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王疆回国不久,我陪他老岳父去医院检查心脏。那是王疆回国前拜托我的事儿,他当时很不好意思,说是他老婆蔡美琴从日本打电话给他,要他一定拜托我帮忙陪她老爸去医院,因为她姐姐妹妹和弟弟都相继回台湾去工作了,她在日本,王疆又要回上海,让老爸一个人去医院她不放心,“自己儿子女儿一大堆,倒叫外头人管伊,台湾人想得出伐?”王疆说。又对我说蔡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位于上海兴业路的中共一大会址国人无人不晓。那是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本人小学中学时候,学校曾经组织我们学生去参观过,前些年在上海工作时经过那里还又进去重温过一次“爱国主义教育”。那里不仅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也是最早被列为全国重点保护文物单位之一,还首批入选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总之,尽管那里不过是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小小民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11 07:27:41)
看到博友的《儿时的回忆,上海五角场》,非常亲切。本人是那一片长大的,读到文里提到的那些熟悉的地方,想起那里的旧光景和种种往事,随便瞎掰扯一二,凑个热闹。
五角场那里有一个江湾体育场,里面有足球场游泳池和体育馆,在当时那年代,设施算相当不错的。虹口体育场在上海是首屈一指的,但其实就设施而言,江湾体育场完全不输。然而比较重大的赛事多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王疆和蔡美琴那时都在日本料理店打工。王疆在市中心一家寿司店里做寿司师傅,日本人夸他,说他寿司卷的像日本人卷的一样,升他做店里的二师傅。蔡美琴在另一家日本料理店里做女服务生。他们听说我在日本呆过都好奇并感兴趣。王疆问我,日本好不啦?我说还行,打工挣钱比加拿大容易些。蔡美琴说,啊呀,日本那么好,你离开太可惜了啦。我好喜欢日本哟。她说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03 09:08:41)
王疆和蔡美琴曾经是夫妻。当初他们夫妻去我家玩,坐在沙发上,两人紧挨着,恨不得挤进对方身体去,男的手放在女的大腿上,女的不时将那只手捧起放在两掌心里爱抚摩挲,当时在场的另外两对夫妻的老婆看了便相互使眼色,悄悄对我说,你的这对朋友结棍的,在家里爱不够,到外面来还随时随地秀恩爱,也不怕辣到旁人眼睛。另一个说,这么如胶似漆难舍难分,一辈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W新民的弟弟那时候每年会来上海探亲,探望母亲和哥嫂,在W新民家住上几个星期。我们那里的小孩子都很喜欢他,叫他小W叔叔。小W叔叔大背头,脚上穿双人字形拖鞋,他身高180,比我们那里所有的邻居大人都高出一头去的感觉。我们一帮小孩围住他,两手紧贴大腿两侧,让他轮流将我们一下高高举过头顶,在他头顶上,仿佛飞起来似的感觉,兴奋得哇哇大叫。W新民家离我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们党真了不起,真伟大”邻居W新民那天晚上去我家这样感叹道。他那天显然很激动,尽管脸上努力显得波澜不惊,但说话郑重其事的口气与平日里明显不同。
W新民几乎每天吃晚饭前后都会去我们家转转,看看我母亲又从图书馆带回什么新的期刊杂志没有——我母亲在图书馆工作,常借各种期刊回家。他把常从鼻梁滑落下来的眼镜推到前额上,哗啦哗啦随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婆和丈母娘相继离开后,“酱”在很短时间内就找到了继任,就是后来的日本老婆。那情形好像一个手里有绝活的雇员上午被雇主开除,一转身走两步下午就找到了下家新雇主,速度之快和易如反掌之程度足以让原雇主失望无趣怒火中烧。我最初看到那日本女人抱着一只小白狗出现在酱家门口时,还以为是偶然的客人或朋友之类的,后来早晚不同时段反复看到,便知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窗外传来两个女人的拉扯争执声,很大声,是“酱酱”的老婆和她妈。那个年轻女人和“酱酱”大吵一架,冲出家门,她妈追出来,想拖她回去,女儿大声喝道,放开呀!拉牢我做啥啦?老太婆拎勿清!老太太苦口婆心道,侬勿要跑呀,咯得(这里))不是侬屋里啊?跑啥啦?侬跑忒了,叫我老太婆一噶头(一个人)哪能办啦?有闲话(话)回去好好交讲嘛!女儿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那段时间“酱酱”丈母娘隔三差五往我家里钻,一听到上门逼债似的急促敲门声,就知道又是那老太太,我太太调侃说,又来寻侬促膝谈心了,噶珊瑚(闲聊)噶出瘾头来了。老太太总是谈兴十足自说自话,话题不外乎她女儿和“酱酱”,再有就是她自己的辉煌历史。她说她女儿之前在上海时是外企的白领,工资老高,工作老好,欢喜伊的男人不要太多喔。“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