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家隔一条内巷对面房子有个颇大的后阳台。一个老人经常在那里吸烟,一呆良久。说是老人其实也不算老,看着大概六十多岁,但老外(白人)似乎显老,所以实际也许更年轻些。我不知道那老人叫什么,看着觉得他很像以前看过的苏联老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年》里那个“让列宁同志先走”,把热情群众挡在身后以配合女刺客刺杀列宁的大脑袋坏蛋。但这老人当然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4-04-19 09:02:54)
大操场,指的是复旦运动场。“大操场”是复旦孩子对它的称呼。那时大操场座落于复旦正校门对过,隔邯郸路与复旦校园相望。校门后面茵茵草坪上,老人家雕象几十年如一日耸立着,抬起胳膊的他,象是每天对操场上的年青人重复着那句话: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复旦大操扬伴随着我们的成长,目睹着复旦地区的变化。它见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4-17 09:11:04)
【三】新衣裳入了冬,春节便不再那么遥远。过年带给孩子的,除好吃好喝好玩,还有新衣。母亲是“春节新衣秀”的始作俑者——从设计剪裁到缝制成形。制衣过程冗长繁琐,其中不乏缝了拆、拆了缝,再拆再缝的反复和曲折。为让孩子们如期新“袍”加身,要强的母亲有时忙到很晚。至今,当年夜半醒来,母亲灯下车衣的背影仍历历在目,恍如昨天。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4-14 09:58:44)
【一】牙乌柜沪语中,人们将贮放棉被等冬季物品的箱子称为“牙乌箱”。记得小时候,家中就有一个奇特的牙乌柜。之所以称其为“柜”而非箱,系因它较南方人通称的牙乌箱高出许多,差不多与南方人家的五斗橱比肩;说它怪,是其又异于“五斗橱”:无抽屉无梳妆镜。最有意思的是它的门:占柜约三分之一大小,无荷叶与柜体相连,就一块板,开启时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4-04-12 08:57:07)
日前看到一篇文章报道真人真事,有点意思,转述如下。一个姓薛的女大学生考上了浙江大学计算机学院,去学校报到,进入学生寝室,躺倒在分配给她的床铺上,一眼看到上铺正对着她的床板反面贴着一张纸条,上面规规矩矩赫然写着八个字,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她觉得有趣,但开始以为是之前不久睡此床铺的学姐贴在那里的,也没特别在意。后来随着开学,每天学习结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4-09 09:03:53)
鱼君是我在日本留学时认识的朋友,上海人,那时二十五六岁。他原是上海某学校的数学老师,白白净净,头发有点稀薄。鱼君因租房认识了蕨市不动产中介会社的丰岛社长,后来他介绍我也与丰岛社长认识,丰岛社长帮助我在蕨市找到了居处。鱼君性格比较内向,说话轻声细语,他是读书人,后来考上了法政大学,但他日语口语不是很流利。鱼君当初在东京有过三次恋爱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4-06 09:33:39)
沿国权路由北往南,排列着三个在孩子心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商店,依次是:沈之吉、向阳食品店、合作社。论规模合作社是商店中的龙头老大,货品最多最全。合作社里有棒冰雪糕陈皮条盐津枣,孩子们最喜欢吃的是赤豆棒冰和万年青饼干,雪糕冰砖当然更好吃啦,但价钱太贵吃不起。盐津枣销路最好,因为便宜。盐津枣一粒粒小小细细的,有人说的象老鼠屎。“农夫山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4-03 09:41:27)
读小学时,最幸福的事恐怕就是在上课时间,由学校安排到复旦大礼堂看电影,那时叫“包场”,即专场为我校全体革命师生放演电影。满满一校的师生,也就坐了大礼堂席位的51-52%,可见,所谓全校,人并不算特别多,也就三十多鬼子(教职工),三四百伪军(学生)。记得一天,在校门边的宣传栏的一块黑板上,出现了一个新通知——从字体来看,按惯例,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4-01 10:22:58)
很多年前我家养过一只公鸡。那公鸡刚买来家的时候,是才破壳而出不过一两天的小鸡,小得似乎可以塞回蛋壳里去。黄白色的,毛绒绒的,叽叽叽地叫唤着,在屋里满地瞎转悠。与它一起买来的还有另外四只小鸡,长得都一样,公鸡母鸡也无从判断。看着可爱,想捉到手心里来把玩一下,那些小东西却不乐意,发出急叫,支撑着圆乎乎的身体的两只小脚丫子飞快地踩着碎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3-29 10:28:16)
宿舍大门外面横着国权路,是我们上学的必经之路。那时候的国权路是一条土路。泥土之中嵌着大大小小形状不规整的砖头和石子。路面凹凸不平。低洼的路边常常停着木制的手推粪车,粪车边上倒扣着一些红漆已经斑驳陆离的旧马桶。与复旦四舍隔街相望,国权路的另一侧拥挤着许多低矮黑暗的破旧房子,那些房子里人口众多却没有厕所,粪车不到,屎尿不会自己跑掉,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