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虔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不能讲的故事 60 阿牛夜宿-夫妻情份 (三稿)

(2007-10-07 10:09:02) 下一个



虔谦小说  不能讲的故事  六十 (上)  阿牛夜宿


第二天,  阿牛赶大早到芦花家. 还在门口, 就听到芦花一连串的咳嗽声.

阿牛进去, 看见卢俊在炉子上煮着什么.  “伯伯您来啦?” 卢俊说.

“妈妈怎么样了?” 阿牛问.
“妈妈还是起不来, 昨晚一直咳嗽来着.”

阿牛走过去, 问道: “芦花, 难受是吧…”
“还好, 阿牛…”一阵剧烈的咳嗽打断了芦花的话.
“这样不行, 芦花, 我再去请大夫来.” 

这回请了另一位,  给芦花把了把脉, 皱了皱眉.

“咋样, 大夫?”
“内伤外感, 寒毒都快进肺里去了!”
“哪, 咋办?”
“咋办? 赶紧吃药.”

阿牛抓来药,  亲自煎了, 端上来给芦花.

芦花支撑着, 想坐起来. 阿牛将药放桌上, 过来扶她.
“我自己来, 阿牛.” 芦花说.
“我是阿牛, 你怕啥呀? 病了就有个病样.” 阿牛说着, 不管三七二十一,  一手抱着她, 一手抓过来个靠背的, 让她坐稳了.

阿牛端起药来,  想要喂她.
“我自己喝….” 芦花伸出颤抖的手.
“你又来了, 坐好, 听话.”  阿牛说着, 把勺伸到她嘴边.

卢花喝着药,  那眼泪也不知怎的就汩汩往下流.
“你咋啦?” 阿牛心慌, 问了一句.

“十年前, 俺昏倒路边被长河哥救起, 他就是这样, 这样喂俺药的….” 芦花说着, 失了控的抽泣起来,  一阵咳嗽, 把药都吐了出来.
阿牛赶紧扶着她, 给她捶背.  芦花就那样无力的, 无助的靠在阿牛的手上.
没想到触到了芦花的伤心处,  听着她的咳声, 阿牛心里百种滋味: 有悔, 有怨, 有嫉, 有憾, 有爱, 有痛..... 
"以前的事, 别想了好吗?"  阿牛劝着她,  突然看见芦花的头上有几根白头发! 想去摘, 又怕她痛….

听着妈妈咳嗽那么凶,  思河在一边哭了起来: “伯伯, 妈妈怎么还不好呀?”
阿牛拍拍她: “没事, 有伯伯在. 伯伯再去熬药, 你乖乖的.”

那天,  阿牛一夜没归,  他就在长河那间木工房里过了一宿. 
夜里给芦花喝过药, 第二天起来,  见芦花睁着眼睛躺着,  阿牛松了口气. 
“感觉好些了吧?”

芦花点点头.  “这次真是麻烦你, 又破费又…”
“说那些干啥, 我又不是外人.”

卢俊和思河吃了饭, 准备上学去.  思河对芦花说: “妈妈, 伯伯昨晚就呆咱们家呢.”
“妈知道…”
“芦花,  我没别的意思, 昨天你那样, 我真的不能离开.”  说完阿牛又补了一句: "我都交代过桂花的了..."
“伯伯, 您以后就别离开了, 就住俺爸那个屋子, 多好呀.” 思河拉着阿牛的袖子说.
“思河, 别乱讲话.” 芦花说.
“我没乱讲啊!” 思河一脸委屈.

卢俊在门外叫, 思河拿起书包, 跟着哥哥走了.

“卢俊, 下午伯伯去接你们!” 阿牛跟门外的卢俊喊了一声.

思河踢着石子, 慢屯屯跟在卢俊后头.
“咋的啦妹妹, 快跟上啊, 等下迟到了.” 卢俊催她.
“哥哥, 我喜欢伯伯住咱家. 可妈妈说我是乱讲话.”
“当然是乱讲话了, 伯伯怎么能住咱家?”
“怎么不能?” 思河撅着小嘴反问.
“住咱家, 人家就说, 咱是伯伯的孩子, 可咱是爸爸的孩子啊!”



虔谦小说  不能讲的故事  六十 (下)  夫妻情份


阿牛坐在离床不远的一张桌子上, 和芦花对视着, 两人许久不说一句话.

“芦花, 桂花说的事, 你想过没?” 阿牛终于忍不住问.
“说的啥?”
“就是,  搬过去一起住; 我可是花了力气盖那房子的…我是想你住大房, 让桂花…”
“住哪房都一样, 阿牛, 芦花不能了.”

芦花说得这么没有余地, 阿牛一下不知还说什么好.
“芦花, 你难不成咱过去那一点夫妻情份都没有了?”
芦花没有回答, 眼睛看着窗外.
“芦花…”阿牛又叫了一声.
俗话说, 一日夫妻百日恩,  芦花心里, 又怎么会没有往日的那个夫妻情份呢.  

那一年四十里路别阿牛的情形, 化作阵阵的痛,  涌上芦花心坎.
窗外云彩飘过.
两行清泪顺着芦花的脸颊往下流.

阿牛见状, 赶紧过去给她擦擦脸, 怕她难受又伤了身. 此时,  同样的往事闪电般划过阿牛脑海.  他不能在那往事上停留太久,  因为那痛会将他撕裂.  
“芦花, 其实, 那次你给我缝那个手套, 我就知道, 你心里有我.  芦花, 我也不该逼你什么的, 只是你不知,  这两天看你病成这样, 我真的好心疼.”

“阿牛,” 芦花终于转过脸来, 看着他: “芦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芦花了…”
“说啥? 有啥不同? 在我眼里, 你和以前一个样.”
芦花摇摇头, 没言语.

阿牛又凑近了一点,  “芦花, 你, 你就不想要一个男人?”
“我有男人.” 芦花.
“你有啥男人? 在身边吗? 活着吗? 能陪你在被窝里吗?”
“长河他没死!” 芦花说着, 失声哭了起来.

“芦花, 你, 你别哭啊,” 阿牛就怕她哭, “我这也是为你好. 要是别人, 我才不管呢, 偏偏是你….想想, 要不是妈逼我娶了桂花, 现在咱俩不是好好的, 说不定孩子都有好几个了呢…”
“阿牛, 别这么说,  对桂花很不公道, 对孩子们也不公道.  事情已经这样了, 你好好和桂花玉枝他们过日子才是正道.”
“没办法的了,” 阿牛说, “这辈子不是对我不公道就是对她不公道.”
“要怨就怨命, 不是谁的错.”

 “我从来不想要她的,” 阿牛越说越激动,  “我只想有你, 和你过….” 阿牛说着, 坐到床边, 伸手来抱住了芦花.
“阿牛你, 别这样, 放开我.”
“我不想让你守这个苦.”
“我不苦…”
“我苦! 我真想, 真想象以前那样,  能要你, 能和你生孩子….”
“阿牛, 别逼我…” 芦花苦求着.

阿牛管不住自己,  爱的火和恨的痛交织着在他体内爆发. 他的手自然的往芦花的身上触摸, 那曾经是他所拥有的, 熟悉的, 柔软丰满的身体.
“天哪, 还和以前一样的鲜嫩….” 阿牛呢哝着.

阿牛的触摸,  唤醒了芦花身上那个沉睡已久的渴望.  那渴望, 化做一幅幅图像, 浮现在她眼前. 
那是刚认识阿牛的时候,  那年她十六岁.  阿牛看着她的脸, 憨笑着, 有点腼腆.
第二年, 阿牛的聘礼就来了….
成亲的那个晚上, 她的羞涩不安惊恐, 阿牛由腼腆到紧张到….那个急劲…..
眼前这个阿牛,  年长了许多岁,  满身透露着成熟男人的张力.  有几个芦花, 能抵挡得住那份磁力四射?

在阿牛的怀里,  她没有反抗的能力, 但她没有解除武装.  几多挣扎, 几多情感交织在她柔弱的身体里. 
“芦花, 妹子…我要你, 我要你!” 阿牛的脸贴得那么近, 体温整个将芦花包围.
“阿牛哥….”  芦花闭上了眼睛.
“你叫我什么? 叫我哥了?!”
“你想要俺, 你就要吧…” 她微启双唇….. 过了片刻,  从嘴唇里挤出了她心底的话语: “明天, 你到崖下给俺收尸.…阿牛哥…芦花对不起你…..两个孩子, 你替俺照顾好…” ---------

震惊的阿牛.....一把松开了芦花.


不能讲的故事 (小说 61) 无怨无悔
不能讲的故事 62 爸爸不在的十五个春秋


回首及精选:

不能讲的故事  (小说 一) 星光序幕
不能讲的故事 (小说 十)初遇长河
不能讲的故事  (小说三十五)  见红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本作者:  qianqianwxc@yahoo.com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红袖添乱* 回复 悄悄话 哇~~~!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子夏浮云的评论:

谢谢子夏,是,我自己觉得人物性格特性等把握的还算没走分寸.
子夏浮云 回复 悄悄话 烈女呢,但是符合芦花的性格,苦了她,也只好这样了.
希望她的命运峰回路转吧.
QQ多保重,加油啊!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严惠姗的评论:

芦花和长河,经历的会比较久哦 .....
问候惠姗!

严惠姗 回复 悄悄话 时间,时间....
再浓烈的爱情,也经不住岁月的风吹浪打...
理解万岁。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所有朋友们的评论。我都读了,还会仔细考虑。 由于工程紧 (一到公司就给工程包围住了) 无法一一作复, 抱歉。

jadeblanc,欢迎你谢谢你。 我相信这样的女性生活中有,当然, 芦花这个人物形象是经过文学浓缩和升华的。

再谢谢各位, 祝好!
中国月亮 回复 悄悄话 看了题目,吃了一惊, 进去才知真相,符合人物性格,写得很好! 不过最后一段我也觉得转的有点硬了。

新的一周快乐!
jadeblanc 回复 悄悄话 这守身如玉的女人恐怕只有小说里才有吧?
林贝卡 回复 悄悄话 一声叹息,回不去的从前。

问候谦谦,have a nice week.
夜光杯 回复 悄悄话 "...你到崖下给俺收尸......" 天呐,阿牛不吓傻,我都要被吓傻了。

写得真好!
happy100 回复 悄悄话 来晚了.好难哦,芦花..
庄文雅 回复 悄悄话 我欣赏这样的安排。芦花怎么也不能再回到阿牛怀里,---那样的芦花就严重不饱满。
处理两人的关系也非常细腻。
ice3 回复 悄悄话 好样的芦花, 太难为了.
SINEAD4273 回复 悄悄话
真情依旧,可时过境迁 (zt)

谢谢!
静谧海湾 回复 悄悄话 好心疼LH.

CH那心情,心思,孩子的话语…写得真好。

Have a nice day, QQ.
加州花坊 回复 悄悄话 我喜欢这一节,这与现在的时尚不同,我敬佩芦花。感谢神给你的灵感。
虔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随意和安静:

谢谢你们! 写这部小说, 那写时的感觉十分美妙, 是以前我没有经历过的. 那思绪不知不觉跟着笔走, 象河水止不住汩汩的流一般. 很多细节和情景, 是构思的时候没在里面的.
真的好奇妙. 这一节是本小说的力作之一.
谢谢你们!
安静 回复 悄悄话 转贴随意了的话! 问两位好!
随意了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符合人物性格。这就是芦花!这也就是阿牛。真情依旧,可时过境迁。让长河回来吧。芦花太苦了吧。
随意了 回复 悄悄话 哇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