女花》 18 风雨飘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