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最近身边的同胞朋友无论是喵喵过的还是没喵喵的,都在接连感染奥密克戎(Omicron),其表现的症状并不严重,无非就是咳嗽、发烧、身体各部位疼痛。有的只有其中一、两种,有的三种兼而有之。但所有人的肺部都没有问题,不需住院,更不需要上呼吸机,就像得了一场或轻或重的感冒,在家吃点扑热息痛(Panadol),休息几天也就慢慢康复了,当然中医的死忠粉,坚持吃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广大农村各家各户还能自由养猪时,除了种猪,很少公猪能够自由自在地带着一套雄性生殖器官活到中老年。原因有两,一是公猪肉腥,无论红烧还是小炒都难掩其恶臭味;二是种猪荷尔蒙旺盛野性大,不是拱破了猪圈门板,就是踏翻了猪食槽子。穷苦人家经不起公猪的调皮和折腾,于是主人就请来了劁猪先生。劁猪先生随身都带着一把利刀,还有一位小伙子当助手,劁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19 09:12:01)
几个月前一位同学在大学群里突然亮出了XX信息员的证书,我立即心生鄙视,他靠专业就可以生活得很体面,何苦去做这下三滥的事情呢,太监只是割掉了几几,他这是割掉了人格和道德底线,比太监还不堪,从此靠菊爆和告密来谋取利益和维持自身的优越感。但是碍于曾经多年同学情谊,我没说什么,在此之前我们关系还不错,经常联系,还共同探讨过致富大计。身份的突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12-15 08:56:28)

我喜欢喝紫菜蛋花汤,尤其是在小饭店里,看到大锅里漂着一层鸡蛋花,总抵不住诱惑点上一碗。在冬天就着包子或者烧饼,一碗下肚,身上就腾起一股股的暖意。多年以后,我碰到一位开过饭店的远方亲戚,他故作神秘地告诉我,你知道如何用两个鸡蛋做一大锅紫菜蛋花汤吗?我当然不知道,而且也觉得不可能,像那种北方大锅,几十碗汤的容量,两个鸡蛋怎么能够,就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国外待久了分外想念家乡的饮食。特别是在清冷的早晨醒来,总想喝上一碗热热的豆腐脑或者辣辣的胡辣汤,喝得额头冒汗满面油光,即解馋又暖身体。但一想到所处之地,便斩断念想,还是吃煎蛋面包喝牛奶吧。后来有一次去恩德培孔哥的酒店玩,临别时他说你带两块豆腐回去,我厨师新做的。拿了豆腐,我略有遗憾地说,如果你的厨师会做豆腐脑就好了。孔哥哈哈大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几年前,有两位淘金工人合同期满回国探亲,他们需要先从矿区到达刚果边境,越过边境进入乌干达,再坐六、七个小时的车至恩德培国际机场,还要在迪拜或者埃塞转机才能最终到达祖国的怀抱。回程可谓长途跋涉辛苦异常。可是这俩哥们还藏有私心,注定一路惊险不断忐忑不安。在他们开矿淘金的时候,悄悄地将一部分黄金背着华人老板私藏了起来,在去往边境的路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去年和今年二大爷都给我写了信,大意就是劝我改邪归正,不要在歧途上越走越远。他那怀着无限“善意”和“怜悯”的信一经我在公众号上发表,就激起读者们的强烈反应。因为来信写得激昂澎湃振振有词又兼有大义凛然的气魄,得到读者们的一致评价,那就是二大爷文采飞扬,多年的乡镇生活并没有湮没他的文学才华,简直是高中毕业生中的翘楚。于是就有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11-14 10:19:55)

三年多前的一天,我从国内回到乌干达不到两星期,就接到父亲检查出肝癌晚期的不幸消息,真是晴天霹雳,这么多年来我的人生一直起起伏伏,生活刚有好转,残酷的事实又一次逼到眼前,我知道以后再也没有尽孝和与他举杯共饮的机会了,此前我从没有想到过会失去父亲,容不得多想也容不得悲伤,等眼泪止住,我赶紧买了一张机票又飞了回去。在北京下机,没能买到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11-07 06:12:45)

去年有段时间我雄心大发要背诵屈原的《离骚》,此诗两千五百字左右,除了那句人人耳熟能详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其余所有诗句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甚至可以说是困难的,因为古今异义、异音的词汇太多,光通读一遍就够费劲的。可见我的古文修养有多差。但我没有气馁,把全诗分成十五小段,一小段一小段地背诵,几乎每段都有寄托作者情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在一块钱能买七个烧饼的年代我还很小,农历九月份我生日那天早晨阴雨霏霏,大人都很忙,没人记得我的生日,我自己也是早饭后才想起来的,有些闷闷不乐地背起书包去学校,在经过镇政府前面那条路时,我提高了警惕,深怕那条恶狗猛不丁地从政府大门里窜出来咬我一口,我一边朝大门看一边往前走,当的一声,我眼冒金星,撞到了路边那颗粗壮的老柳树上。那种瞬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