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 喜相逢

文学,小说,影评,游记,散文,
时评,生活……
个人资料
博文
五月末的一天,江南收到一封厚厚的来信,已经好久不曾收到双城的情书,那信在江南口袋里呆了整整一下午,好象散发着热度,一直熨贴着那一小块皮肤。等打发走几位供货商,又结束了与部下的会谈,他才关上房门,如同享受一道甜点,带着笑,拆开了信封。信却不甜,只是一篇长长的读后感,关于昆德拉的那本书。她分析人物,畅谈感受,甚至将自己和叶丹一起带入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坐落在越秀区东风路上的粤海大厦落成不到一年,巍巍三十多层,算是广州当时屈指可数的地标之一,正处在高歌猛进上升期的鹏程集团就独占了其中两层。公司在市区以西大坦沙岛开发的珠江花园项目,以当时少有的环境配置、物业管理和近乎神话的营销方式、建设速度轰动一时,首期工程同年开工、同年售罄、同年入住,占尽了这一年国内的行业头条。而这一切的领军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双城!”米拉叫住她的时候,双城正徘徊在行政楼前的花园里。天暖后,校园里第一拨迎春花已经轰轰烈烈地开过,到这个礼拜,正是樱花盛放的季节,尤其这一处的八重樱,粉嫩娇融,如云似锦,又与坡下的广场分隔开,偷了几分清静。双城最近常泡在图书馆准备毕业论文,回家路上总是多绕几步过来赏樱,生怕辜负了一季花事。 听得有人叫,隔着花枝繁茂,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年底前,久不联络的骆阳突然找到双城。“我怀孕了,得做人流。陪我去趟医院,帮我签个字。”双城大惊:“是谁?”骆阳没看她,不带表情地回答:“我男朋友,你不认识。”双城又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否则我不去。”“本来就没打算瞒你。是位脑科大夫,他们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一个老客户把他介绍给我们公司销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盘桓几日后,江南又带双城去了南京。当时铁路尚未提速,沪宁两地距离五个小时交通。进了软座,江南将两瓶饮料放到桌上,又拿出一本印刷精美的新书递给双城:“上次回台北,去了诚品书店,一坐就大半天,临走为你挑了这个,近来非常火的一本书,不晓得你现在读,会不会太早。”双城见墨绿封面上独一支苍白的马蹄莲,幽暗的底色中书名写着:《生命中无法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没过多久,江南一个电话召她去了上海。为了配合这次旅行,双城寻了间发廊,让理发师将她及腰的直发烫一烫。理发师说烫发剂伤头发,这么好的发质未免可惜。双城一笑,说自己头发长得快,不久就能长回来。对方到底没舍得大动干戈,只将耳朵以下的头发裹出些漫卷流云的疏松大卷。这让双城脱去一层稚气,更添几分妩媚,江南见了直赞:“每见你一次,就长大一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校园之下盘桓着一个错综复杂的防空洞。最早的挖掘得追溯到抗战时期,为躲避日本飞机轰炸,师生造穴避祸,规模其实有限。真正扩建成现在这样庞大的体系,是在“深挖洞,广积粮”大搞人民防空的六七十年代。轰轰烈烈的运动过去以后,工程渐渐无人问津,成了脚底下一片被遗忘的废墟。儿童时代的双城曾经牵着小伙伴的手,不顾大人警告,探寻过这阴森隐秘的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太平洋百货正门出来,左手一拐便是春熙路夜市入口。彼时夜市开张不过三年,正是人气最红火的时候。天一黑,两边摊档亮起通明的灯火,夹道向前数百米,里外几圈摊位,大多经营服装皮具和双城骆阳们最喜欢的成都小吃。白炽灯下,一排排刷了油的卤水鸡翅、麻辣鸭脖、泡椒凤爪、灯影牛肉、五香胗肝、椒盐里脊,还有碳烤的羊肉兔头,干煸的黄鳝泥鳅,香炒的洋芋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早天刚亮,双城敲了两遍房门,隔壁骆阳哼哼唧唧起不来床,双城估摸是昨夜喝了酒,只好让她继续睡着,自己帮忙去店里收货。初一大早,出工的士很少,双城招了辆人力三轮车。彼时的成都三轮,样式和旧上海黄包车差不多,人造革的皮椅座,撑开一半的遮雨棚,只是车夫蹬一辆改造过的自行车代替了两条腿跑路。雪还在下,守岁的成都人打了一夜麻将,仍在酣眠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除夕终于到了。这天一早起,双城就在猜想江南会有怎样的安排,到了中午,仍不见他来,又听骆阳许辉一帮人合计先去玉林路买兔头做宵夜,待关了店门再去老码头烫火锅当团年……双城便叫:“算我一个!”许辉笑:“江先生准你假了?否则我们可不敢带你走。”双城作势板起脸说:“劳动法上写着,不用谁批准。”下午四点光景,江南和沈小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