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5-18 21:30:20)

青的天,墨的影。 蕊上枝头,树叶斑驳。 今无重彩,几幅写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8 12:17:59)

在我的抽屉里,存着两片羽毛。是我把它们带回了家,因为属于这两片羽毛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当我们的车停下来,看到那只野鸭的时候,它已经死了。我把手放在野鸭的身体上,还能感到它那一丝丝的温度。可是,它确实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一辆大卡车停在路边,司机摊开双手,耸耸肩,很歉疚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它自己突然撞到了我的卡车前玻璃上。是它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8 11:38:17)

“妈,我就不明白,天底下那么多男人你干嘛非找张斌不可呢。我实话告诉你吧,他就是奔着你的房子和你的退休金来的。你这还看不出来吗?”女儿慧慧站在客厅里,冲着于红大声地说。于红已经记不起这是第几次,她为了男朋友张斌的事和女儿慧慧起争执。“我的事不要你管。我都这么大人了,自己的事情会处理好的。天底下的男人很多,可我就遇上了他,我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下雪的日子,地铁通道里到处遗留着被人踩过的脏水和泥脚印。他拿着一块纸板当垫子,坐在冰冷而湿漉漉的水泥地上。他的身边放了一件旧棉衣。
早已过了下班的时间,通道里偶尔走过几个匆匆去赶地铁的人。他望着每一个路过他面前的人,眼睛追随着他们的脚步。
我走过去,蹲下身,递一点儿零钱给他。问他:为什么不到流浪之家那里去住?他说,他不想去,他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只要他出现,他就会站在地铁站的大门口给人开门。 他个子高高的,瘦瘦的。他居高临下地站在那里审视着每一位从他身边经过的人。
他是个亚裔人,他的脸上棱角分明,尤其是那深深凹陷在脸颊两边的颧骨和那坚毅的微微向下的嘴角,使他更显现出一副冷漠的,还有些凶狠的表情。只要见到有人过来,他就会马上不动声色地把门打开。人们从他打开着的大门口进进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总是在地铁站通道的拐弯处,靠着墙打瞌睡。 他手里拿着一顶帽子,把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个在地铁站扶梯边的黑人,总是按时地站在那里。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4 13:32:15)

当我走过地铁通道时,总会看见那个人。 在地铁的走廊里,人们来来往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接连两天下雨后,气候又变冷了。难得今天天气好,赶紧趁下午有温暖的阳光,站在门口晒太阳。 几只海鸥以为我要给它们喂吃的,纷纷地飞过来,在我眼前盘旋,一边飞,还一边好像呼朋唤友似的叫着。突然,一只大乌鸦,伸展着两个黑色的大翅膀,扯着嗓子大叫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不远处的高高的树上俯冲下来。大乌鸦横冲直撞地驱散了几只正在我面前盘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1 19:45:13)

汽笛长鸣, 车轮滚动, 从车厢的窗口向外看, 见不到你的身影。 离家千里, 离你而去, 魂牵梦绕, 总有心的羁绊, 在回头的瞬间。 小站,不是终点, 下车,是为了走得更远。 泥泞沾满鞋子, 雨水弄湿袜子, 猫儿惶恐地 在我怀里蠕动。 一百公里, 二百公里, 三百公里, 我在千里之外, 想你,遥望故乡。 酒馆里的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