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8-24 07:42:35)

生命是一场有终点的里程,从开始,到结束。我们知道哪年哪月哪日在哪里到来,可我们不知哪年哪月哪日在哪里离去。因为已知所以我们欢喜和盼望。因为未知,所以我们惶恐和迷茫。人生是一场无终点的历程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在我出生时遇见同样出生的你,摇篮挨着摇篮,彼此哭闹着打招呼,相互诉说衷肠。你怎么样?还好吗?我在妈妈肚子里舒服滋润。是吗?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24 05:58:32)

挚友欢聚私密语, 逗鼠喂鸭鹅野趣, 赏花散步看垂钓, 听风树摇奏水曲。 聚 呼朋唤友无正事, 推杯换盏敞开吃, 海阔天空随意聊 人走茶凉聚一时。 闲 早晨出门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起刺青,总是让人先入为主地想到社会上的黑老大和那些呲牙咧嘴的打手,所以我对刺青没啥好印象。看到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在胳膊上,肩膀上或是上半身大面积地刺青,我就想这些家伙年轻的时候准是些小混混。但今天早晨在公共汽车上,有一对情侣胳膊上的刺青却让我刮目相看了。女孩子左胳膊的整个小臂都刺着满满的勿忘我花,其中还夹着两三片橡树叶子和边缘有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8-21 20:21:23)

日子, 过去一天又一天, 平淡,平凡, 还有些烦 无非就是茶米油盐。 我给闺蜜打电话, 怎么样?出来聊聊。 忙啊!没时间。 大家都忙着挣钱。 就在电话里说两句吧, 闺蜜表示关心。 你想怎么办? 我想改变改变, 换一副容颜, 无人识。 在水云间, 做梦,疯癫。 老朋友全部走散, 失去的不仅是玩伴, 还有友情和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8-21 19:34:16)

晚风习习, 脚步闲闲, 秋意觅草尖。 草虫啾啾, 树叶唰唰, 河水复冬夏。 人影绰绰, 红霞灿灿, 天凉侵衣衫。 繁星点点, 灯火绵绵, 闹市垂暮帘。 夜深寂寂, 群鹅嗦嗦, 野鸭飞又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20 22:04:10)

今晚出门散步,忽然在树上发现一个季鸟壳。季鸟,是俗称,它的学名叫蝉,又称知了。我们叫季鸟,顾名思义它就像只过一个夏季的小鸟,它的生命不会延续到冬天。当它叫的时候,你听起来就像是它在唱:知了,知了,知了。大概是因为它知道自己的生命就只有这么一季吧,所以它总是在树上大声地唱着: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我的这个夏季真正好。除了这种大个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8-20 03:37:30)

爱至爱,清风入梦佳人来。 情入情,秋雨落花锁凉亭。 无空无,文幽字绝两相误。 悔不悔,马蹄西关人未归。 一对一,丢绢帕子写句诗。
曲终曲,临窗玉指琴音徐。
笑还笑,蛾眉秀目女儿俏。
红又红,胭脂粉黛丝滑容。
尘复尘,断水残花堪爱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早上坐公车,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我身边。她用一只手扶着汽车的把手,另一只手摆弄着手机。我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微微地抬起头,正好看见她的手和她的面庞。女孩子的手很细嫩,她用手轻轻地点触着手机屏幕。她好像是在和朋友互发信息,眼睛一直盯着手机,脸上时不时浮现出笑容。女孩子微低着头,她的那两条小辫子俏皮地躲在耳后,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8-18 09:40:47)

“八戒,你说将来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想大概我们一半是人,一半是机器吧?”猪大婶问。 “这一天也许很快就来了,哪用到将来?我们现在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八戒说。 “噢,为什么?”猪大婶好奇地问。 “你看,我们现在离得开电子产品和机器吗?我们的手中,我们的脚下,我们看到的,听到的,甚至我们谈论的,都是哪里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7 09:26:44)

这把十八子的全新的大菜刀,是猪大婶花了10元钱买回来的。因为现在很少吃肉,所以一直当摆设束之高阁。今天猪大婶终于拿出来用了一回。哈哈哈,会过日子的猪大婶,要给她的宝贝来个特写。 “八戒,你看看,这才叫作刀。我的大菜刀好不好?”猪大婶得意地问。然后,她又是一通地显摆。 “好啊!嗯,嗯,嗯,你这把刀太好了。”八戒好生羡慕地拿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