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龙湖山和核桃小丸子一样,不像是新人。昨天他搞的那个无厘头江湖版《传人战老为》,别人读着很娱乐,我读着云山雾罩。连里面的主角为人父都有意见,说把他写得像机器人。 没错吧,前几天我就说嘛,哪有可能有什么江湖。不过还有人信,早上刚上文学城就有悄悄话问我:文革传人和黄金老为那场争斗最后谁胜利了? 龙湖山说文革传人和为人父没有交集,故事不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网上或者平时生活中你会发现有这么一些人,他/她为某件事烦恼,过来你这里求助。你认真倾听,仔细分析,然后给他/她剖解,跟他/她说明。直到他/她领会了,明白了,你才放心地让他/她回去。可是没过几天,他/她又回来了。这时你发现你所讲的东西没有一丝停留在他/她的脑子里。开始你怀疑他/她记忆力有问题,于是你再来一次,再次放心送他/她回去。还是没用,于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0-31 09:33:52)
金庸的作品力量确实大,几十个练过某种体操的人合成一个集团就可以统治世界改变世界。 开始写作的时候,金庸还是有节制的,想认真写点和历史有关的东西。老先生知道中国几千年掌握统治权力的是那些世俗的读书人,可那些人身体瘦弱,长相普通,有时候还行为猥琐,连作为艺术加工的胚胎似乎都不够格。 怎么办呢,书还是要写,人物还是要塑造。看着那一个个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0-29 19:27:06)
年少的时候读过柏杨的书:丑陋的中国人。 其实柏杨先生描述的中国人还只是港台或大陆49年前出去的中国人,那些毛病吧,咱现代大陆人一样不缺。可是现代大陆人更加厉害了,光“丑陋”二字难以括之。 中国人还是不守秩序,还是爱占小便宜,还是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这算小啦。国人最大的可恨之处是不许别人对自己的丑陋表示任何批评或厌恶。 我有个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传人是个厉害人物,他点出了争论的起因。起因就来自一个没被确认的报道。传人他还做了自我检讨,说不该转这个不确切的消息。 有点过于自责了。现代传媒不比过去。过去报纸时代,一件事情从发生到刊登到报纸,起码得有一天时间。而这一天时间里,你有很多机会让记者和媒体人对事件的各个细节进行确认。现在哪里容得你这么干,记者到了现场,马上就要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为人父捡到枪了,原来那39个偷渡客是越南的,不是中国的。这下可以借着声讨一下CNN了。让我想起一件事,中学时班上有个同学A喜欢拿别人的东西,钢笔什么的。最后因偷拿别人的运动鞋被当场抓获。老师给他处分,让他交代。于是他深刻检查,将拿回去的东西归还大家,还表示以后坚决不干了。确实改了,版上一个多学期都没丢东西。但是还是有事出来了,同学B从朋友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5-12-11 09:43:32)
(中)到了二姐张桃枝家,简单询问过后,张桂枝便知道这个媒不好做。家里分两派,父亲同意,母亲反对,女儿似乎有点死心塌地。张桂芝还没提做媒的事,二姐张桃枝就央求她劝女儿同那小子断。理由也很明了:何翠霞一定要嫁个吃商品粮的城里人。丁善友虽然现在当个质管员,那是临时的,不靠谱。张桂芝知道和姐姐没法说道理,这个二姐自小就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不受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0-23 09:12:23)
媒婆张桂枝(上) 张桂枝是有名的媒婆,出道很早。首粒战果是帮她哑巴哥哥找到了媳妇。 那时张桂枝才13岁,小学毕业辍学在家。哑巴哥哥已经24岁,爹娘为他娶媳妇的事情费尽了心思,但都没结果。基于家中条件,加上儿子的聋哑残疾,爹娘对儿媳妇已没任何条件可讲,能有个女人陪儿子过日子就行。 邻村有个小媳妇,丈夫出车祸走了。爹娘让媒婆去说,不想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3-05-01 13:17:20)
(好吧,那就来点香艳的)
他的确是离开了。但他还是听到了她的呼喊:你死那里去了?
他不敢相信春风的力量,居然能将声音传得那么远,超过了雪雁飞行的距离。
这让他想起《北国之春》的歌曲。那首歌在无雪的南方唱起来,似乎更有韵味。尤其是对于那些根本没去过北方的人,那些只能在电冰箱感受寒冷的人。也如少男少女憧憬爱情,他们觉得苦辣酸甜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3-04-30 12:53:33)

他走的时候,是个秋天。那天,秋风从山涧吹过来,将她的头发抚摸了好一阵,让她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兴奋。她知道,他离开得正是时候。
之所以没有丝毫依恋,是因为山上的菊花已经开始枯萎了。而河边的梅花依旧是干枯的枝子。没有花的季节,他是多余的。
自然,还因为他没有留下一句离别祝福。他走得非常彻底。似乎就不曾在这里存在过,似乎对她没有任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