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我和我新屋的情缘(1)魅力和疑团

(2010-07-14 07:16:13) 下一个


我太爱我的新屋了,我现在就坐在它的玻璃门前,穿过我先生刚刚为我换过的新百叶门帘,我看到远处云蒸雾缭的峰峦和穿过阳台外的树林照进来的朝阳。 树林安然静立,鸟儿雀跃不止。只有一句话能描述她的可爱和好:这是神的美意和美礼!
其实买房是我在租不到好地方后不得已勉而强之的选择,没有想到结果是这样的让我欢喜满意。

这栋房子是我们看房的那天看的最后一栋。那天下着雨,这栋房子又是较贵的一栋,我本来不想看了的。我先生一句“但看无妨”,我勉强跟了过去。不曾想只看环境和外观,就使得先前看的所有地方都黯然失色。 我当时给这栋房子的称呼就是“林中屋”。它的自然环境,压倒了其他一些市中心的楼房。
钟意上了这佳思地(小城的名字)林中屋后,我先生和我一起到了代理人华里兹的办公室。我们只看了环境,没有钥匙进去,华里兹打了好几次电话给对方的代理和房东本人,一直没有接到回电。
“都不知道这家人怎么想的,到底想不想做生意。”华里兹说。

我们后来又专程跑了一趟,好不容易才得进入。里面结构倒是一般。不过它的车库直接连接房子,进出方便安全,对我这个每周扛行李来回的上班族很是合适。看过的另外几处condo都是车库和房子间有距离。林中屋阳台俯瞰山谷地,远眺群山,更是魅力无比。
接下来便是进一步的商谈。
“从这份资料上看,房东是以低于贷款的价钱卖这房子,会不会是SHORT SALE 呢?”我先生问。我没有计划买SHORT SALE的房子,因为我等不起。
“不用管那么多。”华里兹说。“LISTING 上说不是就不是。”
虽然听代理人这么说,我心里却开始疑惑上了。
“会不会有什么卯倪?”我问。
“有了再说,没关系。”华里兹回答。

华里兹六十出头的样子,很健谈。他带我们看了好几处地方。从谈话中了解到他几乎是终身从事房地产,非常有经验。我一开始很信任他。我对他从怀疑到不信任到有意见就从这里开始。

我们很快MAKE 了OFFER。OFFER里附带了一些条件,比如说需要对方做些维修并承担一些费用。 三天后,我先生打电话告诉我,对方无条件接受了OFFER及附带的条件。我听了之后兴奋非常,真的就快拥有自己喜爱的住处了!价钱还算便宜。
那几天上班心情兴奋,等着进一步的文件落实。不料过了几天,华里兹突然来电告诉我们:对方的代理告诉他说,这房子暂时还没法卖。

“怎么搞的?”我不解。
先生告诉我,原来这处房子就是SHORT SALE!
“我早就觉得不对劲。”我说,“我们没有经验,华里兹怎么就没看出来?”
“算了吧,再找别的吧。”先生说。

后来疙疙瘩瘩找了几处别的,一处在离公司七英哩远的地方,虽说是CONDO,但是整个结构几乎可以说是个独立屋,另外因为地势高,还有很不错的景观。我先生说那地方很合适我住。另一处离公司近一些,在石门山。一栋三房厂建独立屋,非常宽敞,银行拍卖,物远超所值。

两处我们也都喜欢,都MAKE 了OFFER。不过我们出的价没有竞争力,都落了空。

我已经几乎放弃了买房,重新看起雅房分租的广告。就在这时,华里兹来了电话,说佳思地卖方的代理人又跟他联系了,说一个星期后有可能得到银行许可,问我们还感不感兴趣。
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桩生意哪里不对头,心生不安,怕有麻烦。
“反正到时候要进ESCROW,不怕。”我先生说。

事情还就越来越真格了。双方签了合同。华里兹大概也是看出对方有些问题,怕事情再拖延甚至节外生枝,先是在合同上附带了时间上的定期限制和罚款条例,对方的代理也提出了相应的保护他们的条例,其中包括必须到他们指定的ESCROW公司办理手续。这一条,在我脑海里闪过一个问号......(待续)


 中篇小说 黑婚白婚 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寒枝的评论:
谢谢寒枝,的确有些枝节,甚至大的枝节。问好!
寒枝 回复 悄悄话 看起来这次的交易不太顺利啊!静等下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