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五湖以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尼罗河四日:访阿斯旺水坝和菲拉神庙

(2019-12-04 14:15:02) 下一个
可能是前两天在飞机火车上太累了,到阿斯旺后的那天晚上我们倒头睡下去后一夜没醒过。次日早晨睁开眼晴一看,已经是早上六点过了。窗帘外面天色大亮,朝阳下尼罗河对岸边沙红色的岩山颇为让人瞩目,但还是没法和太阳初升时那种"日照金山"的景象相比拟的。
 
 
 
 
 
 
 
 
在酒店早餐,退房后出门去了酒店外面的露天咖啡吧,等候游船导游早上9点来接我们,然后开始当天的游程。河船是在Tripadvisor网站预订的,4天3晚,下水船从阿斯旺到卢克索。订单发过去后,电邮的回复来自一个名叫 Empire Egypt 的公司,挺响亮的,给人感觉颇有点来历。
 
四周很清静,不像前一天到处都是人,看来阿斯旺的人上午习惯晚出门。
 
等到上午9点半,路右边过来了一个30来岁的当地人,挎着一个小皮包,举止神态像一个导游。他也看出了我们的身份,照面后自我介绍说他叫麦他孜(Metaz),是我们的导游。他说早晨发过电邮,说见面时间推迟到九点半,因为另一位客人的航班晚点了。后来看Gmail,有他的电邮,看来他还是靠谱的。
 
麦他孜的长相更像边界以南苏丹那边的人,头大脑圆,肤色黝黑。他说他打小在卢克索长大,而我们后来发现,卢克索阿斯旺一带尼罗河上游的人看来黑人血统更多些。而开罗亚力山大那边尼罗河三角洲的人,面像更接近于阿拉伯人。他说我们这个英语组有5人,其中一位在机场附近相会,然后同游阿斯旺高坝和菲拉神庙。其他两位要下午才到,到时另作安排。不久我们上了公司的白色小巴,开始沿滨河路去上水的阿斯旺高坝和菲拉神庙。
 
出城后右拐,小巴上了一段笔直的公路。坐在驾驶右侧的麦导转过头来介绍说,小巴开的这一段是1902年英国人建成的老阿斯旺水坝的坝顶公路。大坝外观很普通,麦导他不说的话,还真沒看出来。水坝才54米高,蓄水防洪作用有限,以致1946年那次算不上百年一遇的大洪水来临时大坝几乎漫顶。所以几年后的54年,通过政变上台的埃及民族主义领导人纳赛尔最先做的几件事之一就是兴建更高的水坝。
 
 
 
 
 
 
 
 
过了坝顶是一个军队的关卡,路过的车辆都得接受埃及军人的询问。很怀疑这种口头查验的效果,感觉除了阻塞交通外,对安全或反恐都沒多大作用。
 
过关卡后开始上坡,坡度不大,沒多久就到了坡顶。小巴在一个三叉路口边停住,麦导说我们原地等候另一位游客从机场打车来此相会,然后同去附近的阿斯旺高坝。我环顾四周,前前后后都是起伏平缓的沙丘,不敢相信那座世上闻名的高坝居然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
 
机场打车过来的那位是一位独行女侠,30多岁,说话行事快人快语。人还没进小巴,就开始自我介绍说她来自纽约,然后又以自嘲的口吻补了一句,纽约客,你们是知道的。意思像是说咱纽约人独来独往惯了,如有冒犯的话,就请多担待点。自嘲而又自负,这种说话的方式除了纽约客外,来自中国帝都的人好像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点。表面上自谦,骨子里居高临下。独行女侠还说她在纽约作人力资源咨询,这次来非洲独自旅行已两个月了,尼罗河船游之后要去红海边与另一女独行侠会合。
 
三叉路另一方向去阿斯旺高坝,中间要通过一个军事哨卡,只登记车辆牌照和驾驶姓名。然后到了大坝中段的游客中心,公路边的停车场已经停着几辆旅游大巴小巴。下车后,麦导带我们去大坝面向下游的一侧,然后开始了他的讲解。小伙的英语很流利,再加上大坝那段历史他不知重复过多少遍,可以说得上是倒背如流了。
 
那段历史其实是上世纪50年代美苏冷战的缩影。之前的阿里王朝国王法鲁克一世是一个好色乱性的浪荡公子,而52年政变后上台的以纳赛尔为首的"自由军官运动"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对以色列犹太复国政权及背后支持者英美势力持敌对态度。大坝项目提出时美国最初同意贷款,后来纳赛尔从东欧集团釆购武器,提高军队战斗力并对以色列形成了威胁,美方因此取消了资助。纳赛尔于是转向苏联寻求援助,包括施工使用的重型工程机械。大坝从60年动工,64年开始蓄水,70年大坝全部完工。讲解中,导游手指着宣传栏上一张现场施工图片,然后压低声音说大坝建设背后还有一个秘密。大坝工程其实很多都是人力施工,僱用的当地努比亚人因为没经过正规训练,安全事故很多,死亡了2000多人,但都被施工当局压下沒公开过。
 
出行有导游,可以听到不少"内幕故事",但局限是自由活动时间少,沒机会去感受现场的氛围。现在资讯发达,故事可以书上看,画面可以网上找,但氛围还是只有到现场才能感受。
 
 
 
 
 
 
 
 
 
离开高坝后,下一个看点是菲拉神庙(Philae Temple)。
 
菲拉神庙在高坝和老坝之间缓冲水库的一个小岛上。小巴往回走,通过老坝右转后不久到了公园的入口。麦导去买票,再联系上菲拉小岛的机动船,四人一个船包来回。
 
菲拉神庙建于公元前3世纪希腊化埃及托勒密王朝二世,祭奉的是古埃及传说中的生育女神伊西斯(Isis),鹰头战神荷鲁斯(Horus)的母亲。神庙其实是希腊异族统治者笼络当时埃及百姓的一个招数,托勒密王朝首都在尼罗河出海口的亚力山大,但其统治者不怕麻烦,特地在千里之外的尼罗河上游建了一个祭奉埃及女神的神庙。可见其为了收买人心,费尽了心思,本钱也投了一大笔。
 
麦导说神庙原在旁边500米的一个小岛上,老坝建成后淹了一部分原址,而高坝会导致神庙全部被淹。埃及政府决定搬迁神庙,老址四周先建围堰阻挡水位,然后把神庙逐块拆下来,运到旁边更高的岛上复原重建。他指着远处水面上黑乎乎的铁桩对我们说,那边就是原址,铁桩是专门留下的标记。
 
 
 
 
 
 
 
菲拉神庙主体建筑群,正面的广场两侧是巨大的石柱柱廊。柱身雕刻着古埃及传说中的神话人物,还有象形文字组成的图案,上面是花瓣或者蔬菜菜叶形状的柱头。
 
主体建筑的正面,是两座高大的门楼之间夹着一个高窄的入口。入口左右两侧是头戴牛角日轮的女神伊西斯的全裸雕像,说明在当时的托勒密统治者和古埃及百姓观念中,裸体是健康神圣的。两边更远的雕像都是托勒密二世的,右边的雕像头戴上下埃及双重王冠,中间白色的葫芦王冠代表尼罗河上游卢克索一带的上埃及,后面红色的靠背王冠代表开罗附近三角洲的下埃及。左边高举石槌狠击敌酋的雕像也很经典,自埃及第一王朝首位法老纳尔迈(美尼斯)借这个雕刻艺术宣示自己的強人形象后,以后的法老无论強弱都依样画葫芦,外来的托勒密国王们也没例外。
 
几乎每一个来访者看到左边墙上两座遭到凿毁的雕像时都会有一个疑问,麦导说是古罗马人入侵埃及,推翻托勒密王朝后干的。古罗马人和古希腊人全然不同,前者是入侵者而古希腊人是保护人。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的亚力山大率兵打败了波斯王朝,从波斯人手中解救了埃及后,其部将托勒密封为埃及总督,于公元304年建立了托勒密王朝。他自称为法老,敬重埃及祭司,重修埃及神庙,保持埃及传统。这种怀柔政策还真有效,托勒密王朝从公元前304年托勒密一世立国直到公元前30年克利奥帕特拉七世(埃及艳后)自杀,前后存在了两百多年。王朝虽然遭推翻了,但托勒密王朝兴建的希腊化埃及神庙却存留了下来,埃及今日看到的神庙中不少都是那个年代的遗迹。而此后统治埃及长达七百年的东西罗马人,却没多少痕迹留下来。古希腊与古罗马,文明与野蛮的分野,看来上苍早有定论。
 
菲拉神庙这种建筑,称之为神廟更为形似。高大的外墙,密不透风的墙壁,感觉廟这个汉字就是专为这种建筑形式而创造的。而庙字的部首广像屋顶,由字形如木头的横梁立柱,所以庙这个字更适合中国那种粱架结构的佛寺和道观。
 
 
 
 
 
 
 
 
 
 
进了廟堂,麦导开始发挥他的強项,一个段子接一个尽情往外抖。
 
他指着墙上一幅浮雕说右边那个男子是托勒密二世,双手做出崇拜的姿态,左边戴红白王冠和牛角日轮的女神都是伊西斯。浮雕要向当时埃及百姓传达的意思是,托勒密他也崇拜埃及的女神,接受她是上下埃及的最高主人。
 
他告诉我们最里的一间称为"产房",当地人到这里祁求伊西斯赐给他们下一代。墙上全是上面圆圈下面十字的图案,他说图案叫key of life(生命之钥),圆圈代表孕妇的子宫,十字是产道。
 
墙壁上柱体上还常见另一种图案,圆头长条形,他称之为Cartouche(刻印)。框里是古埃及象形文字圣书体,狮子对应字母L,倒挂的生命之钥对应O,立鸟是A,其它的是EVRA,所以翻译出来就是Loeavra这个字。
 
 
 
 
 
 
 
 
 
 
回程离开机动小艇前,麦导嘱咐我们记住给船主小费,每人10埃磅,其实就是船费。
 
回城里时,看到左边当地人的房屋很多像是没完工,最上一层柱顶露出长长短短的钢筋。麦导解释说当地人建房时顶层总是留出钢筋头,当儿子达到结婚年龄时才接着建上面一层,同时留出钢筋预备着给后面的儿子。
 
路上的交通工具形形色色,城里最常见的是小巴,档次高的还有空调。乡间是改装的小货车,两边长板凳,后面有梯子供上下。
 
 
 
 
 
 
 
 
 
回到城里是下午一点,麦导说当天的游程结束了,他领我们上船报到。同时没忘提醒我们给小巴驾驶小费,一人20埃磅。
 
下了码头,通过三条并排停泊在一起的游船大厅后,到了最外面的我们那艘游船。船名Princess Sarah,陈设格调都是喜欢的款式。当然最喜欢的还是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里的那种,白色的船体,原木甲板和竹制桌椅沙发。船舷是一圈走廊,既可看风景,又方便和其他船客闲谈。
 
午餐是自助餐,欧美大众菜式,酒和水需要另买。
 
然后去舱房补睡眠。舱房很大,窗边还有一块起居空间,可以坐在那里喝茶喝咖啡,还不误看外面的风景。
 
 
 
 
 
 
 
 
 
 
下午三点睡醒后,去船上船下闲逛。一层后半部是餐厅,二层前半部是酒吧,晚上改作舞厅。顶层是日光浴甲板,前部有一个泳池,但大小只适合小孩们玩水。
 
 
 
 
 
 
 
 
 
 
 
 
 
 
 
 
站在甲板上看日落,河上荡舟自己很享受,别人看着也美。
 
尼罗河四天的船游,第一天的感觉不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3)
评论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很美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真的美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好漂亮的尼罗河。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边走边看66' 的评论 : 埃及历史太丰富了,确实有看的,就是杂乱和推销的太多,但习惯不当一回事就行了。上了年纪,只能露一露背影了
边走边看66 回复 悄悄话 看着挺不错,还看到了五湖嫂的美背影,下次上个你俩合影 :)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我们的游船还行,大众级别中上的,算是运气好,千元以上的豪华多了。后面几天也是以看神庙为主,确实更精彩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去埃及就是看历史,看风景呀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跟读这集涨了很多历史知识: 尼罗河大坝的由来,菲拉神庙的典故,古希腊与古罗马的分别,谢谢五湖兄详细道出,辛苦啦!惊讶这游船真的挺上档次,卧房这么宽敞,比我们几年前坐的豪华游轮都舒服,接下来的三天一定是在舒适中边游边看边想的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前半部分学历史,后半部分看风景,不小心还遇见了美人!:)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异域风情是绝对的,但风险并不大,去那边的人很多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可能船方换了一架床,弹孔的,小小的没发现 :))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很有异域风情,佩服你们的勇气!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自嘲而又自负,这种说话的方式除了纽约客外,来自中国帝都的人好像多多少少也有那么一点。表面上自谦,骨子里居高临下”

哎哟,又一个黑帮的嘛, :))))))

船上床的木架子,有没有那个子弹孔啊?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