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在发这篇贴子时,新冠病毒正在欧美各国肆虐,人类正经历一场空前的灾难。在这“DarkestHour”,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做好防护,临危不乱,期待黎明的曙光早点到来。156年前南北战争期间,面对国家分裂,种族仇恨,美国总统林肯在“TheGettysburgAddress”中说过,“Thatthisnation,underGod,shallhaveanewbirthoffreedom--andthatgovernmentofthepeople,bythepeople,forthepeople,shallnotperishfromtheear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经过八年的抗日战争,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和平。在抗战中,国民党军队的正面战场是与日军作战的主战场,国民党正规军是抗战的主力。当然,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对抗战的贡献也是不可否认的。中国的抗战也离不开国际社会的支持和援助。美国是对中国军事援助最多的国家,更有美国人加入中国“飞虎队”(FlyingTigers)与日军直接作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900年,一个在中国山西省的英国传教士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辗转1000英里,侥幸地躲过了Boxers的屠刀。后来,他把这段遭遇写成了一本书叫做:AThousandMilesofMiracleinChina。书中的Boxer是指义和拳的拳民。那场120年前像野火一样燃烧和蔓延在大清国土地上的义和拳(又称义和团)运动在西方被叫做theBoxerRebellion或者theBoxerUprising。书的作者名叫ArchibaldGlover,是由ChinaInlandMission派往中国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因工作关系加上旅游,我曾去过美国的很多州,但阿拉斯加却一直没有机会去。2019年7月中旬,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旅游回来后,离儿子开学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决定去阿拉斯加。尽管坐飞机省钱,省时又快捷,我们还是想开车去。有什么更好的旅游方式能比得上一个自由自在,想走就走的roadtrip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根据谷歌地图计算的距离,从我们居住的美国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年6-7月暑假期间,我和儿子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旅游了三十天。我们先在新西兰驾车游了十天,去了南岛和北岛。然后,坐飞机从奥克兰飞到南澳大利亚州的首府阿德莱德(Adelaide)。在澳大利亚,我们计划游览两个城市:墨尔本和悉尼。在去这两个城市之前,有一个是我在这次旅游中最期待的和最感兴趣的计划:开车从阿德莱德沿StuartHighway到澳大利亚的中部被人们称为Outbac[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距离俄国的圣彼得堡约300公里。在2018圣诞节和2019新年期间,我和儿子在游览了芬兰北部城市Rovaniemi的圣诞老人村(SantaClausVillage)和赫尔辛基后,2018年的最后一天,我们从赫尔辛基坐火车到俄国的圣彼得堡。这两个城市之间一天有4次被称之为Allegro的火车往返,单程需要大约3个半小时。我们坐的是上午10:00开的Allegro。担心安检需要一些时间,我们提前45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年7月17日,从伏尔加格勒坐火车回到莫斯科后,我们便开始准备我们的穿越西伯利亚行程。先是兑换了足够的卢布以供在火车上用,其次,又买了一些方便面,面包和果酱加上我们从美国带来的牛肉干,土豆片和巧克力等足够我们在火车上应急之用。来莫斯科后,就已买好了一个为期30天的SIM卡。这样我的手机和我儿子的IPAD就可以在火车上上网了。给儿子带了他的Nintendo3D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俄国是中国的近邻,也是对近代中国有深远影响的国家。俄国一直是在我的BucketList上要去的主要国家之一。2018年7月,在拿了俄国签证及充分准备之后,我的愿望得以实现。 我当初的计划是从美国飞北京后,从北京坐火车经蒙古的乌兰巴托到莫斯科。在俄国,我的行程是从莫斯科坐火车到伏尔加格勒去参观一下这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英雄城市。返回莫斯科后,再坐世界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