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3-05 06:48:41)
注意正确理解题目,说的是如何讲好“故事”,而不是如何讲“好故事”。如果是好故事,你怎么讲都没问题,但如果不是“好故事”,如何“讲好”,就是学问啦。 想到一剑这个码头,虽然封了两个公爵和一个旗手,但他们扭扭捏捏地不想过来。不能怪他们,问题出在一剑自身,码头故事没有讲好。一剑以后要注意。 看到我党不久前的一个最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04 10:44:50)

南京燕子矶是个很奇特的地方,对外号称“万里长江第一矶”,另外还有乾隆写的“燕子矶”碑。其实它也就是个码头。码头嘛,功能就是停船,明清时期,由于南京是个大城市,货物进出量大,燕子矶自然很热闹。 可还是有人开发出燕子矶别的名声或功能。比如你到南京走过一次船,运过一次货,回来跟乡亲说经历,人家虽然羡慕,但没激动。可是你把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03 06:56:53)
朋友汪明是一剑的老朋友,虽然20多年没见面,但微信上和电话上说起话来仍然亲密无间。武肺出来后,互相关心自然是免不了的。 开始的时候,我转一些网络消息给他,希望他提高警惕。他的反应很低沉,一方面是对疫情的担忧,另一方面可能是我的关心给他带来了额外的不快。所以他给我说:多难兴邦。 一剑是何等聪明的人,觉察出他这种情绪后,我就不跟他谈肺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2-19 09:46:08)
关半羽当村长那年是个丰收的年成。老村长退了,大家觉得关半羽很憨厚,就让他接了班。憨厚的人让人放心,而且名字也不错,关羽的一半,至少为人有点义气。 几年后大家发现,天下村长一个德行。于是有怨言出来,对此关半羽回应:历史选择了我,村民选择了我,另外,我力气大,能抗200斤麦子,有证明的。 大家不说话,于是关半羽加了一句:我还不换肩! 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2-03 12:44:41)
习愣几天前接见世卫组织干事长的时候依然很自信的,甩出了“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话。意思是说,李中堂虽然戴走了“小组长”帽子,但班长还是我! 不知道是谁,居然将“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贴子给删了。大家注意,这可不是像文学城茶轩上删贴,随随便便一点就行了。要删咱中央喉舌的贴子,尤其是关于习楞的贴子,估计就是王大总管自己都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习楞的确具有中国特色的贵族气质,他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当小组长。据说习楞在梁家河第一个官位就是生产小组长,当得特别顺溜。后来,官位越升越高,但习楞最喜欢的还是当小组长。 还有一个说法说习楞的中国梦就是“小组长”的亮变到质变。这可以理解,“千年大计--雄安建设小组长”,加“一带一路建设小组长”,再加“世界命运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习楞搞了三件事,都没能如愿。 第一件是5月份在中美贸易谈判达成协议签字前反水。可折腾半年后,不得不在更不利的条件下与美国签合同。条款是相同的,但现在签与5月份签不同的就是:美国的关税高了。 就像买房子,你跟人说好价钱,4万一平米。人家把法律文件都准备好,你说不买了,要重新定价。结果半年后,你还以4万一平米去买,对方加了个条件:物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14 15:01:45)
看龙湖山说那个个体关系的事,感觉他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我抛个观点,大家看看有没有道理。大家看看国民党是怎么势微的。2000那次是因为内部分裂,被阿扁捡了漏,我同意。2004年那次,其实没有输,让阿扁用子弹玩了一下。2008年,阿扁贪污搞得太过分了,加上谢长廷形象不行,尤其与马英九相比。说实话那时候,国民党就开始下坡了。原因是什么,就是和大陆搞得太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本坛知名共粉为人父又说历史了,这次选了个现代史话题。为人父继续沿用他那种无知者无惧的特色,响当当地说了这样的话: “共产党在与国民党的武装斗争中,就从来没使用过暗杀手段,也从来没提倡过暗杀活动。” 这次不打脸了,有兴趣地到油管去找温相的《温相说党史》中专题《周恩来、顾顺章与中央特科》的视频,看看共产党当初是怎么玩暗杀的。 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天我在帖子里说理科生说历史如同文科生谈AI其实说隔行如隔山的意思。一个领域,你要是对基本常识不清楚,再聪明你也会出笑话。 回国一趟,别看国内面上对言论管的很紧,私下朋友们谈时事还是能大胆发言的。当官的朋友自然不会放很开,但态度上他们也是不反对的。 一次和几位朋友喝酒,其中谈到AI技术在军事上的应用。一位文科生说:老美的侦察机牛,在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