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5-02 18:54:31)

我干的是一份很孤独的工作,加上睡眠又不太好,晚上经常梦到白天的事情,昨晚又很累,老婆给强行喂了一片sleepingherbalpill,沉沉睡去......
手机上收到一封洛马公司的邮件,说知道俺轧了臭鼬,深受折磨,决定邀请俺访问臭鼬工厂,可以带几个朋友,俺用正常帖子里包含的密码告诉各位在美国的兄弟,笑坛智囊老生兄和四弟回帖说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众兄弟掩护你,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02 18:52:00)

美丽的秋天到了,俺将年轻时非常喜欢的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秋日私语”改变成低配版的吉他曲。
忽然想起一事:M06,12qw,茶妹,oedipussy等女网友在俺的帖子下跟评论时,有时像活泼可爱的女儿辈儿,有时又像严厉的我姐,何不来个“秋日私语”真人秀?让俺和一众兄弟们解解惑?就像这样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02 18:50:36)
又是一个星期二,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 DonValleyParkWay永远是parkinglots, 阴沉的天空下, 乡村公路上只有我一辆车在跑。 薄薄的工资单 一半都交了税 Checkingaccount里的数字 总是不多不少 用了一百年的破机器 还得想办法给客户修好 看着镜子里曾经帅气的人 头发越来越稀少 看着年轻的小八司空串子 心里嫉妒的不得了 拾起六弦琴 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才在汽车城一个萧条的plaza顶着小雨孤零零地修着机器,一辆车停在旁边,两个热情的菲律宾人下来打招呼,我以为他们是物业公司的客户,也打了招呼,其中一人说他在BestBuy仓库工作,公司给员工特价58”smartTV,他不需要,问我要不要,俺说家里有更大的也不需要,他说看你像个好人,本来想要400,现在200给你。
我说这大阴冷的下雨天,我在外面修机器,像是能拿出2[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俺昨天写了首歪诗,说俺的琴弦断了,“秋风落叶琴弦断”,笑坛大仙们开始提醒俺不是好兆头,尤其是许大仙反复提醒开车注意安全,结果早晨我和同事一起去干活,绿灯我先行,隐隐感觉左边有辆轿车高速冲来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俺将油门踩到底,将将passed,我的同事就没那么幸运了,结结实实被Tboned,我赶紧打911,轿车里的老头昏过去了,我的同事因为车高倒没事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伴回国,俺一个人守着空荡荡的房子,晚上好不容易睡着,突然被一阵狂笑惊醒,吓得差点滚落地上,赶紧冲到厨房抄起一把菜刀,打开所有的灯寻找,啥也没有,正要回去睡觉,瘆人的狂笑再次响起,这才知道是俺放到lunchbox里的值班电话发出的ringtone,上一个值班同事恶作剧将铃声改为万圣节鬼嚎。
俺拿起电话打回去,是温哥华公司的同事留言要求帮助,我气不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个月前看到一张小小月夕阳下凭栏远眺的照片,虽然照片角度让人稍显水桶,但照片的意境让俺脑海里隐约响起这首“给爱德琳的诗””(中文译作“水边的阿狄丽娜”),又有另一个欢颜大妈带着两个小天使在海边拾贝壳的情景再次触发了俺的小灵感,于是开始试着将这首理查德克莱德曼最著名的钢琴曲改编成低配版的吉他solo。
BalladepourAdeline"(Frenchfo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02 18:45:26)

这两天值班,忙得四脚朝天,老伴儿又不在家,只好顿顿在外面吃,下午三点后不再有客户打电话,俺决定自己包一顿三鲜馅儿饺子,烙几个韭菜盒子。
自己发面擀皮包饺子,烙了两张盒子,喝着啤酒全部吃下。 酒足饭饱之后又有了些许感慨,有诗为证:
单身有时固然寂寞,
有伴儿又像套上枷锁。
若问哪种生活最爽,
嵯峨智商不够,
得去问问丰田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Toronto有一家最繁忙的YorkdaleMall,因为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地段,所有的设备和shippingreceiving都在地下迷宫似的tunnel里,早晨俺去处理一台机器漏油,turnedpowerswitchoff,很快解决了漏油问题,合上闸,这台老机器小小的PLCcontroller告诉俺“run”,但机器纹丝不动,WTF?Ididn'teventouchtheelectricalsystem?!
当然俺并不着急,先按照移花的办法反复开关了几次电闸,又按照紫竹的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Toronto有一家最繁忙的YorkdaleMall,因为坐落在寸土寸金的地段,所有的设备和shippingreceiving都在地下迷宫似的tunnel里,早晨俺去处理一台机器漏油,turnedpowerswitchoff,很快解决了漏油问题,合上闸,这台老机器小小的PLCcontroller告诉俺“run”,但机器纹丝不动,WTF?Ididn'teventouchtheelectricalsystem?!
当然俺并不着急,先按照移花的办法反复开关了几次电闸,又按照紫竹的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