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这个系列游记开了头才写了两篇就写不动了,本来一路风尘仆仆惊喜连连,没想到时过境迁意兴阑珊,几次动笔欲言又止,原来那支生花的妙笔不知被谁悄悄地偷走了。
其实困惑主要在于突然觉得网络时代游记好像不能这样写下去了,因为网络时代查找信息之快捷以至于冗长细致的景点介绍显得有点儿画蛇添足。例如德国的浪漫之路(RomanticRoad),只要给出这个名字,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5-02-02 08:37:52)


2015年春节前回了趟北京,也许是心情不佳,所见所闻也不自觉地记录在影像之中。
最后这张也许就是当时的心情写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2-02 08:12:40)
又快到春节了。每到春节,无论人在国内或在国外,亦无论亲临春节庙会现场或隔空看新闻报道庙会万人攒动的热闹场面,总会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儿时父亲带我们逛厂甸的情景。 所谓厂甸就是老北京的庙会。 以前清贫,过年对小孩子来说是头等高兴之事。可以穿新衣新鞋,可以吃平时吃不到的好吃的,可以放鞭炮,可以在夜里零点吃饺子,熬夜......对我来说记忆最深的却是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到达柏林机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取预定好的车,办好一切手续拿到车钥匙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因为约好要去另个机场接两个同游的朋友,怕朋友等得着急,便摸黑匆匆上了路,此时外面下起了小雨。
虽有GPS指引,行驶中总觉着哪不对劲,仪表盘亮度似乎不够,但好像又不全是,黑暗中雨刷不停地扫动。行进中忽然看见左侧车道的一辆车有人向我做旋转手势,什么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夏驱车在欧洲兜了一小圈儿,起点是柏林,终点也是柏林,所以这第一篇就从柏林说起。
说来真是惭愧,很久以来一直认为柏林墙把冷战前的东德与西德一分为二,就像现在的南北朝鲜被三八线分隔一样,直到近年才弄明白冷战前美英法管辖的西柏林原来是东德境内的一块飞地,孤岛。既然历史知识如此贫乏,也就没资格在此多叙,仅配几张图片简单记录一点儿在柏林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多年以前与朋友聊天说起今生最大的愿望,记得当时豪不犹豫地说是周游世界。尽管那时衣食尚足,略知廉耻,但总觉得生活少点什么,灵魂躁动不安。少点什么呢?也许是少一点色彩,举目望去,一种肤色,一种腔调,一脸茫然。可话一出口又觉失言,连疆内还没游历,更遑论周游列国了,所以从未敢把这个愿望当真,以为也就是个奢望。
然而世事难料,星移斗转,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个偶然的机缘有幸读了«TuesdaywithMorrie»英文版小书。原本没有期待,只是茶余饭后不经意间读上一小节。因平时最烦所谓人生导师,这类人等十之八九,装腔作势,装模作样,颐指气使,貌似阅尽人生,实则多为苟且势利小人。且对这类人所谓指点迷津的人生格言,从小到大听了何止几箩筐,早就不想再多听一句。可没有想到这本小书居然如此平易近人,只有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6-23 15:35:33)

熬夜看了2014世界杯足球G组葡萄牙队与美国队的比赛,终场哨响前10几秒世界足球一哥C罗一记赌徒般的传球,以极其开阔的视野,优美的弧线,精妙的落点,从右路中线附近远远地传到了美国队的禁区内,为队友创造了绝佳的头球破门,这一球不仅粉碎了美国队提前晋级的美梦,也给绝望中的葡萄牙队留下一口活气。
很多人不理解球迷的心态,“踢来踢去,有时一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30 06:48:52)


早有朋友10年前去过云南丽江,回来后赞不绝口,自此对丽江有了一份好奇。两年前回国时正值夏季,北京很热,遂决定去云南躲躲清闲,同时也了却这份惦念。心想反正是到此一游,跟个旅游团可以省很多精力,其实整个行程了无新意,走走停停吃吃喝喝侃侃看看,但也有惊喜。
第一天到达昆明刚巧赶上新机场启用,心生喜悦。下午就坐缆车越过滇池上了西山龙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5-23 08:16:19)
记得不止一次有过同样的梦境,想起来就是一种享受。
梦中居然具有某种滑翔能力,不借助任何器械设备,用脚点一下地即可掠过十几米,接着再触一下地又是一二十米,就这样穿行田野,跨越沟壑,翻过丘陵,像一朵无忧无虑的蒲公英自由翱翔在广袤的大自然中。早晨醒后回味无穷,有时真想试试自己是不是真能飞翔。
高兴得太早了。不可能总做这么惬意的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