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s World

五花八门身边事,喜怒哀乐笔中行。
个人资料
spot32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本来是想换个话题写写。因为最近这几个星期发生的事情实在是让人高兴不起来。怎料,今天又看到了一则报道,还是一个医生的死,我心里憋着的那些话就又不由自主地往外涌了。没办法,拦都拦不住。说到一个医生的职责,不用医生本人开口,许多不是医生的人就会头头是道的娓娓道出:医生要时时刻刻为病人着想,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病人解除一切痛苦,要把救死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最近这些日子,我经常读到有关国内各大城市相继出台的以自保为目的的区域性封城的消息。同时也看到不少封城以后发生在不同地区的围绕着抗流行病传染,围绕着特殊时期的半军事化管制,围绕着强制性戴口罩出行的一些相关视频。看了那些视频以后,我的感觉是五味杂陈的。在和同学,朋友,亲戚的微信联系中,我现在也时常能看到他们发出的代表个人心声的微信符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2-12 14:49:10)

国内现在不少地方都已经开始实行小区封闭式管理了,管理的模式很简单: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除了外面的人进不去之外,里面的人想出来也要有个说法。首先,每家发路条一张,进出小区大门一律要凭通行证验明正身才能放行。其次,想借着外出买菜的机会出去放风的行为一律禁止,各家只能每天派一位代表上街采买,那种夫妻双双逛市场的情景基本绝迹了。只有一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是被一个医生的离世给闹的。本来,一个和我远隔万里,素昧平生,没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的死不应该给我如此大的震动。但是,就因为他是医生,而且还是一位说了实话的名不见经传的医生,这就让我又想起了另一位普普通通的也说了实话的医生的命运。 几十年前的那一天,当我战战兢兢地跟在大人的身后走进火化场的吊唁大厅时,我看见了我的大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2020-02-05 17:48:20)
眼看就要到年三十了,老庞的心里总有股子抑制不住的喜悦。按说,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也不是那种幸福指数过低的很容易满足的人。可今年他还真就是有点飘飘然了。随着春天的临近,他满脑子里想的全是房子,晚上做梦都会让那个三室两厅一百五、六十平方米的新房给笑醒了。就为这事儿,老庞的媳妇儿已经数落他好几回了,说他眼窝子浅,禁不住个事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以前好像写过,我最喜欢看的体育项目是足球,网球,排球,体操和花样滑冰,现在也能勉强把高尔夫比赛看上几眼了。在美国待了这许多年,却始终对美国人为之疯狂的篮球和美式橄榄球没有多少兴趣。例如昨天晚上的万人空巷的橄榄球冠军赛,我就只看了两眼,总共没超过一分钟,比坐在那里从头看到尾的我家那位少看了一万多眼。我为什么要看那两眼?因为就想看看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20-01-29 14:04:57)
我出生的那个城市在百多年前是中国洋务运动的基地,并在军事、教育、司法、交通、通讯、工业等方面都开启了中国近代建设的先河。它既是当时中国第二大的工商业城市,也是北方最大的金融商贸中心以及航运码头。它岁岁年年都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谨慎度日,近不得也远不得。它既是天子的护卫,又是圣上的奴才。为主子马首是瞻是它的职责,不敢越雷池一步是它的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首先恭祝各位朋友新春大吉大利!身体健康!这句话在眼下比恭喜发财重要得多。过年了,本应该说些鼓舞人心,振奋精神的事情。但是因为我四天前写的一篇去诊所瞧大夫,正巧赶上一个刚刚从中国回美的,戴着医用口罩的疑似流感病人也去看医生的事情引来了近三万读者的围观,我就觉得有必要在这里给大家写一个后续。 说实话,那天我确实比较懊恼。懊恼我自己为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这几天被一波接一波的国内发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消息弄得有些心烦。一方面惊讶时隔十几年后怎么会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一方面感叹世间原来真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事情发生。这几天微信群里到处都在谈论和转发新型肺炎的最新消息,没有人能够不重视。本来嘛,这疯狂肆虐的病毒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要过农历新年的节骨眼上来,而且似乎、大概、好像还有持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4)

去年农历新年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今年中国春节的钟声又即将敲响。一年又一年,日子就这样从手心里流走,一春又一春,大地就这样从沉寂中走向复苏。平日写博客,都是一本正经,就事论事。过年了就想着应该弄点搞笑的东西让朋友们乐一乐。正所谓欢天喜地过大年,欢乐和喜悦是过年时最最不可或缺的,要不每年煞费苦心安排春节晚会的导演们也就不用矬子里面拔将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