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Toronto有一家最繁忙的YorkdaleMall,因为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地段,所有的设备和shippingreceiving都在地下迷宫似的tunnel里,早晨俺去处理一台机器漏油,turnedpowerswitchoff,很快解决了漏油问题,合上闸,这台老机器小小的PLCcontroller告诉俺“run”,但机器纹丝不动,WTF?Ididn'teventouchtheelectricalsystem?!
当然俺并不着急,先按照移花的办法反复开关了几次电闸,又按照紫竹的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天在凄风苦雨中又得去抢修设备,一路感慨,就着许飞的“父亲写的散文诗”谱子给自己唱中年男人歌,大家瞎听吧,谁要能帮俺把歌词更提高一下万分感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晨醒来发现有十几个悄悄话关心俺为何要离开笑坛,俺在这里一并解释一下。
首先笑坛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但由于我是个爱幻想爱忧郁的猥琐大叔,往往胡思乱想,那天帮一个旧友拆门锁,本不想去但妈妈儿子被生生锁在门外于心不忍,后来又鬼使神差地将自己发在笑坛关于她的回忆让她看,两人都有点儿伤感,我知道这很不对。
还有俺发的帖子经常没心没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单身十多年的老光棍重新过上单身生活后感觉是越来越Weird:
和老伴儿在一起生活时间不长,大家都还不太熟,她这突然一回国,时间久了俺都想不起来她长啥样了,如果不视频的话。
一个人在家干啥呢?
找朋友玩?大家都是有家有口的,最多也就是吃个饭,聊聊天。
去滑雪?俺的一个走路像张嘉译的滑雪高手同事忠告俺:过了50岁就不要上黑道了,他的伤膝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天下午接到牙医诊所的电话,说为感谢俺们一家尤其是结实儿子的光顾和介绍客户,给俺们几个最新款的Philip电动牙刷作为圣诞礼物,到了诊所快下班了,汹涌澎湃的洗牙师(她在老伴的微信群里)问俺最近又唱啥歌了?我就在诊所的音响里放了俺刚唱的“永隔一江水”,大家都说太好听了,俺也觉得比在手机里放要好听得多!这更坚定了我的判断:歌手大赛之类的现场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闲着没事儿到在城里溜达了一圈儿:
先去时坛看看司空在不在,结果骂了两句出来了。
再去体坛看看,果然国猪摆出901阵型和韩国死扛结果还是让人家砍了。特么再过两年和柬埔寨踢也得打防反了。
去影视人生吧?俺的女神李小冉不停地整容也四张多了,懒得再看了。
去家坛转转,发现F1有歧视F2的,俺只知道F4窝囊废言承旭,不知道F1F2是啥东西。
世界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年马上就要翻篇了,感触颇深,我每天下班后不再像单身时那样无所事事,泡酒馆吃junkfood,而是有了要回家的渴望。
感谢俺的老伴儿结实,她的高情商和乐观的人生态度让我们的关系度过数次危机。我清楚地记得在一次争吵之后,俺正在做决定是否撤退,结实走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是我错了,请你原谅!”
俺从出娘胎以来好像还没有女人给俺道过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来加多年,认识几个开小饭馆的朋友,看了紫竹的帖子,忽然想起一个有趣的现象:
第一位就是俺认识的一个妹妹,她就是个长相普通的温柔陕西女子,因为是陪儿子读书没身份所以两人也没有交往下去。有一次俺去Scarborough干活,中午饿了看到一家华人plaza里有一家“陕西面馆”,进去想点一份肉夹馍,然后就看到她,原来她和朋友一起开了个小饭馆(估计是她朋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绿袖子是一首英国民谣,在伊丽莎白女王时代就已经已广为流传,相传是英王亨利八世所作,他是位长笛演奏家。 这首民谣的旋律非常古典、优雅,略带一丝凄美之感,是一首描写对爱情感到忧伤的歌曲,但它受到世人喜爱的层面却不仅仅局限在爱情的领域,有人将它换了歌词演唱、也有人将它作为圣诞歌曲,而它被改编为器乐演奏的版本也是多不胜数。 祝笑坛兄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早晨所有的coffee店都关门,只好自己冲杯咖啡赶往教堂参加圣诞弥撒,俺们这个RomanCatholicChurch是台湾人建的,是大多伦多地区最大的华人天主教堂之一,近年来大陆移民来的也很多,大部分教友来自河北,山东,辽宁和陕西,南方同胞不多见,不知是何原因,还得请老生兄给科普一下。 我为自己,家人还有笑坛网友祈祷,感恩我们幸福的生活和内心的平安。
回家也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