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小桥

岁月如流水,记下点滴
博文
(2016-03-26 12:25:45)
其实当年堤堤去匈牙利是个意外。本来他考了TOFEL,也有机会到一个和自动化所有合作关系的美国大学去,是边工作边学习的那种。可这个书生认定要去就堂堂正正地读博士学位,对这个机会不屑一顾,马上放弃了。当时科学院有规定硕士毕业后要服务两年后才能申请出国,他打算老老实实地工作两年后再说。恰好匈牙利国家科学院自动化所和中国科学院自动化所有交流关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老是记得那一天,一九八八年十月十号。
我要去匈牙利探望已经出国进修两年的堤堤。然然只有17个月,不能同行。在此之前,我没有和孩子分开过一天。怕她哭闹,怕她不习惯,想好了前一天傍晚离开黄寺,第二天一早从八一厂到车站去。
送我下楼,我挥挥手,和孩子再见,像每天我上班一样。
元元抱着然然,站在干休所的那条小马路上。这一幕是一张永不磨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26 11:44:17)
还记得那年秋天,我已经在京棉二厂做了近两年的前纺挡车工。突然传来的“高等学校招生进行重大改革”的消息再一次唤起我上大学的梦,这是1977年10月21日。
其实从1972年上高中开始,我们就不断听到有可能恢复高考,大学要两条腿走路,一方面从工农兵中招收,另一部分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录取的小道消息。但消息从来没有变成现实。几年前的高中教科书,我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到那篇《北京东八里庄,曾经很骄傲》,画面很熟悉,心中很有些感慨。当年“东建棉纺城,西有首钢厂”的辉煌早不存在了。几年前写过篇小文,今重贴在“几曾回首”。2018年6月27日)
2011年春天回北京,和以前工厂好友约好到京棉二厂看看。回来心里沉甸甸的,有一种饱经沧桑的感觉。
朝阳门外东郊八里庄,二厂办公楼还在,孤零零的,被杂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26 11:34:10)
2010年暑假回北京前,我通过佳佳和董建兵联系,想回十八岁时下乡插队的大兴县红星公社鹿圈分场常庄子看看,如愿成行。这是去的那天(2010年8月9日)随手记的一点笔记:“
今天是星期天,有两个聚会。上午乘324公交车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直接到了大兴亦庄经济开发区,见到下乡时常庄子的熟人。傍晚到和平里中街“百富源”参加大学同学聚会。
先到董建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26 11:30:38)
我们是71届初中毕业生。记得当时有进工厂的,有上护校的,有上师范的,有分配到招待所的,家在农村的同学都回乡务农了。最好的消息是六里桥中学要建一个高中班,大概有40个名额。这可是自从文化大革命后的第一次呀!我想都没想就报了名,从小的梦,上清华北大的梦,真的可能实现吗?
因为学校是从四个班取一个班上高中,好像没有太难。但是不知为什麽我从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6-03-26 11:21:19)
我和妹妹都是在八一厂幼儿园“全托”长大的。那时妈妈常出差工作,一年几乎有半年在外边。有一次,幼儿园老师叫我:“小桥,看这是谁来接你了?”。我看看那个晒得黑黑的阿姨,吓得躲在老师背后。听爸爸妈妈说过我有好几个没有见过面的姑姑,心里猜想:这一定是姑姑。老师把我推到前面:“这是你妈妈呀”!在幼儿园一周六天,周三时有的小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10]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