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娘子説故事

旅美華人,說故事,發感慨,学歪嘴和尚念幾句正經。
博文
(2019-04-11 18:47:30)
抹的、贴的、吃的都没有用,减肥减到这个份上,换了别人,恐怕是再有人说啥也不能信了。阿宝不同,凡是与减肥有关的广告,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一试再试,总希望“这次会有效的”毕竟有过一次有效的经验,虽然只有短短几周,但是瘦下来的感觉之好,是无论花多少钱,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躺着也能瘦,轻轻松松睡一觉,不知不觉甩掉大肚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08 19:54:23)
减肥过去减肥与阿宝无关,她年轻时候被人称为“相片”,因为她不仅瘦,而且单薄,1.6米的个子,只有90斤。那个时代,冬天的时候,在北京是穿棉裤的,别人说,看阿宝穿棉裤,好像人走了,棉裤还会留在原地似的。人人都觉得阿宝是个吃不胖的人。可是,当她生了第一个孩子,出了满月,可以洗头洗澡了,便迫不及待地去理了发,又去洗澡了,一照镜子,眼前出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3-17 21:37:30)
法官定定地看了琳达好几秒钟,终于舉槌敲了一下,說:“原告人的诉求,本法庭不予受理,駁回。”琳达敗訴了,付了法庭費,她和李岩帶著兩只狗,各回各家去了。琳达十分沮丧,总觉得像是被人欺负了似的,心里堵得慌。李岩也并没有觉得高兴,他看到琳达满脸的失落,心中倒是生出些许恻隐。這個時候李岩的傷已經好了,也不需要琳达照顧了,他們就又回到了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7 01:38:16)
那六只小狗,没有一只长得像黄金猎犬,说不上像什么,总之在琳达眼睛里,这分明就是六只丑八怪。可是力扑却爱如珍宝,温柔地喂奶,深情地舔舐。琳达想把它们送人,或者交给动物收容所,可是力扑看得很紧,根本不让琳达碰她的小狗。有一天,她把力扑关进狗窝,带着这六只奇丑的小狗去宠物店,希望他们能收留这几只小狗,但是店里的工作人员却说:“小狗是什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4 20:50:03)
缠讼 琳达大学刚毕业,就从家里搬了出来,租了一间小公寓。一日晨跑,见一个小孩儿,淡黄色头发,眯缝着眼睛,颜色比头发略深、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大半个眼睛,看不出眸子的颜色,却似乎有水色在晨光中闪闪的。他提着一个篮子,里面有6只小狗崽,一条大黄狗跟在后面。一行8人,看上去奇特。好吧,就说一行7狗1人吧,孩子走,大狗就扯着,像是不让走;孩子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2 18:03:09)
只为你
------写给你
你终于来了。
一瞬间
就是千万年,
千万年没有天
千万年地也不见,
千万年光不明
千万年水不暖。
那一个瞬间,
天也蓝
地亦坚
光灿灿
水绵绵。
你呀,走了千万年
才来到我眼前。
你曾是我的天
你曾是我的地,
你是我心中的光亮,
你是我生命的源泉。
失去你的千万年
天塌地陷
日月无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2 18:01:34)
詩無定解邱明詩是什麼?韻文?擠幹了水分的句子?意境的表現?超越時空情感的描述?哲理的詮釋?抑或是以上的全部?讀詩是什麼?美麗文字的欣賞?尋求心靈的共鳴?郁悶心思的開解?壓抑情感的釋放?人生道理的頓悟?抑或是以上的全部?常常有人在讀詩後發問:”作者要表達什麼意思?”其實作者寫作時的初衷,在妳展卷的同時,就已經變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到了你的心裏,它是什麼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1 18:12:34)
诗行天下宇宙洪荒盘古开天人类的文明孕育诗歌的语言心存志言为诗声永律和天下传2017的春天我们迎来新诗百年啊,一百年四百次季节交替两只蝴蝶飞遍了祖国的五湖四海华语新诗如一幅百年长卷千木竞秀,万花争艳挣脱了格律的束缚自由,丰富,精准的文字乘着诗歌的翅膀飞翔在更广阔的精神家园2017的春天也走来雕龙诗社的十年啊,十年三千六百五十多个日夜轮转带着中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1 18:10:46)
最后一天,大婶来了,她说:“我不劝你了,我是来告别的,我要走了。”LETICIA问她去哪里,她说:“都疯了,成百上千的人,集合起来,去美国!”美国?青鸟的故乡!LETICIA拉住她问:“你们怎麽去?”“大篷车队。”“什么时候走?”她又问。大婶甩开LETICIA,边跑边说:“现在!”去美国,找青鸟,绝不犹豫,抱起了RENATO,LETICIA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3-10 18:24:48)
玉搔头湖面如镜,映着倩影,失落玉搔头,变为一扁舟。舟上放歌郎,歌声撞心房,撞断心弦,化作红线,丝丝牵扁舟,转瞬到眼前。还是搔头,模样依旧,插到发髻上,挽住歌和郎,发稍绕绕,心头颤颤,从此湖不静,夜夜追歌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