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8-21 20:21:23)

日子,过去一天又一天。平淡,平凡,还有些烦,无非就是柴米油盐。我给闺蜜打电话,怎么样?出来聊聊。忙啊!没时间。大家都忙着挣钱。就在电话里说两句吧,闺蜜表示关心。你想怎么办?我想改变改变,换一副容颜,无人识。在水云间,做梦,疯癫。老朋友全都走散,失去的不仅是玩伴,还有友情和时间。那就结识新朋友好了,见见面,聊聊天。忽然我发现,每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8-21 19:34:16)

晚风习习, 脚步闲闲, 秋意觅草尖。 草虫啾啾, 树叶唰唰, 河水复冬夏。 人影绰绰, 红霞灿灿, 天凉侵衣衫。 繁星点点, 灯火绵绵, 闹市垂暮帘。 夜深寂寂, 群鹅嗦嗦, 野鸭飞又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20 22:04:10)

今晚出门散步,忽然在树上发现一个季鸟壳。季鸟,是俗称,它的学名叫蝉,又称知了。我们叫季鸟,顾名思义它就像只过一个夏季的小鸟,它的生命不会延续到冬天。当它叫的时候,你听起来就像是它在唱:知了,知了,知了。大概是因为它知道自己的生命就只有这么一季吧,所以它总是在树上大声地唱着: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我的这个夏季真正好。除了这种大个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8-20 03:37:30)

爱至爱,清风入梦佳人来。 情入情,秋雨落花锁凉亭。 无空无,文幽字绝两相误。 悔不悔,马蹄西关人未归。 一对一,丢绢帕子写句诗。
曲终曲,临窗玉指琴音徐。
笑还笑,蛾眉秀目女儿俏。
红又红,胭脂粉黛丝滑容。
尘复尘,断水残花堪爱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早上坐公车,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我身边。她用一只手扶着汽车的把手,另一只手摆弄着手机。我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微微地抬起头,正好看见她的手和她的面庞。女孩子的手很细嫩,她用手轻轻地点触着手机屏幕。她好像是在和朋友互发信息,眼睛一直盯着手机,脸上时不时浮现出笑容。女孩子微低着头,她的那两条小辫子俏皮地躲在耳后,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9-08-18 09:40:47)

“八戒,你说将来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我想大概我们一半是人,一半是机器吧?”猪大婶问。 “这一天也许很快就来了,哪用到将来?我们现在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八戒说。 “噢,为什么?”猪大婶好奇地问。 “你看,我们现在离得开电子产品和机器吗?我们的手中,我们的脚下,我们看到的,听到的,甚至我们谈论的,都是哪里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7 09:26:44)

这把十八子的全新的大菜刀,是猪大婶花了10元钱买回来的。因为现在很少吃肉,所以一直当摆设束之高阁。今天猪大婶终于拿出来用了一回。哈哈哈,会过日子的猪大婶,要给她的宝贝来个特写。 “八戒,你看看,这才叫作刀。我的大菜刀好不好?”猪大婶得意地问。然后,她又是一通地显摆。 “好啊!嗯,嗯,嗯,你这把刀太好了。”八戒好生羡慕地拿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7 04:53:18)

今天,我路过大教堂去银行,这是我每星期的例行公事。当我刚刚走近小广场的时候,就看到有几位穿着黄色运动衣的人在那里练功。我很吃惊,因为平常我就只有在唐人街才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练功的几个人随着音乐在那里打坐,他们的前面摆着两三块大牌子,内容非常地醒目,还招来了几个老外驻足观看。牌子旁边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宣传册子。我不肖细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9-08-17 04:47:55)

时已入秋,天气变得凉爽起来。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就出门散步了。向左拐,再前行,我沿着运河边的小路向河边走去。草长莺飞,现在草都渐渐地开始发黄了,萤火虫也不见了踪迹。 河边草坪的餐椅上,坐着三三两两的人正在说笑,骑车的人偶尔从自行车道上飞驰而过。我来到了那座小木桥前,这次我没有上桥,而是走到小桥下的河水边。那里,有三块大石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话说突然有一天,猪大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你是谁呀?” “噢,我在网上看到你留的号码,所以试着给你打个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刘女士,因为猪大婶的微信号正是她的电话号码,所以刘女士就把电话打过来了。不用说,刘女士也是想参加50岁以上的交友联谊活动。 猪大婶和这位刘女士在电话里聊得挺好。原来,刘女士在国内名牌大学毕业以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