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玉米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在京都一共玩了三天。从三条大桥去往旅馆的途中,在旅馆不到一点靠近四条鸟丸的地方,我看到一家饭店门口有不少人排队,上网搜了一下发现这是家网红店。我计划第二天去吃个早中饭,虽然觉得排队有点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7-21 08:37:03)

儿时喜欢的两件事,一是游泳,二是看电影。关于游泳之前写了篇小文,再来说说看电影。
看电影与游泳都是在复旦。泳池在复旦东北角,看电影的礼堂在西北角。儿时几乎所有电影都在那礼堂看的。
那礼堂原来叫登辉堂,是以李登辉的名字命名的,此李登辉当然不是台湾那个“阿辉伯”,这是一个教育学家,做过复旦的校长,礼堂便用他的名字命名。后来文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7-20 09:18:52)
儿时最爱去游泳池和电影院。游泳池在复旦大学的东北角,紧邻国定路;电影院其实是个礼堂,位于大学里的西北角。那礼堂原本叫登辉堂,是以李登辉的人名命名的。但此李登辉并非台湾那个号称民主先生的前总统李登辉,而是一个教育家,当过复旦大学校长,后来大概到文革时登辉堂易名为大礼堂,那里除了可以做会场使用之外,兼做电影院,我们儿时的几乎所有电影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以前年轻时去南京路时总爱去新华书店逛逛。那家新华书店在南京东路河南路口那里,对面不远处记得是家照相馆,是冠龙还是王开记不确切了。
在那书店里可以一呆老久,尤其是后来书架开放,顾客可以随意从书架上取了有兴趣的书随便翻阅,那样我在那里这书翻翻那书翻翻,很快两三小时就过去了。然而较早的时候书都是陈列在玻璃柜台里或柜台后面的书架里的,隔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7-17 08:41:00)
杨霞几个月前发现老公王刚有点不对劲。他们夫妻从前对手机很随意,相互不设防,看看对方手机,彼此不在意。可是忽然杨霞发现王刚很在意自己的手机,从前在家手机随便桌上一丢的,忽然却总是揣在裤兜里不拿出来了,偶尔放在桌上时候,杨霞收拾桌上碰到手机,王刚就赶紧拿过来揣进口袋,神情紧张兮兮不自然,杨霞第六感觉王刚有事儿瞒着她。后来有次王刚洗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1-07-15 08:59:47)

一星期八次啊!你们王刚也太厉害了吧?都楞个大年龄了,老当益壮嘛。你朗格吃得消他哟。夏梅咯咯笑着对杨霞说。
夏梅和杨霞是中学和大学同学。大学四年同寝室上下铺,俩人是闺蜜。大学毕业后夏梅东奔西走,去过深圳,跑过海南,后来还在上海做了几年金融上市公司的分公司老总。再后来移民去了加拿大。
杨霞却是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大学尚未毕业便与王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斯大林让中共释放蒋介石,促蒋抗日并拥戴蒋介石为抗日领袖自然是从苏联利益出发的。他想促成中国全面抗战局面,使日本陷入与中国的战争泥潭无法脱身,以免除日本剑指苏联的可能性。否则万一日本哪天进攻苏联,与潜在对手德国两面夹击苏联,斯大林腹背挨打无法应付。所以张闻天说,释蒋“是为了共产国际和苏联的全部利益,不得不牺牲中共的局部利益”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莫斯科的回电终于来了,内容却不啻给中共中央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内容主要有三,其一断定西安事变是日本的阴谋。说日本利用张学良的野心,企图制造中国混乱,导致长期内战,消耗抗日力量,以坐享其利。苏联绝不上日本当,因此不仅不会支持张学良,而且断然反对。其二,指出中国目前最急需的是全国性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所以要团结合作,而不是分裂和内战。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西安事变前,尽管中共与张学良杨虎城暗通款曲试图搞成一个“张扬共三角联盟”的西北抗日局面,但绝未料到张学良竟会“把天捅个窟窿”把蒋委员长给扣起来。红军当时实力单薄,毛泽东笑称自己是“买空卖空”,他希望利用张扬的力量改变老蒋“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形成抗日局面,好使红军摆脱被围剿的困难局面得以生存下去。事实上在与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从前江户和京都之间往来有两条路,一条是中部翻山越岭的中山道,另一条是从南边过去的东海道,两条道在守山汇合后直通京都。到了守山,离京都只有2、30公里了。离开名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