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小说《吉女花》 16 林冬川

(2014-01-09 07:48:55) 下一个

 

  
晚上,爸爸那头安静了,小雪在她的小木床上也睡着了。冬川靠着那张破藤椅坐着。黄家有两张旧藤椅,是杏真父母结婚时添置的,冬川坐的这张是原来黄格明坐的。杏真母亲的那张就放在黄格明现在的房间里。

冬川愣靠在藤椅上,一言不发。杏真看着他,万般心绪不知先抽哪一根。背上不时起酸痛,那是白天给父亲狠打所致。

“冬川,”杏真终于先打破了沉静:“你能走几步了,真是这一年来咱家最高兴的事。以后,你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冬川只有嘴巴动了动:“好得太晚,太慢了点。”接着便是一口长气。

“这种病,急不得的。”杏真又说。

“老婆都跟一打男人上床了,我怎么能不急?!”冬川抬起头来正视着杏真,泪水在眼眶里闪闪发亮。

男人的泪,让杏真感到自己罪孽深重。她低下了头。她想说:没有一打男人;又想说:连你也责我怪我……可她终于半句话都没有说出口。她能说出什么来呢?她说出什么都没有办法抵消去她的错,没有办法证明她是好女人。她为这个家所做的一切,都抵消不了她可能给这个家带来的羞辱和灾难。

她默默地打开刺绣包,在昏暗的灯光下穿针引线。

冬川看着她,恨爱交加,百味萦绕在心里。

“别绣了,你眼睛会瞎掉的!”他说。

她没有理会,继续绣着。

冬川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走到床边。他坐下来,开始脱外衣。他的手还是无力,半天袖子出不来。杏真见状,连忙收起刺绣包,过来帮忙。

“我自己来!”冬川低声吼道。

杏真心头一颤,手缩了回来。可是冬川左曲右扭,就是没有办法把袖子从手臂上卸下来。杏真踌躇着,上去帮了一下。外衣就快脱下来的那一瞬,冬川吼道:“我叫你不要管我,不要再管我!”

“我不管你,不管你行吗?你以为你现在能走路了,不用靠我了?这十个月的医药费都怎么来的? 还要买单轮车呢,你替我想想,我能怎么办?”

冬川把手放胸脯上,“你怎么不替我想想,我今后还怎么在这个世上做人?!”

一阵静寂,然后是杏真强作平淡的话语:“等你好利索了,我们就离婚。你带着小雪再去娶一个黄花闺女。”

冬川万没想到杏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还在心头的郁闷窝火一下子散了一半:“你什么意思?你要怎么办?”

“你知道我妈妈是怎么走的吧?”杏真说完这句,一阵心酸,剧烈地抽泣起来。

冬川还坐着,微微探出身,却没有过去劝慰她。杏真哭泣了一分多钟,对面传过来冬川低沉的话音:“除了你,我这辈子是不会再娶别的女人了。”话音刚落地,杏真出了房间。

杏真倒了盆热水,在昏暗的小角落里一遍一遍地擦着自己的身子。冬川呆靠在床上,听着外面那细细的水声,体内突然起了一种涌动,他惊讶地自觉到,他那软绵绵了许久的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刚硬了起来。

杏真进来了,冬川的眼光就再也没有离开她的身体半步。

见杏真还要继续刺绣,他忍不住喊道:“杏真,过来!”

冬川的声音异样,杏真不由得抬起头来。

“过来!”他又说。

杏真愣愣地走了过来。

“把衣服脱了,全脱了。”冬川命令道。

“冬川,你……”杏真迷茫。

“别罗嗦,我叫你把它全脱了!”

于是杏真就在丈夫面前脱得一丝不挂。

冬川因为情激欲动,腮帮有些起歪斜。他那尚欠力气的手捧起了杏真的手,把它放到自己早已松开了的裤腰里。

杏真惊喜,激动,哀怨……那泪珠儿就那么簌簌地滴。不过冬川没有给她时间酝酿性情。他已经按捺不住躺下身来。“来,躺我这里……”“冬川……”夫妻俩压低声音窃窃私语。

经过了白天和夜里的折腾,冬川一夜好眠。杏真却是频频惊梦。天亮了,她还在昏昏沉沉中。冬川手碰了碰杏真的背,只听“啊唷!”一声,杏真猛然睁开了眼。她要转身,冬川说:“慢,我看看!”他撩起杏真的衣服,看到了她肩上背上红红的印痕。他顿时心疼得鼻子酸楚。“杏真,你向我保证,不能再去那个地方了!我们再省省,好好安排,能过得去!再说,你看,我也快好了!”

杏真轻轻转过身来:“冬川,我对不住你……嗯,好,冬川,我不去了。”

冬川宽慰地点头:“我一定要跟爸爸说,他以后不能再这么打你了!”


上集:小说《吉女花》 15 挞女
下集:小说《吉女花》 17 阿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